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囚笼》上映(七)(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57

赤那看着林茹娟解下围裙,跟着这群人走了出去。常年被林玲灌输的经验告诉他,在这时是要“帮忙”、是要杀人的。赤那沉默着起身,锁上店门,收敛起气势跟了上去。被包围在人堆里的林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囚笼》上映(七)(求推荐票)》精选

赤那看着林茹娟解下围裙,跟着这群人走了出去。

常年被林玲灌输的经验告诉他,在这时是要“帮忙”、是要杀人的。

赤那沉默着起身,锁上店门,收敛起气势跟了上去。

被包围在人堆里的林茹娟抱臂瑟缩着,头埋得极低,恨不得钻到洞里去,根本不敢抬头见人。

这个时间点周围居民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街道上很是冷清,兴许是考虑到巡街的片儿警,男人们手脚还算老实,看上去就仿佛簇拥着林茹娟似的,体面得像场祭祀。

赤那默默缀在后面,隐蔽这门功夫于他而言仿佛天生就会,间隔着几十米,又有各个拐角胡同的遮挡,近一米九的身高竟也未被发现。

背景音乐的实时插入,令观众的心跟着悬起。

接下来的发展顺理成章,如大家所想的,赤那及时赶到,大开杀戒,外衣被撕破的林茹娟跌倒在地,脸上和身上都被飞扬的血液溅到,缓缓下淌。

往日里木讷憨厚的店员竟是这样一个凶残的杀神,林茹娟看得愣了,哆嗦着,却又动不了,想尖叫,又发不出声来。

镜头没有过多地投放在赤那杀人上,这一段很快结束,他裸着上身,浑身带血,沉默着转过身来。

他的视线扫过林茹娟裸露的肌肤,那里被溅到了血液,殷红与雪白的对比,明显而刺目。

林茹娟愣住了,她顺着赤那的眼神缓缓低下了头,看见了并不体面的自己。

赤那没有说话也没有向着林茹娟走去,只是蹲下身去扯尸体上还算干净的布料,熟练地擦着血,然后拍拍上衣的灰尘,把它穿回去。

完成这些后,也只是转头说了句:“娟姐,回去吗?”

林茹娟胡乱擦掉了鲜血,拢着衣服,眼神甚至不敢看向赤那的方向,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了馄饨店,赤那又变成了那个普通的、没什么存在感的店员。

他看了一眼上衣里没擦干净的血迹,开口道:“娟姐,我能用下浴室吗?”

林茹娟猛地抖了一下,胡乱应道:“好,好,你用吧。”

赤那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但没多想,径直进了窄小的卫浴间。

他不是很能够体会弱者的心情,只觉得林茹娟看起来有些害怕,这大概是正常的吧?

林茹娟呆在店里,眼神像死了一样,整个人仿若一座佝偻的雕塑。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传来,终于,她站起身走到店门处,用钩子把外面的卷帘门彻底拉下。

哗啦啦的拉门声震耳欲聋,直到轰然落地,寂静无声。

从窗户处投下来的些许日光下,林茹娟脸上慢慢滑下两道泪痕。

她颤抖着,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上衣、长裤,一件件落地,最后地面上轻轻飘落下一条三角内裤。

观众席里反应各不相同。

“啊?这是什么发展?”也有人满脸迷惑,很是费解,小声嘀咕道。

方木泉轻轻叹了口气。

这就是小人物啊……

林玲可以发自内心地认为杀人的赤那很帅很酷,浑不在意,可林茹娟,一个经历过风霜的母亲,思维方式又怎么可能像女儿一样单纯?

她只是普通人,会害怕,会畏惧,会惶恐。

成年人的世界里处处都是利益交换,极少有纯粹的善意,何况是非亲非故的赤那。

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林茹娟怕极了,却又看得出来赤那根本不想离开这间馄饨店。这可是个杀神啊!那么强大,那么恐怖,那么可怕……她和女儿两个弱小的女性,在赤那面前就像两只脆弱的蚂蚁。

她赶不走他,就只能讨好他,生怕惹恼了这个男人,给女儿和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方木泉再次叹气。

难啊……

大概是赤那当时投来的那一眼,令林茹娟误会了他的意思。又或者,对于林茹娟这样经历过苦难,接受的教育程度又不高的女子,“身体是一种资本”对她们而言已经是一种默认的事实。

她带着惧怕,带着妥协,“自觉”地走进了浴室。

镜头只切到了两人胸口以上的位置。

四目相对,赤那茫然地看着她,眼里尽是懵钝。

在他的认知里,爱是唯一,由爱而生的性(防hx)关系当然也是唯一。

而这个唯一,是属于林玲的。

林茹娟努力露出了一个乖顺的,柔和的笑容,带着泪痕的脸上满是恭顺和服从,把卑微刻进了骨子里。

她面对着赤那,上半身在镜头中消失。

屏幕里只有男人挡也不是扶也不是,胡乱挥舞的手。

卫浴间的玻璃布满了水珠,滴滴流淌。

镜头一转,赤那赤裸着站在那里,林茹娟裹着浴巾,形容狼狈,腿颤抖着站都站不稳,勉强地向他鞠了一躬。

她转身的那瞬,能看见被磨破的嘴角。

林茹娟和赤那发生了关系。

赤那迷茫地停留在原地,观念里的“唯一论”被林茹娟的勾引和挑逗打破了,布满了矛盾,像一面被打碎的镜子。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误会,既悲哀,又现实。

方木泉思如泉涌,心情复杂地记下感悟。

傍晚,林玲逛街归来,林茹娟自觉失节,没脸见人,便避着女儿躲在自己的房间查账。

林玲悄悄溜进赤那狭窄的卧室,问他事情怎么样了,赤那还在发懵,呆呆的,只是摇头。

“什么?你没有说吗?”林玲鼓了鼓嘴。

赤那又摇头,说没有。

林茹娟的所作所为让他把这件事完全忘了,他的脑子一片混乱。

他是不是在当时就应该拒绝她?可是,可是为什么会有感觉?没有爱,身体也能产生感觉吗?这都是怎么一回事?

林玲看着满脸困惑而茫然的赤那,就忍不住笑。

什么呀,让他提个亲都不会。

她跪在床上,拿下巴蹭了蹭赤那的额头,弯着眉眼:

“你说你没了我可怎么办呀。”

……

林茹娟跟赤那有了那方面的事情,她的亲女儿林玲却要公开自己和赤那谈恋爱的事实……

观众席里已经有人心情沉闷得看不下去,就连林肖晗也默默扯住了秦绝的袖子。

“没想到上帝视角更虐了。”她小声说,眼里泪光莹莹。

秦绝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蒋舒明在这里用了静音加慢镜头处理,林玲带着笑意的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声音传来,林茹娟的特写镜头旋转着、模糊着,就如她的心境一般,仿佛天已经塌了。

传统的伦理道德,对女儿的爱,对赤那的畏惧与担忧,以及那件事情之后,一个寡妇,一个女人在身体上本能的对安全感的追求……

林茹娟惨笑着崩溃了。

她嗪着疲惫的笑容,双眼无神地点着头。

林玲把事情讲完,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去牵母亲的手:“妈?”

“啊,啊?”林茹娟睁着眼看她,“哦,哈哈,妈……妈没事。”

“对不起……”林玲只以为是这消息太过冲击,想想也是,她和赤那相差了十岁啊,母亲接受不了也很正常,“但是你放心,他很喜欢我的,真的!”

林茹娟几乎要晕厥过去,尽力挤出一个笑容:“是吗,是这样啊?”

“嗯!”

林玲用力点点头,眼里盈满了光彩。

“好。”林茹娟的肩膀塌着,一时间苍老了许多,“对你好……就好。”

终于得到了母亲的认可和接受,林玲欢天喜地地转身去找赤那,扑到他怀里,得意洋洋地说着话。

只有林茹娟一个人倒在破旧的木板床上,一只手紧紧攥着胸口的衣料,强烈的负疚与背德感将这个脆弱卑微的女人吞没,她简直忘记了如何呼吸。

欢声笑语与痛苦折磨,对比鲜明惨烈。

下一个镜头,季声同样捂着胸口从床上起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