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八章 《白昼之雨》(五)

发布时间:2021-09-15 18:50:06

TK市。某镇。一所单人公寓内。室内壁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女人带着哭腔吸鼻涕的声音隐隐传来。骑在白领身上的莫森烦躁地低吼一声,一只手扳过她瘦削的肩膀,将人从背面翻到正面。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白昼之雨》(五)》精选

TK市。某镇。一所单人公寓内。

室内壁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女人带着哭腔吸鼻涕的声音隐隐传来。

骑在白领身上的莫森烦躁地低吼一声,一只手扳过她瘦削的肩膀,将人从背面翻到正面。

无名的女人紧紧闭着眼睛,嘴上贴着一层厚实的胶带,在壁灯下反射着昏黄沉暗的光。

她衬衫大敞,内衣被一只手攥住,用力撕扯。

“唔——”

要害露出的刹那,女人下意识地发出绝望的哀鸣。

莫森猛地举起拳头,手臂拉得很远,能预想得到落下是怎样的痛楚。

女人闷闷的哭音在恐惧里戛然而止。

没过几秒,又在窒息下不得不吸起鼻子,啜泣起来。

莫森放下拳头,伸手去扯她的长裙。

女人徒劳地挪动,双腿阖紧,鼻间接连传来激烈的哼鸣。

“别乱动啊!”

莫森边较着劲边不耐烦地低喊道。

他在她的挣扎中双手扯下内裤,从腿根拉到脚底,猛地一抽。

沾黏在内裤上的、带着血迹的卫生巾露出来。

莫森张着嘴,目光向下投去。

女人大半张脸全都掩埋在凌乱的发丝中,内衣被扯得七七八八,微弱地颤抖着,哭泣着。

莫森收回视线,看了两眼手中的卫生巾,“啪”地将它扔到了一旁。

满脸扫兴。

……

“卡!”

秦绝迅速起身,拿起早先扔在沙发上的长外套,将梨木雅子盖得严严实实。

她踉踉跄跄地往旁边退,脸色发白。

施暴者。

你是施暴者。

眼前天旋地转,似乎每一张在末世里惨死在她手下的脸都争先恐后地凑到她面前来。

“看啊,你是坏人。”

“施暴者、加害者——”

“嘻,是恶人呢,是彻头彻尾的人渣啊!”

秦绝“哐”一声后背撞在窗框,一只手掐住咽喉部位。

“小秦!”

贺栩还在隔壁房间检查效果,场内只有摄像师惊呼出声。

“没……事……”

秦绝因用力眯起一只眼睛,像是被割断了气管似的挤出两声气音,脖子上的手更加用力,迅速出现一圈指印和淤痕。

摄像师还扛着设备,被她这副疯狂自虐的状态吓到,焦急又慌乱。

脚步想要上前,却被秦绝凶狠的眼神直接逼退在原地。

几分钟过去,终于在强烈的窒息后,这股狂躁的杀戮欲被秦绝自己活生生接住了。

手松开的一瞬间,她整个人贴着窗户滑下去,重重坐在地上。

“怎么了?”

贺栩急急走来,语气罕见地有些慌乱。

秦绝闻言,努力抬了抬眼皮。

“问题不大。”

她疲惫地喘着气,脸和脖子都是汗水,声音哑得仿佛砂纸摩擦。

逐渐从角色情绪中抽离的梨木雅子坐起身来,抱着外套呆呆地看着,不知道该上前还是如何。

“你刚才发生了什么?”

贺栩才不信秦绝的鬼话,声音沉下去。

秦绝嘶哑地笑了两声,听着很像恐怖片的音效。

她举起那只因为用力而虎口轻微撕裂的手,像不久前举着道具刀那样给老爷子看。

“这个东西觉得——”秦绝变手掌为单指,指尖朝向自己,“这玩意儿很恶心,就动手了。”

贺栩眉毛拧在一起,看她。

秦绝没再说话,兀自靠墙喘气。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白。

是自身的正义感和道德感对刚才的戏份产生抗拒,想要惩罚“莫森”,也就是惩罚自己。

就像当年自杀的西斯特一样。

他入戏到无法从角色脱离,打心底里认为他真的杀了人,于是终日被愧疚和悔恨淹没,最终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演员能不被剧情左右,秉持着正义感和道德底线,这是好事。

但对于非科班,只能浸入式演戏的秦绝来说,是不是好事还未可知。

贺栩的思绪在短时间内沉重地转了一圈,最后化成一口气,沉沉叹出。

“都是演戏,别当真了。”

他温声道,“已经拍完了,快回去休息吧。”

秦绝疲倦地点了点头,神情恹恹的,反射弧也变得很长。

半晌,她才低低嗤笑了声。

“现在这心态不错。”

莫森在一次次拉低自己的道德底线时,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恶心?

一定会的。

任何心存良善的人在做出这些事的时候,良心都会先一步做出最精准的反馈,可能反馈在生理上,也可能反馈在精神上。

秦绝慢吞吞地摸着墙站起来,从茶几上的便签本撕下一张,记录情绪状态。

趴在那写字时手还在抖,字歪歪扭扭的,像出自得了精神疾病的人的手。

贺栩扫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这段拍摄顺利结束,一行人走下楼。

衣服整理好了的梨木雅子捧着秦绝的戏服外套,两人停在保姆车前,一高一低对视着。

“秦先生。”

梨木雅子把外套向前递了递,真诚道,“我知道是在演戏。”

她说:“你没有错。我不讨厌你。”

秦绝定定地看着她。

“可怕的只是‘莫森’而已,秦先生本身是非常温柔的人,所以——”

“如果是真的呢?”

秦绝打断她的话。

“诶?”

梨木雅子愣住。

“我说,如果是真的呢?”

秦绝看着她有些慌乱的眼睛重复道,“我用刀逼着你,打你,侵犯你,你会恨我吗?”

“我……”

梨木雅子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来。

但沉默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秦绝沉沉地哼出口气。

“抱歉。”

她特地放软了声音,“别理会我刚才说的,纯属犯病罢了。”

在梨木雅子想要开口出声之前,秦绝又说:

“如果真的发生了,一定要恨我。

“因为坏人是我,犯罪者是我,需要被法律制裁的也是我。”

她把梨木雅子怀中的外套接了过来,另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记住,受害者永远没有错。”

秦绝的目光坚定而柔和,声音虽轻,却字字清晰。

“对自己的憎恨是无辜者的自我折磨。”她柔声道,“早些和解的话,会舒服很多。”

泪水渐渐蓄满在梨木雅子的眼睛里。

她捂着下半张脸,用力点了点头。

——没能在最需要的时刻拿出足够的钱来救治母亲,不是你的错。

——不要讨厌自己。

“那么回见。”

秦绝转身弯腰上车。

“……秦先生!”

汽车启动的前一秒,梨木雅子急急开口。

秦绝按下车窗,回望过来。

路灯晦暗的光在女孩周身打上一层淡淡的轮廓,夜晚里她露出了仿若清晨从花瓣滚落的露水般清澈的笑容。

“秦先生,我喜欢你。”

梨木雅子的眉梢眼角弯出柔软的弧度,声音温和轻柔。

秦绝一愣。

“你知道我——”

“我知道。”

拍戏时的身体接触,秦绝有意让梨木雅子发现了她的性别。

得知了这件事,如果她残留着被施暴的心理阴影,这样一来或许还能减轻一些,也好受一些。

不过,既然知道了,怎么还……?

秦绝眼里有些疑惑,嘴上还是重复道:

“我有爱人了。”

“我知道。”

梨木雅子还是浅浅笑着,“这不冲突哦。”

“我只是,想任性地让你知道这件事而已。”

她带着笑意说完这句话,轻轻鞠了一躬。

“就算是我在这里用任性的表白来胁迫您也好——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请随时叫我吧。”

一长串的倪语敬语,语调适当恰好,口吻轻柔笃定。

“……”秦绝叹了口气,“你这家伙。”

“我知道了,会联系你的。”

这熟悉的态度和话语。

都重生一次了,小姑娘怎么还是这么黏人。

秦绝无奈地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笑容灿烂的梨木雅子,“不耐烦”道:“快回去干正经事吧,别在这挨饿受冻浪费时间了。”

“是——”

梨木雅子甜甜一笑,转身离开了。

秦绝长长舒了一口气,转回头来,瘫在保姆车里。

什么啊。

她这种人……除了她家狗子和七军师以外,才不会被包容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