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八章 《白昼之雨》(九)(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50:09

这场NG了许多次。秦绝直起身来,活动了几下肩膀。原本她每分每秒都浸在戏里,只是……这何冶的演员枪法实在拉胯,连拍六条,一个十环都没有。秦绝:啧。她本没想这么快出戏,不过有人在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白昼之雨》(九)(求推荐票)》精选

这场NG了许多次。

秦绝直起身来,活动了几下肩膀。

原本她每分每秒都浸在戏里,只是……这何冶的演员枪法实在拉胯,连拍六条,一个十环都没有。

秦绝:啧。

她本没想这么快出戏,不过有人在她面前玩枪,还玩得这么垃圾,这就跟医护人员看不专业的玩梗手术视频一样,一个词,血压上升。

不光是何冶的演员,秦绝自己也有问题。

等贺栩喊了暂停,她便若有所思地走过去。

“道具能换吗?”

秦绝直白问道。

“太疼了是不是。”汤廷立刻get到她的意思,“玩具枪里的是橡胶弹,打在身上确实不好受,但是为了效果……”

“不是。”秦绝淡定打断,“我问问能不能换成小弹珠。”

“啊?”

汤廷愣了三四秒,又重复了一下,“啊?”

实际上,玩具子弹多为安全泥球或塑料圆球,剧组使用的已经是杀伤力稍高一些的橡胶弹了,这东西本是用在真人CS野战里的。

而秦绝说的那种高仿真小钢珠多见于游戏厅,直径6毫米到10毫米不等,一般没人把它们跟玩具子弹联想起来。

“我有充分的理由。”秦绝虚虚垂着眼,开始瞎编,“后面有莫森去游戏厅的情节,明明遭遇过小钢珠相关的打击,却要主动勾起自己的回忆,这种矛盾很真实。除此之外,何冶并不是一个老实的人,他能对莫森做出很过分的事,自然也可以在玩具子弹的选择上更出人意料。”

好吧,真相其实是秦绝发现橡胶弹造成的疼痛太弱了,以至于她的表演总要多一个步骤。

子弹发射并打在身上→哦,打到了啊,该疼了→表演疼。

这个步骤所花费的时间虽然很轻微,但对于她这种浸入式的演员来说却很致命。

秦绝不是感觉不到痛,只是身体和大脑早在末世环境里饱经锻炼,会自动自觉地发出“这点疼痛无所谓”的信号,因此痛感便进一步被钝化。

不是不疼,只是能忍。

然而,在这种时候反倒成了弊端。

汤廷斟酌片刻,转去问贺栩的意见。

老爷子没有遂秦绝的意,一口回绝。

“一天到晚净把自己太当回事!”贺栩瞪她一眼,“真以为你钢筋铁骨啊?你那么能,以后去美国无替身拍动作大片!”

Emmm……

秦绝无言望天,她总是对这种关切很没辙。

不过,话说回来,老爷子怎么越来越暴躁了。

想了些有的没的,秦绝咂咂嘴,突然意识到在真实理由不方便说的情况下,自己还有作战服可以用。

她上半身反正还没发育,不会穿帮,为了防止玩具子弹打在身上彻底没感觉,早在换衣服时就把作战服的上半部分脱掉了,现在倏地想到除了防弹外,作战服应该还有增强感官的效用,能派得上用场。

这一招起源于末世,但出于某些原因,秦绝不愿主动使用,也一直刻意把它藏在记忆的角落。

那时,密林植物突兀变异,他们一队人被埋伏在深林里,树枝遮天蔽日,毒雾漂浮四散,视力在那片地方毫无用处,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如果不能在深夜前逃出,到时赶上了红月,几乎所有人都会被活性更高的变异植物绞死。

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探索生路,唯一依靠的只有小狐狸的耳朵。

她天生耳力过人,可听的范围又深又广,还能过滤掉无用的信息,配合着开阔的音域,活脱脱一个人形的水下声呐、陆上雷达。

当时情况危急,毒雾麻痹神经,不少队友脑神经损伤,产生幻觉,每过几分钟就突发一次自相残杀。

死亡倒计时里,为了寻找变异源头的植物根系和安全的逃生出路,小狐狸刺瞎了自己的眼睛。

她从系统那里交换到的能力是“联觉”,目盲后,听觉引申为视觉,无数种声音在她眼前交织出不同的色谱。光怪陆离中,小狐狸寻找到了那条不断变化的通路,救了所有人一命。

那之后,程铮开发出了短时间内放大五感的药剂,隐藏在秦绝的作战服中,随时随地就能扎一针,即时生效。

虽然不能挽回小狐狸的牺牲,但至少,再有下一次,让她来。

……秦绝在隔壁教室里沉默着穿上作战服,略略研究了下程铮的新技术之后打开手机,把感官辅助增强那一栏拉到了百分之八十。

七军师的伤,兔兔的背影,小狐狸的眼睛。

浓浓的阴影笼罩在她心头。

闭了闭眼,秦绝回到片场演区。

莫森的心境与旧事的遗恨糅合在一起,她身上散发出的绝望感如有实质,沉甸甸地压在每个旁观者的心头。

拍摄重新开始,又NG了四五次,总算拍到了满意的效果。以防万一,秦绝又补了一条。

下了戏,何冶的演员忙不迭过来道歉,秦绝细微地摇了摇头,找了个墙角蹲着。

“当男主拍这种戏太难了吧。”

群演里有人小声感叹,“没病也得拍出病来了……”

秦绝听见了,但没有反应。

她歪头靠在墙上,闭着眼,像一具还未死透的尸体,沉沉呼吸。

下一场戏很快张罗起来,内容比打靶简单得多,大致是何冶他们你推我我推你地拜托了一个邻班的女生,让她送一杯饮料给莫森喝。

这半杯看上去像橙汁的东西当然有问题,于是接下来的几场戏中,莫森出了丑。

他孤零零地站在教室里,在老师的质问下垂着眼小心去看田刚的方向,但田刚只是低着头往笔记本上写东西,故意避开了他求助的眼神。

没有人出声,没有人解释,没有人求情。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被人集体冷眼以待。

折腾完这几场,时间到了下午。

草草解决了剧组的盒饭,秦绝屈起指节,慢慢从眉心划到鼻梁。

有点困,但问题不大。

少年时期的莫森总是病怏怏的,精气神很不好,校园暴力加重了他气质上的沉郁,逐渐从单纯的丧气变成了可怖的阴晦。

贺栩对自然光源的利用极有效率,《白昼之雨》没什么超现实的特效,没有任何必要在搭起来的布景里拍摄,包括学校相关的这几场戏,下午三四点钟与剧本的时间完美契合,拍摄团队和演员移步操场,取景和打光恰到好处。

做到这种地步,已经不算是演戏了,反而像在拍摄纪录片。

“这段剧本围读里有。”

各部门准备好后,贺栩不多讲,“正常拍吧。”

被校服裹得肥肉条条分明的高木龙看了看一旁的道具,脸色一瞬发苦,又很快恢复正常。

这一幕戏发生在食堂后门,泔水桶是剧组准备的,实诚得过分,剩饭剩菜全在里面,味道并不好闻。

秦绝举起手。

“怎么了?”汤廷习惯性问她。

秦绝平静地问:“要喝多少?”

在场的人同时凝固了两秒,汤廷脸色都变了,比当初试镜时秦绝伸手要水硬是白了好几个度。

“不用喝不用喝。”

汤廷连连摆手。

那几个泔水桶就摆在那,光是隐隐飘来的味道都够受的了,再一联想到秦绝刚才说的话和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周围人有的已经下意识泛起干呕。

“到了那部分会拉一个大远景。”汤廷是真的有点慌了,秦绝从中途调整了下衣服开始就不大对劲,他着实担心校园欺凌这部分拍起来会给演员导致什么严重的心理问题。

“哦。”秦绝乖乖点头。

她不太理解这些人的反应,当人只能啃雪块挖草根来充饥的时候,剩饭剩菜简直就是美味佳肴好吗?那段日子,只要没长毛的东西,他们都能往嘴里搁,就算长毛了,剥掉发霉的那一块照样也能吃。

秦绝视线平稳扫过泔水桶的表面,恶行恶相的剩菜里有不少齐齐整整的煎蛋、鸡腿,一口都没咬过,就这么扔了。

还真是……和平年代啊。

她蓦然生出许多感慨,不知是苦是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