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第一个粉丝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44

秦绝来到沈城影视基地门前时,刚好晚上九点半。岑易几分钟前还发了飞讯朋友圈,说今晚是个大夜戏,得拍到第二天,还发了张抽pocky的照片,cue了一把秦绝。秦绝倒是真带着自己那盒pock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第一个粉丝》精选

秦绝来到沈城影视基地门前时,刚好晚上九点半。

岑易几分钟前还发了飞讯朋友圈,说今晚是个大夜戏,得拍到第二天,还发了张抽pocky的照片,cue了一把秦绝。

秦绝倒是真带着自己那盒pocky,她给岑易点了个赞,从盒子里抖出一根叼嘴上,仰着头看影视基地的牌子。

记忆回到连城拳场中与蒋舒明一行人相遇的那天,电影般依次回放在脑海。

偶然遇到了齐清远和张明不说,就连蒋舒明电影里的赤那,也是以她对象作为原型塑造的人物,现在由她出演,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妙不可言。

那时去向蒋舒明打探,也是一半有把握一半撞运气,原是想试探一下,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就把话题绕到秦一科技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却不想真的试出了好消息。

秦绝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她的前半生为家庭活着,后面的三十余年里起初只是生存、自保,后来看着那一大群在营地建造防御工事的战友,就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继续战斗下去。是使命?还是责任感?她不知道。

再后来,她胜利了,回来了,森染她阿妈有他的事业,秦绝带着超级系统带着末世里锻炼出的心性与技能归来,却迷茫地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也就是这时候,蒋舒明和岑易的指导与鼓励给了她一个方向。

演员么……

表演,或者说伪装,秦绝还是会的。不论是与李大壮他们沟通,还是瞒警察、留证据,她都有演戏的成分在。说到底,一个人在不同的人面前和不同的情景下的表现也从来不是一致的。人有十二面,面面不相同。

只是这种伪装是在演自己,而不是演他人。

“爱是什么?

“你爱我,这是什么意思?”

秦绝叼着pocky喃喃,这是片中青年赤那的台词。

在《囚笼》里,组织破落后的赤那逃了出来,流浪在外,被一个叫做林玲的小太妹带回了家。

这匹充满了凶性的狼在一间小小的馄饨店里,像孩童般从头开始学习爱与被爱。

只是还没来得及拿到及格分,他就死去了。

“你去做事吧。我会在这里的。”

秦绝一句一句地念台词,“我最擅长的事就是听话了。”

赤那和季声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是安心吗,还是自嘲?

那么她自己呢,她是那个需要别人来命令她,安排她,才会因此觉得人生有方向的秦绝吗?

演员这份事业……到底是蒋舒明和岑易递给她的一根稻草,还是她真心想做的事?

秦绝代入着剧中人的心情,思绪繁复之间,身体突然下意识绷紧,向着右后方猛一回头!

“啊!”

隔着十几米的人被吓到,手机啪嗒摔在地上。

女声、中等身高、长发、常服打扮、拎行李箱。

秦绝卸掉警惕,她刚被杀戮欲反噬过,气势不像之前那么收放自如,有些过度敏感。

“抱歉。”

两人距离有些远,秦绝快步走过去,女孩子正蹲下去捡手机,没人把控的行李箱向前滑动,秦绝接了一把。

“你的行李箱。”

“哦哦,谢……啊!!”

女孩扫掉手机上的灰一抬头,倒吸一口气。

“?”

秦绝,叼pocky,茫然脸。

女孩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她往前走了几步,秦绝担心自己又不受控,神情一变,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后退了两步。

“啊,对不起对不起。”

女孩反应过来,脸有点红。

“没事。你的行李箱。”秦绝还在紧绷状态,表情和语气有些生硬。

“谢谢谢谢。”女孩接过拉杆,紧张得有些结巴,“那个,你是……”

秦绝狐疑地看她一眼。

“路人,不是工作人员,没有人脉,进不去。”她直接说。

“……”

“也不是狗仔,不卖照片。”秦绝补充,表情仍然冷漠。

女孩呆滞了半天,突然噗哧一笑。

“不是不是。”她疯狂摆手,“我不是私生粉也不是蹭戏的小群演,我就是来看看大门。”

她憋笑憋得非常辛苦,咳嗽了好几声才小声说:“那个,我想说的是,你是……《囚笼》里的小狼?”

秦绝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原来是自己被认出来了:“对。”

她不知道自己没打招呼跑回来会不会影响蒋舒明他们,立即又说:“我杀青了,个人行为,与剧组无关。”

“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女孩手忙脚乱在兜里找出一张学生证,“我叫柳鑫月,是岑易的粉丝。那个、呃,我要考研了,接下来的一年里看不到岑老板了,知道他在这里拍戏,才想来一眼的。”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坏人,什么实话都往外说,也不懂遮掩。

这么没心眼,是挺像学生的。

“嗯,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秦绝只在柳鑫月学生证的姓名处扫了一眼,不该看的并没多看。

她又说:“即使在和谐社会,个人信息也不要随便告诉陌生人。”

好不容易话多了些,却是在说这个。

柳鑫月又露出明显的憋笑表情,点着头:“嗯嗯,我会记得的。”

她看秦绝虽然冷着脸,却没有表露出要离开的样子,就大着胆子开口:

“其实我有一个室友很喜欢你!她、她让我要是遇到你了就给你带一些话。呃、啊,这个,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救命啊她也没想到能真的遇到小狼!

他的眼睛好好看!对视起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柳鑫月脑袋里一团浆糊,恨不得抓抓头发。

秦绝微愣,点头道:“好,你说吧。”

电影都没拍完呢,而且她只是个四场戏的小配角而已,就这还能有粉丝?

“啊?哦哦哦好的!”

柳鑫月又一阵忙乱,打开手机和聊天记录扒拉半天,找到室友发来的那几张图点开。

秦绝接过手机,她现在对外形象还是男性,于是很注意分寸,特意拿了手机下端,没有触碰柳鑫月的手。

她把pocky嚼碎咽下,又舔了舔嘴唇边的碎屑,才认真看去。

手机上的图片共有六张,都拍的是信纸,上面手写着满满当当的字。

……

致秦绝老师:

打扰啦!不知道老师能不能看到这封信,不过没关系,写出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这个称呼纠结了半天,当着本人的面叫小狼有点羞耻>///<,那就按照国际惯例称呼老师吧!

我叫许敬伊,可以叫我小镜子。我从小就是个小书呆子,没有追过星,也对大家口中的帅哥没有什么审美,虽然尊重身边追星的朋友,但也并不是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态。

在遇到你之前,用网上的一句话来说,我经常因为太过耿直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最近这几年经济发展迅速,人们的生活也富足起来,却不知为什么兴起一片流量的风浪。很多明星在我看来实力并没有很好很好,却因为包装和宣传得到了许多粉丝的爱戴。可是这些粉丝又能从她们的偶像那里得到什么呢?每次追星的朋友给我安利时,我都很好奇这个问题。她们有的说看到帅哥美女就会开心,有的则很盲目地认为有了喜欢的明星,生活才有了意义,真要问起来却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最后只是以“反正开心就好了嘛你那么较真干嘛?”匆匆结尾。

我和她们的观念不一样,聊不到一起,也经常因为说话太直接失去了很多朋友。(为什么我要把自己的惨事说出来otz)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好像有一些能明白追星的意义了。

我家里是开武馆的,虽然我很菜,但还是能看出一些门道。你和齐老师对打的花絮里你们两个人都好认真,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真材实料。而且,请原谅我的眼睛多看了别的地方(因为秦老师你的背心好宽松啊不是我的错!捂脸),我在武馆里帮很多学员处理过跌打损伤,所以能看得出来,你身上的伤都是真实的。我还去关注了化妆师的V博,她有提到你对角色有自己的设计,扎了很多次耳洞都没有喊过疼。

其实,根据我的理解,我认为演艺工作者就是这样的。一个偶像,就应该在唱跳上有足够的实力;一个演员,就应该认认真真地拍好戏。也许是现在明明并没有很努力,却受了一点伤都要晒出来炒作敬业的明星太多了吧,所以本来跟着室友关注了一下《囚笼》的我,一下子就被你带进了坑。

后来,剧组艾特了你的V博,我就去关注了你。你真的好低调2333私信和评论都没有开,几十条V博都是读书笔记和各种打卡,你给我的感觉好真实,就是一个默默努力,不喊苦不喊累,踏踏实实学习和工作的人。

我在武馆长大,很小就被家长教导要静心,要踏实。但进入大学后,生活变得多彩的同时却感觉到周围的大家都很浮躁,每天接受很多信息,享受碎片化的娱乐,而书呆子的我就像不属于年轻人的世界一样,朋友很少,也很难融入她们。这样的日子多了,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奇怪,是不是我太落后了,像老顽固老学究一样坚持着并不重要的东西,迟早要被时代淘汰。

就在这时我遇到了你。虽然是我单方面的自作多情,但是看到了一个和我有些相似的踏踏实实的你,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观价值观是有意义的,我不应该强行改变自己,迎合所谓的时髦,变得花里胡哨。之前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直接参与工作,积累经验,学习圆滑的社交技能,变成一个“大人”。现在我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继续考研读硕读博,脚踏实地,先把专业知识积累好!

在大三这个要对未来做出重要选择的转折点里,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

希望秦老师继续加油,演到喜欢的角色,演出更好的作品!

(ps.实在抱歉,按照常见的粉丝标准来说,不会打榜、投票什么的我可能不算一个真正的粉丝吧,希望没有冒犯到你QAQ)

(pps.我怎么这么啰嗦呜呜呜呜自说自话了很多东西实在对不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