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白昼之雨》试镜(二)(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50

秦绝一眼认出来二号演的是后期的某段剧情。简单来说,就是莫森连杀了几人后,被警察发现查上门来,他一不做二不休,把警察也杀死的片段。二号在镜头面前放得很开,台词功底也很好,三言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白昼之雨》试镜(二)(求推荐票)》精选

秦绝一眼认出来二号演的是后期的某段剧情。

简单来说,就是莫森连杀了几人后,被警察发现查上门来,他一不做二不休,把警察也杀死的片段。

二号在镜头面前放得很开,台词功底也很好,三言两语便表现出了当前的境况,并且在无人搭词配戏,手中也没有拿刀的情况下,仅凭一个人就演出了与警察搏斗的画面。

无实物表演!

他含的那口血,正是与警察角力不敌,被击打吐血,紧接着,他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翻身骑上,在反复的厮打和较劲中,面容狰狞地完成了反杀!

表面看去,只有他一个人在和空气斗狠,但他的表现却非常真实,从屏幕来看更是出彩。

看来是位经验丰富的竞争者……

秦绝在心里评价道,面上并不慌乱。

二号的表演只有五分钟,很快结束,全程没有被打断。他对时间点掐得也准,且给后面的人造成了压力,让人忍不住重新思考表演的时长。

接着,五号上场,他便是那个眼神阴鸷的人。这张脸秦绝看着有些熟悉,如果没认错的话,他经常在国产剧里饰演反派,不知这次是不是想转型电影。

他的表演在三分之二处被贺栩喊了停。

平心而论,五号的表演很好,但节奏太慢,总是迷之定点,在电视剧里这样的演技可圈可点,但放在分秒必争的电影里就显得过于拖沓。不过,这都是可以调整的问题,能看得出这人有被选的潜力。

六号和八号都准备了长戏,但看见五号被卡,明显受到了一些影响,一个本是展现台词功底,表演的是莫森威胁昔日同学的一段,但没讲两句就被暂停;另一个则是自己垮掉,没能兜住戏,讷讷地鞠躬说了对不起。

再下一个就是刘哲,他是十一号,出乎意料的是,这家伙看着面嫩又腼腆,爆发力却非常强。他把从秦绝处借来的假血浆抹在脸和手上,表演的是与二号同样的片段,但画面张力更强,甚至切到某个正面镜头时,观众席有人被他阴狠的目光吓到,惊呼出声。

天赋型选手啊。

秦绝暗暗点头。

刘哲表演到一半时,二号的脸色就不太好看,等他表演结束,更是轻轻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被比下去了,有些怅然。

经过秦绝时,刘哲小声道了声谢,他脸上还满是血浆,这个露着八颗牙的笑容怪诞又恐怖,秦绝因为在末世里见得太多,没害怕不说,反被逗笑了,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接着是十四号,他很机灵,道具发了血浆但并没说必须要用,于是他干干净净地上阵,不说表演如何,起码令人眼前一亮是真的。

可惜也是没多久就被贺栩打断,这次老爷子看起来有些不悦,十四号心知耍砸了,心虚退下。

秦绝之前的是十八号,出乎意料的是,他站起来承认不如刘哲,自愿退出。

“好吧,尊重你的选择。”

汤廷点点头。

他们手里有这些试镜者的详细资料和演艺履历,十八号的文戏很出众,本有些期待,看来是与这部戏缺了缘分。

“还有人吗?”

汤廷的目光扫过十九号的秦绝和二十一号。

“各位老师,能让我试一下吗?”

先前那位被淘汰的平庸选手举起手来。

跟他有着同样打算的不止一个,此时眼里都升起希望。

贺栩哼了一声:“该问的不是我。”

那个人闻言,立即get到了贺老爷子的意思,礼貌客气地转向秦绝和二十一号,又询问了一遍。

二十一号看起来也是想放弃了,随意点点头。

秦绝还想多看一看其他人的表演,于是友善地回复道:“可以的,加油。”

这人投来感激的目光,定定神走上空地。

他没用血浆,拿了一把椅子,只选了一个镜头。

这不是在剧本中的戏。

秦绝露出个笑意。

这人,和她想到一处去了。

只见这个人坐在椅子上,闭眼酝酿了几秒,之后便睁开眼睛,对着镜头表演了一长段独白。

这是原著中,莫森落入法网后,在监狱里的一段自白。

这段表演的感情、咬字都很到位,掺杂着残余的疯劲儿和心知尘埃落定的颓唐,整体非常出彩。

秦绝和刘哲下意识鼓起掌来,二号也在鼓掌。

贺栩看着他们,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段文戏太精彩,原本被淘汰的那些人在看完之后又没了信心。在他们看来,文有这一位,武有刘哲,稳有二号和五号,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比不过了。

秦绝在这时再次举起手来。

“可以到我了吗?”

汤廷看了一眼她的脸,又低头看了眼只有半页纸的履历资料,点点头:“来吧。”

秦绝拉开外套,开始在脖颈、衬衫还有手腕处倒血,又把还剩下的矿泉水抹在脸侧和额头附近的头发上,将其拍散。

她动作很快,做好准备工作后又把拉锁拉上,外表看去平平无奇。

在汤廷示意之后,秦绝走了过去,但没有站在空地中央,而是刚走到边缘就停了下来,甚至进了一部分摄像机的死角。

二号在底下看着,皱起眉来。

这小子想干嘛?

贺导在圈子里这么久了,就算是出奇招,也哪有他没见过的?

还是说,这家伙只是有些不甘,想至少把自己的表演完成?

带着好奇的不只有二号一人。

在数十道目光的注视下,在两百七十度半包围的镜头中,秦绝轻轻吐了口气,肩膀瞬间驼了下来,气势一垮。

她低着头,两只手放在胸侧两腋处,趿拉着步伐向前走去。

……又是无实物表演?

汤廷目光微微一缩,此时的秦绝,完全就是个学生,她双手的动作明显是正背着双肩书包,攥着前面的书包带。

剧本和原著里有这个情节吗?汤廷在记忆里搜索。

秦绝继续向前走去,她驼背缩肩,慢吞吞的,气质散发着一股丧劲儿,普通又阴沉,一看就是上学时代班里角落里的差生。

突然地,她脚步停下来。

她的目光盯在自己前面的地板上,然后疑惑地慢慢抬头,头仰得很高。

哦——这是前面有人挡住了她,而且比她高很多。

来者不善啊。

观众轻易地明白了她要表达什么。

这个高大的“透明人”好像是对她大声说了些什么,秦绝双手把不存在的书包带攥得更紧了,肩膀一缩,脸朝一侧歪去,脸也有些扭曲,是人平时被噪音吵到的表现,只是她的表情里更显惊惧和困惑。

她突然猛地向后踉跄两步!

是那个“人”推了她。

她脸上写满茫然,表情微微吃痛,小幅度地摇着头,慢慢后退。

紧接着有“人”扯着她的领子向前狠狠一拽!

汤廷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存在!但秦绝的动作、表现,却完美地将“人”表演了出来,仿佛真有一只手把她拽向前方!

这怎么做到的?

汤廷眯起了眼睛,贺栩脸上的神情也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接着,秦绝双手前伸,胡乱地保持着平衡,身体一直被向前拽去,脚步踉踉跄跄,甚至有几次左脚踩到了右脚。

“砰”一声,她摔在了另一处空地边缘,奇异的是,明明后方是空的,她却像是被摔在了墙角,后背有一个明显因撞到而缓冲的吃力感。

二号几乎惊得要站起来。

秦绝却完全没有受到场外的影响,她缩在墙角,仍仰着头看向那个“人”,神情慌乱。她伸手在旁边摸来摸去,摸到了书包带,哆嗦着把半落在一旁的书包抱起来,抱在身前,以此来获得安全感。

她张了张嘴,但是声音还没发出来,就猛地被人提了起来!

什么!!

汤廷傻眼了,怎么做到的?!到底是怎么做到还蜷在地上却能一瞬间站直甚至踮起脚尖的!

那脚尖还有垂坠感!

就像是真的被“人”提了起来!

秦绝死死地揪着衣领前方,脸色涨红,非常痛苦,接着一只手被强行掰开,臂弯震动稍许,她仿佛感受到什么,眼神向一旁的地面移去,脸也迅速转过去,手向那个方向着急地抓了几下。

他书包被人扔出去了……观众了然。

咚!

秦绝再次被“人”摔了出去,摔得非常结实,在地面上砸出响亮的一声。

这次她被撞到了头,她痛得伸手摸去,手腕上涂好的血就顺势抹在了额角,因为卡着镜头死角,竟然没被拍到破绽。

观众有人小声惊呼。

在他们眼里,这个被欺负的孩子头磕出血了!

秦绝的双腿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扭曲着,划拉着,拼命向后贴着“墙角”,他好像听到面前的“人”说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惊惧交加地拼命摇头。

但是没有用,她再次被拽了起来,甚至翻了个面,上半身猛然趴了下去,她耳朵微微一动,一只手在头的前方焦急扑腾,又被人扳到腰后按住,过了一会儿,她整个人剧烈挣扎起来。

她的一条腿突然扭曲,是有“人”在后面踹了她的膝盖!

又过十几秒,她的头“被”提起来,满脸惊愕,仿佛垂死逢生般大口呼吸,因为动作太剧烈,先前在脸侧额角抹的矿泉水聚在了一起,凝聚后的水珠甩在脸上慢慢滑落,这就像是——

这个少年他被人按在了水池里!

汤廷瞳孔地震,这是个极其完整的表演!上学或放学路上被人截住,一路抓到了卫生间,踢打后被强行按进洗手池!甚至连那“人”拧开水龙头蓄水的过程都暗示了出来!

下一秒,他又被按了下去!

秦绝的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但听起来极度痛苦的声音,不断地“被”人提起,按下,提起,按下……

她的瞳孔开始涣散,她呼吸的力气渐渐微弱,她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刘哲的表情变了,他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出声,从眼睛能看得出来,他分明是在感到揪心!

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为什么?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秦绝最后一次“被”提起时,几乎在场的人都能幻听到那种水花四溅的声音。

她整个人的四肢已经完全脱力,头向前耷拉着,之所以还能站得住,是因为后面有“人”在揪着她的后衣领。

她眼睛失焦,神情呆滞,不断有水珠从脸侧和下颔滴下。

扑通一声。

她像只破旧的风筝般被“人”扔在了一边,轻飘飘又沉甸甸地坠下。

整场演绎到现在,甚至没有超过两分半钟。

贺栩第一次有了明显的反应——他上身前倾,面容更加严肃。

而秦绝的表演,还在继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