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一章 《囚笼》首映会(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52

蒋舒明给秦绝递交的试镜资料表上留的是她本人的手机号,秦绝听完汤廷开门见山的介绍和邀请后,第一反应是:《白昼之雨》的男主角不是定了吗?大概是在一周前传出了消息,说是贺栩选定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囚笼》首映会(求推荐票)》精选

蒋舒明给秦绝递交的试镜资料表上留的是她本人的手机号,秦绝听完汤廷开门见山的介绍和邀请后,第一反应是:

《白昼之雨》的男主角不是定了吗?

大概是在一周前传出了消息,说是贺栩选定了一位年轻演员,已经签约。秦绝听到之后,心态倒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觉得对莫森这个角色的研究半途而废着实可惜,反正最近也没什么工作,便想着先好好完成。

正如她所说的,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全部。

现在汤廷打来电话,电影的选角与拍摄有许多变数,秦绝自然不会多嘴,诚恳地表示了感谢,并说自己随时能进组。

小年轻识相又懂事,汤廷非常满意,笑道:“进组不急,服化道还在筹备。”

又问,“小秦还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没有,看完剧本之后会有。”秦绝坦然道。

汤廷噎了一下,他本意并不是想问这个。

“你不好奇为什么我们找上了你吗?”汤廷循循善诱。

“不好奇。”秦绝老老实实。

“……”

这小孩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汤廷满腔热情顿时熄灭,他原想着秦绝问了之后,就可以以世外高人的口气告诉她,其实老爷子早看中你了,不论是放出角色已定的风声,还是这两周的等待,都是为了考验你。

然后秦绝就应该恍然大悟,备受感动,热泪盈眶,感谢老爷子的良苦用心,接着……

算了。

人家压根就不好奇。

得,这天聊死了。

“贺导选择我一定有他老人家的理由。”见那边安静了,秦绝还以为是自己回答过于简短,便补充道。

末世里的交流向来有一说一,放到现代社交里偶尔就会冷场,秦绝也在直播里特意锻炼着自己多多说话。

“啊,是的……”

汤廷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没处使。

罢了罢了,老爷子和这个小家伙两人都淡然得很,就他一个吃瓜群众热情很足,不必执念。

“记得报备团队,不出意外的话,一月初过了元旦就进组,做好准备。”汤廷道。

“明白。”又有戏拍了,秦绝很开心。

巧的是,蒋舒明的助理小陈今天也打来电话,说《囚笼》十二月底上映,蒋导在首映会上给她留了个名额。

时间刚好错开,两不耽误。

说起《囚笼》,秦绝由于戏份很少,且没有签署后续宣传的相关合同,很少出现在电影采访里。

就连粉丝都喊着物料太少不够看,但冲到秦绝V博一瞧,正主在直播学习,顿时也不好说什么,反被秦绝带着变得很佛。

《白昼之雨》的选角对外没有公开,秦绝也不张扬,照样该看剧本看剧本,该写分析写分析。

只是偶尔跟粉丝聊天的时候,会透露一句有戏要拍,让她们不必担心自己吃不起饭。

平淡的日常里,又是两周过去。

十二月二十八日,京城,《囚笼》首映会。

纯爱系导演的首部犯罪悬疑转型作,不论从哪方面来看,话题度都是相当够的,除了蒋舒明花钱请的知名媒体外,二线记者也都不请自来。

以蒋舒明和岑易为首的主创人员站在台上接受采访,与观众互动,秦绝跟着露了脸,整个过程很是低调,当一个安静帅气的背景板。

原本她还不能上台,原因是小流量夏禹霆的团队表示,夏禹霆出演了男主少年时期,而秦绝则演了少年赤那,都是少年期撞了设定不说,秦绝戏份还比夏禹霆多了两场,让她上台不公平。

“什么公平不公平,说白了就是不想让你抢风头。”

邬盎坐在第一排跟秦绝咬耳朵。

蒋舒明很会处理这种流量明星团队提出的要求,秦绝在开场露了脸,合了影,站位也在边缘位置,并不碍事,到了采访环节就悄无声息地下了台,当起观众,这样夏禹霆那一方也不好说什么。

“多大点事儿。”秦绝浑不在意。

她在末世什么C位没站过,跟人争这个没什么必要不说,还显得小家子气。

小孩子嘛,想多吸引目光很正常。

秦绝一脸慈祥。

几个环节结束后,主创人员依次落座,林肖晗在秦绝旁边,左边挨着赵姝静。

“紧张?”

秦绝瞥见林肖晗放在扶手上的手攥起了拳头。

林肖晗做了个深呼吸,绷了几秒没绷住,转过来哭丧着脸点点头。

“就算有不好的地方,你起码也知道哪里不好了。”秦绝说道。

这话不打击不安慰,过于实在,林肖晗被逗笑,放松下来,转过头去认真望向荧幕。

电影正式开始。

灯光渐暗,荧屏巨幕慢慢显出内容,先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龙标,接着是蒋舒明团队的logo。

黑暗中,停顿了一会儿后,细碎的噼啪声响钻进观众的耳朵,画面中涌现出一点火光。

数秒之后,火焰轰地燃开!

一个穿着睡衣的年轻男人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满头冷汗,一手扶着额头,呼吸粗重紊乱。

屏幕突然全黑,声音戛然而止。

在晦暗的光影里,燃烧的火焰与飘飞的灰烬流动着、漂浮着,隐隐构成了两个字——

囚笼。

……

“呼!这样总行了吧!”

画面亮起,显出青城派出所的牌子,镜头继续跟进,值班室内,方才出现过的男子身穿警服,抹了把不存在的汗水,笑嘻嘻地拿着两张写满了字的A4纸甩了甩。

“你呀,这么一份报告都拖半天。”

他对面的女孩翻了个白眼,接过报告嗔怪道。

翻阅间,报告隐约看见几行字:青城派出所社区民警季声于X月X日冲进火场……

“陈悦你这话说的。”年轻男人——季声瘫在座位上抖腿,嬉皮笑脸道,“夸自己多不好意思啊!我这么脸皮薄的人,嗯?”

末了轻佻地挑了挑眉,给了个wink。

“贫吧你就。”

女同事陈悦俏脸一红,微微瞪他一眼,起身交报告去了。

季声目送她走远,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

“本来就是嘛。”他小声嘀咕道,“路过救人而已,总不能说自己多么英勇多么伟大吧。”

“记得快点回来啊——”

季声姿势未变,拖长了声音懒洋洋地朝门外喊道,半张脸压在手臂上,眼睛渐渐合上了。

熟悉的噼啪声再次传来。

“你听我说,你快……!”

熊熊火光,男人女人焦急的声音掺和在一处,听不清内容。

——睡梦中的季声皱起眉头。

声响嘈杂纷乱,火光连天,爆炸声接连传来!

“啊!!”

尖利的惨叫声直直刺进耳膜!

季声嗡地睁开双眼!

他整个人从派出所值班室的椅子上摔落,声响之大,把对面的陈悦惊得站了起来。

隔壁房间里的片儿警也纷纷探头。

“这小子,又在摸鱼。”

警察A带着似有若无的嘲讽,随口道。

“别酸了,人家是大功臣呢。”另一个人没有去看热闹,坐在椅子上懒懒接话。

“什么大功臣。”

警察A不屑地“嘁”了一声。

“不就冲进去救了火么。”

随着他的话语,画面一转,顺畅地切入到了回忆之中。

那是一家着火的小旅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