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直播教训欺负妙妙的贱人

发布时间:2021-09-15 20:00:04

江夫人套路江墨敛的时候,季闻歌已经带着江绵绵进了商场。YRS商场是著名的消金窟,无论是否购买商品,进入YRS都必须缴纳五位数的入门费。“嫂嫂,我们不是逛街吗?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章节目录<<<

《第10章 直播教训欺负妙妙的贱人》精选

江夫人套路江墨敛的时候,季闻歌已经带着江绵绵进了商场。

YRS商场是著名的消金窟,无论是否购买商品,进入YRS都必须缴纳五位数的入门费。

“嫂嫂,我们不是逛街吗?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江绵绵在季闻歌刷卡入门的时候,就想拦着她了。

她说逛街就是单纯的逛街,可没想着到YRS商场来撒钱。

即便她背靠江家,YRS也不是她随心所欲就能消费的场所。

随便一两件奢侈品,就能顶得上她一个月的零花钱。

当然了,她的零花钱也不少,每个月都有五百万。

季闻歌自然知道小姑娘在担心什么。

不就是钱么?

她有的是!

她当即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黑卡,“绵绵看上什么就买什么,我们有钱。”

江绵绵咬了咬唇,面露难色,“可……”

见她心有顾虑的模样,季闻歌便使出了激将法,“不是嫌弃你哥哥是个笨蛋吗?你不宰他一顿怎么能出气?”

江绵绵还真被说服了。

她哥都为别的女人和嫂嫂提离婚了,将来要是娶回家一个母夜叉,那她岂不成了没有哥哥疼的小可怜?

与其将哥哥的钱留给外面的小妖精,还不如她和嫂嫂一起花掉呢。

好歹这钱是花在妹妹和老婆身上,想必哥哥不会心疼的。

江绵绵的脑回路,和季闻歌诡异的重合了。

姑嫂一拍即合,看上什么就直接刷卡买下来。

鞋子包包化妆品都有了,江绵绵就想到了她眼馋了好久的限量版晚礼服,季闻歌当即陪着她去了专柜。

店员领着江绵绵去试礼服的空档,季闻歌在柔软的沙发坐下,掏出手机。

她这才注意到手机关机了。

充了电,开机。

一条条未接电话,未读短信弹了出来。

还有一条微博推送。

她下意识点了进去。

#盘点娱乐圈史上最毒闺蜜#

不必怀疑,这个史上最毒就是季闻歌本尊。

她只看了眼,就退出了微博。

而后给经纪人林曼虹发了消息,让她稍安毋躁。

她刚回完消息,对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电话接通,林曼虹的大嗓门就吼了起来:“季闻歌,你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

季闻歌默默将手机挪远些,等她发泄完了,方才解释了一下黎妙然威亚坠落的事件是怎么一回事。

林曼虹诧异道:“你说黎妙然威亚坠落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话落,她紧接着问,“你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

“可以。”季闻歌言简意赅。

“那就好。”林曼虹说着,又想到了什么,语气忧虑:

“《绣娘皇后》的戏你是怎么想的?女二的角色还要吗?剧组那边因为黎妙然的事情,被黑粉和水军攻击了,那些人非要让你滚出剧组……”

“这部剧欧总是最大的投资方,他放了话,剧组要是不把你的角色换了,他就撤资……现在导演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直接宣布换人的。”

“如果欧总坚持要换掉你,你的女二号可能就保不住了。”

“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季闻歌沉吟片刻,有了主意。

导演对她的演技十分认可,迫于压力要换掉她,最大的问题在于投资商。

而这个问题在她这里,恰恰不是问题。

她给导演打了个电话,询问了欧明修在《绣娘皇后》这部剧中投资了多少之后,要了剧组的账号,直接打了双倍过去。

资金到账,导演却有些忧心忡忡,生怕季闻歌会提出换角色的要求。

女一号黎妙然是欧总塞进来的人,到时候两个投资商撕起来,倒霉的还是剧组。

季闻歌一句话,成功打消了他的顾虑,“不是所有投资商都向欧总那样磨磨唧唧的,钱少事多儿还爱往剧组里塞人,我投资只是单纯的看好这部剧的前景而已。”

“如果钱不够,随时找我。”

挂了电话,导演忍不住捧着手机亲了一口。

“Mua~”的一声,很是响亮。

副导演恶寒地打了个哆嗦,“导演,您这什么癖好?”

喜欢纸片人,喜欢手办什么的可以理解。

抱着手机猛一顿亲,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导演横了他一眼,“我这是高兴,高兴你明白吗?”

副导演撇撇嘴,“有什么可高兴的?欧总那边还在催呢……”

“催?”导演翻了个白眼,“他再催你就告诉他,爱撤资撤资,老子还不伺候了!钱少事儿多还爱往剧组里塞人,真当自己有几个臭钱了不起?”

副导演一脸惊奇,“导演,这可不像你!为五斗米折腰才是——”

他话还没说完,导演的手机就怼自己面前了。

副导演看清了手机界面,以及上面一大串的零,心跳都加快了,“这,这……这不会是冥币吧?”

导演无语,“这是正规软件,怎么可能把冥币算进去?”

副导演眼冒绿光,“导演,你这是发财了?”

“什么我发财了?”导演骄傲挺胸,“是我们剧组发财了!以后小季……不,季小姐,她就是我们的金主爸爸!”

剧组有了新的金主爸爸,副导演再次面对欧明修要求将季闻歌赶出剧组的时候,十分硬气的拒绝了。

欧明修以撤资施压,不仅没能成功达成目的,反而被委婉的数落了一通。

别以为副导演没有直说,他就听不出来对方“爱谁谁懒得伺候”的意思。

这让欧明修很是不悦,区区一个穷酸剧组,竟然这么不识好歹,还有背着他给剧组投资的人,等他抽出空来,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季闻歌成功接收到了来自欧明修的恶意。

鼻头发痒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已经换好了礼服出来的江绵绵关心地上前嘘寒问暖:“嫂嫂,你是不是感冒了呀?”

“我没事。”季闻歌揉了揉鼻子,打量着她真心夸赞了几句,江绵绵方才换下礼服,让人包起来送到江家。

两人逛了一下午,走的时候还是两手空空的,别提多自在了。

可惜,总有些不长眼的喜欢来找茬。

这不,两人刚走出YRS商场,就被一群穿着校服的男男女女堵了个正着,后面还有人远远的拿着自拍杆举着手机。

季闻歌耳尖的在这骚乱拥挤的人潮中,分辨出了他们的意图——“直播教训欺负妙妙的贱人”。

她心道不妙,想护着江绵绵离开,却因为被人挤着无法挪动。

这时,推搡的人群中有人亮出了开了刃的刀。

太阳光照射在刀背上,季闻歌被晃过来的反光刺得闭上了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