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囚笼》上映(六)(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56

赤那和林玲发生了关系。画面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只有一双手扣在男人脖颈后,十指交叉又舒展,抓出或重或浅的指痕。此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异性的赤那起初被动地躺在下面,后来渐渐主动搂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囚笼》上映(六)(求推荐票)》精选

赤那和林玲发生了关系。

画面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只有一双手扣在男人脖颈后,十指交叉又舒展,抓出或重或浅的指痕。

此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异性的赤那起初被动地躺在下面,后来渐渐主动搂上了林玲瘦削的肩膀。

他从有意识起便是作为狼被培养着的,接受命令是一对一,服从命令也是一对一,赤那的世界里只有一对一的选项。

因而在这时候,尽管他什么都不懂,不懂“喜欢”,不懂“爱”,但也已经把林玲当成了唯一。

“哎。”他们折腾完后林玲趴在赤那身上,疲惫地叫他,问出明知答案却仍忍不住想问的一句话,“我是你第一个吗?”

赤那沉默着,精壮的手臂环着她的腰。

“只有你。”他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有你。”

林玲浅浅哼了声,尖尖的下巴扬起个得意又满意的弧度,去亲赤那的嘴唇。

“我爱你。”她轻声说。

赤那去看她的眼睛。

“爱是什么?”他问,“你爱我,这是什么意思?”

林玲含着笑去蹭赤那的脸。

“是你对我的感觉啊。”

软的,热的,甜的,还有唯一。

赤那心想,原来这就是爱。

爱是唯一。

镜头向前推进,将赤那的眼神特写在荧幕上。

那是一双懵懂而柔软的眼睛。

眼神渐渐在屏幕上变得凶狠而淡漠,画面推远,已转场成了季声手里的画像。

他找到了那家为赤那做过整容手术的医院,但由于资料早已销毁,季声只能通过审讯得出的口头描述来做肖像模拟。

伴着声重重的叹气,他瘫在办公椅中。

三年过去,季声破获了多少毒品以及组织相关的案件,可唯独关于赤那的线索断了又断。

他的职位已然升得很高,功劳与实绩堆起了无数个表彰赞誉,他坚毅、果敢,做事一马当先,是上级最为肯定的特警,也是同事打心底里敬佩的榜样。

可没人知道,季声只是想复仇。

他执念般的寻找赤那,旁人只道他是想彻底将曾经那个犯罪组织连根拔除,关系更好一些的同事甚至最近还劝过他,让他不要太急,不要太累。

这又怎么可能呢。

季声痛苦地闭上眼睛。

少年赤那的身影一遍遍出现在他的梦里,越发清晰。他也一次次“目睹”父母被杀时的惨状,哪怕过去了几年,都还是会夜半惊醒。

深夜的办公室,再次只剩季声一人。

他拉紧了厚实的外套,依然觉得很冷。

叔叔季涛打来电话,声音听起来并没有比季声好上多少。退休的他也在为这件事奔波,与特警季声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这几年来因耗费心神苍老了许多。

“嗯。我知道。”

季声应着声,眼里燃烧着一团火。

他绝对不会放弃的。

影院里巨大的荧幕再次一分为二,方木泉坐直了身体,注意力愈发集中。

果然,这一次两边的时间线便是实时同步的了。

又过一年,十九岁的林玲要高考了,林茹娟再次与她发生争执。

反正成绩也就那样。林玲想着,我随便考考,混个文凭之后就回来继续开店不是挺好?

可林茹娟坚持不同意,她这种小市民对教育的追求相当偏执,坚持认为读书是穷人成为人上人唯一的方式,她不想看林玲窝在小小的馄饨店里,不想委屈她,可这样不顾及林玲想法的深爱反倒令女儿更加委屈。

无奈的林玲还是如往常一样经常不在家里,出于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更是变本加厉,大半夜爬起来,带着赤那出去打劫混混。她这么干已经好几年了,偷偷藏起来的私房钱还真不少。

林玲聪明,总是来来回回换着地方,挑没有监控的位置行事。赤那出手又快,被抢的人要么是本就神志不清的醉鬼,要么什么都没看清就被打晕,再醒来时钱就已经没了。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都是抢别人的,或是拿家里的钱出来嫖娼赌博,林玲所在的十三中鱼龙混杂,什么都能打听到一些,也从来不碰那些有些背景的人。因此被打劫的这些看到钱没了之后,自己心里有鬼,也不敢往外宣扬。

久而久之,反倒对赤那的踪迹形成了一种保护。

季声因而迟迟不能发现赤那的去向,让屏幕前的观众屡次跟着着急。

时间推移,林玲忍受不了林茹娟的唠叨,终于某次在宾馆房间里躺在赤那的怀里,叹口气打算叫他摊牌。

赤那比林玲大了十岁,加之平时独处、开房都很隐秘,忙碌的林茹娟从未发现他们的恋情。

“明天啊,我出去跟那几个小妮子逛街。”林玲说,“你找个生意没那么忙的时候,跟我妈提亲好了。你就说,你想跟我在一起,不想分开,以后也会好好努力干活,争取把店做得越来越好。”

在十九岁女孩的眼里,世界仍是很单纯的。林玲只是觉得林茹娟的想法太没必要,只要能快快乐乐地生活着,平淡一些枯燥一些又能怎么样呢?

赤那无条件服从她的指挥,乖乖点头。

翌日,林玲提前离开,给赤那和林茹娟留下足够的谈话空间,也有避着自己母亲的意思,不想在没谈妥之前又要争吵,惹得心烦。

只是谁也没想到,变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小城里的黑社会群体势力一天一变,旧的走了还有新的。林茹娟虽年近四十,但身材很好,又是个没依没靠的寡妇,赤那没来之前,被下流男人觊觎和骚扰是常有的事。

林玲在的时候就会牙尖嘴利地骂走他们,但林茹娟却又拉着她,警告她不要得罪人。

母女两人每每不欢而散。

认识了赤那后,这种现象好了许多,实在有挑事闹事的,林玲干脆带着赤那尾随过去揍一顿,暴力镇压。

赤那实际年龄快到三十,但经历过不少事,面容显得老气沧桑,外表看着说是年轻点的三四十岁也有人信,坊间有过不少他与林茹娟的传闻,寡妇门前是非多,风言碎语总是不少。

只是赤那听不懂,林茹娟也有意依仗着这座无形的靠山,这才没有特别解释过。

变故当天,是新一批混黑的人看上了林茹娟,一帮流里流气的男人进到店里,带着猥琐的笑容扯出一系列胡编滥造的理由,非要收保护费。

林茹娟一贯安分守己,很怕招惹上什么大事,以往都是老老实实地交钱消灾,可这次对方要的那笔钱数额太大,若是拿出来,三分之二的家底都没了,林玲还需要这钱上大学,为了自己的女儿,林茹娟说什么都不能给。

男人的心思,她都知道。

林茹娟怎么会假装看不见自己身材显眼?只是平日里,多多少少还得靠着这些外在多吸引一点两点的客人,外貌优势也是优势,但她姿态向来把握得很好,从不故意卖弄风骚,甚至还用略带油污的围裙做些遮挡,这才堪堪保持住平衡,不至于被邻里女人嘴里的流言蜚语赶走。

赤那也在店里,他不杀人的时候,看起来老实木讷,没什么威胁。

林茹娟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这群人足足有十几个,就算赤那是个男人,又怎么打的过呢?况且,要是闹出了什么大事,这家店能不能开得下去也是问题,听说大人物手里的手段多着呢,叹口气平民百姓都要抖三抖,她怎么反抗得了?

淫秽的注视下,林茹娟绞了绞手,声音颤抖着:“我……我跟你们出去谈。”

起哄声和口哨声中,赤那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