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 市场反馈(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58

放映结束,灯光渐亮,台下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首映会中电影播放是最后一个流程,即使现在媒体记者有再多的话想问,也只能按捺住心底的好奇。蒋舒明重新上台,发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市场反馈(求推荐票)》精选

放映结束,灯光渐亮,台下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

首映会中电影播放是最后一个流程,即使现在媒体记者有再多的话想问,也只能按捺住心底的好奇。

蒋舒明重新上台,发表了几句简短的致辞,略去感谢各位到场这些标准流程不提,谈到《囚笼》本身的也仅仅重复强调了下上映的安排,这番与放映前截然不同的态度更是令人抓肝挠肺,把握不住这位导演究竟对电影报以怎样的期待。

此前的提问环节里就有人问到最常见的“预期票房是多少”这个问题,蒋舒明对此只是表示“能够呈现给观众已经很满意了”,但记者怎么可能相信他这么与世无争,几次追问之下,蒋舒明倒是一副充满了情怀的样子,口风很紧,不留任何破绽。

首映会就在这样的氛围里顺利结束,蒋舒明原本要带着主创再吃个饭,可惜电影拍摄结束后众人都各有各的工作,便也不勉强,聊了一会儿就各自离开。

秦绝与赵姝静乘的是同一班回苏城的飞机,今天的赵姝静只化着淡妆,神情恬淡平静,气场是一贯的娴雅柔和。

“赵姐,什么感觉?”飞机上秦绝问她。

赵姝静想了想:“放下了。”

很有味道的一句回答。

秦绝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卸掉了曾经那些重担,在职业生涯中为自己提交了最后一份满意的答卷后,平静地接受了从万众瞩目到归于平凡的转变。

“你呢?”赵姝静笑着回问道。

同她一样,秦绝想了几秒,答道:“艺术使人更像人。”

这句话改编自蒋舒明推荐给她的一本书,《艺术:让人成为人》。

她以观众的视角完完整整地看完了《囚笼》这个故事,无形之中感受到了些许共鸣。

作为演绎赤那少年时期的人,她在某个瞬间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被“赤那”这个人填补了一部分。

角色与演员向来互相成就。

赵姝静含笑点点头,不再多言,倚在一旁闭目休息。

秦绝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在安静的机舱里记录着自己的一些感悟。

作为观众能从艺术作品中得到什么,作为演员又能从表演中得到什么,多从这些视角来考虑,才能让她对表演、对角色、对故事的理解更深。

……

业内对《囚笼》首映会虽有关注,但与那些商业电影的排面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

不少人只用商业片和文艺片来划分电影,《囚笼》的犯罪悬疑类比较小众,被归于文艺片的范畴,经验丰富的影评人在看过之后就知道这部电影的票房撑不了太高,更何况是在合家欢遍地的贺岁档里,不论是氛围还是内容都不能说特别适合市场需求。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首映会过后,篇篇影评接踵而至。

首先推荐《囚笼》的是一位名叫“紫荆花”的女性影评人,她没有剧透,只是隐晦地点出了影片的主题,并且关注点较为特殊,她说“很希望年轻情侣能够仔细看一看这部电影”,不由得引起了大众的好奇,毕竟光看类型完全与爱情不沾边。

某瓣上有粉丝询问她,紫荆花的回复是:我见证了一场纯净又遗憾的爱情。

除此之外的细节,一概不提。

紧接着,知名影评人方木泉实名推荐《囚笼》,他说自己准备了不止一篇影评,碍于不能剧透,只能用人品和业内信誉担保《囚笼》是部好电影,诚恳邀请大家去看。

此后,各家媒体或多或少都提及了《囚笼》,有些看得出来是宣发的范畴,文案摘抄自预告片,重点集中在“岑易出演高智商大男主”上,还有些或异常认真,或角度清奇,林林总总加起来,竟也有不小的号召力。

其中最让人意外的是一位叫做“吐槽姐”的自媒体影评人,她敢爱敢恨、言辞犀利,在网络上黑红参半,人气极高。

吐槽姐的前一条V博里还在跟粉丝说“要去试毒纯爱导演蒋舒明的《囚笼》”,深知她性情的粉丝们都以为接下来要有一篇酣畅淋漓的吐槽了,却没想到吐槽姐看完之后在V博疯狂转发各种禁毒防毒科普,评论下面纷纷一脸懵逼,怀疑她被盗号。

“没有被盗号!!!”

吐槽姐下一条V博的内容就是本人出镜的直播,她两只眼睛都肿了,手里还攥着纸巾,看上去既狼狈又好笑。

“我特【哔——】的今天就要骂死那些贩毒的狗东西!”吐槽姐边哭边骂,“呜呜呜呜毒品害人啊!!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呜呜呜呜你还我幸福的赤玲CP呜呜呜呜……”

赤玲?

那是啥?

“我求求大家都去看《囚笼》吧。”吐槽姐还在哭,“大过年的与其跟傻【哔——】亲戚虚与委蛇打太极不如去电影院好好哭一场啊呜呜呜呜,全程剧情在线智商在线颜值在线反转贼拉刺激爱情特别绝美呜呜呜呜呜呜呜嗝。”

她声泪俱下地开始骂蒋舒明不做人,她本来化了个巨好看巨有气场的妆,就等着看完出来开直播吐槽,结果一场电影看下来妆都哭花了,眼影抹得再均匀点都能去川省动物园打卡上班。

“等等,姐啊,男主不是叫季声吗?赤玲是哪个?”

有评论问她。

“赤玲啊,就是赤那和林玲。”吐槽姐吸了吸鼻子,“哎,说真的我原来都没打算看到啥出彩的东西,齐清远和林肖晗这名字我一个都不认识,结果,呜呜呜呜呜……太惨了!太惨了啊!!毒品害人啊!!”

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哗哗往下流,“贩毒的!!你们踏马都没有心!!!!”

没过多久,#吐槽姐直播崩溃大哭#就上了热搜。

许多路人抱着吃瓜的心情点进热搜,没曾想就这样被安利糊了一脸。

听起来有点意思啊?

喜欢看虐恋情深的人想。

主演是岑易?还有赵姝静?哦,那确实颜值还可以的啊,去看看?

喜欢在大屏幕上欣赏帅哥美女的人想。

犯罪悬疑?挺好挺好,早就不想跟家里人一起看什么弱智合家欢了,听起来还是高智商电影,很有内涵,还很正能量,那干脆今年春节带着爹妈一起看点新鲜的吧!

挣扎在过年回家各种烦恼里的人这么想。

种种因素之下,《囚笼》的热度就在这样诡异的市场反馈中蹭蹭上涨……

三天时间,转瞬而过,《囚笼》全国上映。

岑易刚刚下了通告,大半夜回到家和妻儿团聚。

“怎么?紧张了?”

柳华珺抱着小岑宽,一眼就知道自己丈夫有心事,带着笑揶揄道。

“能不紧张么。”岑易站起身来,把老婆和孩子一起抱在怀里,头埋进柳华珺肩膀蹭了蹭,“哎,可拼了老命了。”

“你呀。”柳华珺白他一眼,“宣发都安排好了,差不到哪去。”

从《囚笼》的宣传正式铺开开始,岑易出演大男主电影的热度就没下去过。虽说杨柳娱乐在国内只是二线层次,但岑易作为公司一哥,该有的排面绝不会少。

“是。”岑易笑着亲了亲她耳朵,“太佛咯,一遇到要争个先后的事儿,就忍不住想躲开。”

“那就躲呗。”柳华珺一乐,嗔道,“你只管演戏,其他的交给我啊。”

“哎——”

岑易蹭蹭自家媳妇脸侧,“当家的,也给我点展示担当的机会啊。”

他说着轻叹一声:“我刚听到的消息,许穆那部《酸儿辣女》改档了,摆明了来撞我。”

“啧。”柳华珺知道这件事比岑易更早,“你别理他,那就是个神经病,什么都要跟你比一比。”

她嘴上说着,心里也知道胜算不大,许穆也是个演员,在圈内的地位与岑易相差无几,区别就在于这人很会刷脸,而她老公想好好演戏,接剧本从来都是她精挑细选过的,相比之下国民度就没那么高。

这一次的电影也一样,许穆参演的那部就是普普通通的家庭伦理剧,讲的是家长里短日常笑闹,他每次都是这样,做什么都要保证“迎合主旋律”,哪边政治(防hx)正确就去哪边,说到底不过舔狗一条罢了。

“哼。有什么好比的。”说起来柳华珺就来气,“争来争去有什么用?咱俩孩子都有了!”

那个烦人到要死的家伙当初明知道她跟岑易交往中还来骚扰,一想到就生气!

“好好好不理不理——”岑易抱着她哄,心里有些黯然。

男人总是有点莫名其妙的自尊心的,说到底还是他不够强势,让许穆逮着针对了这么些年。他心里也知道,每一次许穆搞他而柳华珺出手反击,都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嘲讽他的无能。

尽管柳华珺打心底里认为他们夫妻各司其职,演戏是岑易的事业,让岑易好好演戏是她的事业,可这样一来,反而让岑易肩上的担子无法卸下,伴随着孩子的出生,压力更是进一步加深。

裤兜里传来几声震动,岑易抽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神情微微一变。

“嗯?”柳华珺微微偏头。

“朋友打来的。”岑易笑了笑,随手逗一逗小岑宽,走到一边接了电话。

柳华珺留意到他脸上的表情,悄然一叹,没说什么。

电话是蒋舒明打来的。

岑易咽了咽口水,接起。

“岑子。”

蒋舒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对不住了。”

岑易心里咯噔一声。

他切出通话页面,打开某个APP查看实时票房,顿时心凉了半截。

《囚笼》扑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