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底牌(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43

“阿染,文件准备好了吗?”“全都没问题了。”“好。”充电口旁的指示灯由红变绿,秦绝将连接线从电源拔下,找了个中转头接在手机上。当时摄像机因电量缺失自动关机,里面的视频文件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底牌(求推荐票)》精选

“阿染,文件准备好了吗?”

“全都没问题了。”

“好。”

充电口旁的指示灯由红变绿,秦绝将连接线从电源拔下,找了个中转头接在手机上。

当时摄像机因电量缺失自动关机,里面的视频文件有一定损毁,不过修复起来也容易,没过几秒森染就在手机屏幕上正常播放起录像。

秦绝进入角色,这一次,她要演她自己。

她把当年的视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里面十五岁的自己皮肤有着病态的苍白,因为激素失衡脸上起了些青春痘,鼻梁两侧有眼镜鼻托的印子,身材有些瘦弱,但调整镜头时眼睛是亮的,很有精气神,是她失去了太久的少年模样。

然后,秦景升便出现在镜头里。

……

随着视频播放渐到尾声,秦绝周身的气氛渐渐沉凝,呼吸声变得细微,眼睛盯在一处,却没有落点,只是虚虚看着,像是沉进了思绪中,不知该把视线放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秦绝把手机息屏,取下数据线,将摄像机对着自己打开。

她的动作并不缓慢,但看起来非常沉重。

录像开始,镜头有几秒的虚焦,接着拍进了秦绝的下半张脸,嘴唇很干,嘴角无形中被向下拉扯了一些。

镜头内的主角站起身来,从窸窸窣窣的声音能判断出她在查看显示屏,调整距离,十几秒后,她把椅子拉远一些,重新坐下,这一次露了全脸。

她看着镜头,眼神虽是正对着的,却很飘忽,她的神情有一种因疲惫而来的颓废,怏怏的,没有精神。

“我是秦绝。”

她开口,声音又低又哑,语气很轻。

“我的父亲秦景升……去世了。”

她的语速很慢,看得出来完全没有腹稿,边说边想下一句。

“警官说……如果,我找到了能够证明自己被家暴的图片、视频,或者伤情文件,可以提交给他们。”

“这个DV机是,”她眼睛向左上方看去,“初三时一个比赛的奖品。嗯,当时想制造一些惊喜。”

她顿住了,短促地笑了一下。

“这个不重要。总之,我无意间拍到了……一些证据。”

说完这句她突兀地沉默了,闭眼了两三分钟,再睁开时,眼里多了一些坚定。

“回想起这个DV机,看完视频之后,我……有一个决定。”

她那点坚定里又掺进几分自嘲,整个人散发着自暴自弃的勇敢。

“我是女性。

“我天生就是女孩。

“我的身体和生物书上印刷的男性生理构造图不一样,我是一个女人。”

她的语气很轻,却比之前讲的所有话语都更清晰,尾音字字落在实处。

“我的母亲江秋月,顾忌着我父亲的感受,希望拥有一个儿子。

“于是,十九年过去了,我,就是那个儿子。”

她的表情波动了下,似乎是不想放弃这股难得的勇气,短暂的停顿后继续说:

“现在,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所以我……”

她嘴唇微微抿起,吸了口气:

“我要和我妈谈谈。”

她说话的速度变得适中,话语也流畅许多:

“在此我要首先感谢蒋舒明导演,和岑易大哥。

“因为一些缘分,我被蒋导看中,出演了他的电影《囚笼》,在拍摄过程里,蒋导和岑哥都帮了我很多,教了我许多宝贵的东西。

“我不知道今后到底会不会走上演员这条路,也不知道如果走上了,我会走到哪里,走到多远。

“考虑到,我的家庭和我的……性别,不论今天交谈的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很卑鄙地,把它偷拍下来,作为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在未来使用到的证据。”

她再次吸了口气,但并没有些许放松,精神和表情仍绷得很紧。

“那么,这次证据,这次,继秦景升先生,对我进行长达四年的家暴后,江秋月女士违背伦理,使用激素药物对我进行非法注射,以欺瞒和更改我的性别的录像证据……开始了。”

……

秦绝站起身来走到门边。

“妈。”

她叫道,“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江秋月在收拾秦景升的遗物,闻言匆匆走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秦绝微妙地顿住,“你先进来吧。”

江秋月看她神情复杂,轻轻叹了口气,陪着秦绝在床边坐下。

“别怕。”她伸手去揉秦绝的头,“别怕,妈在这儿呢。”

“你爸走了……唉,你要是觉得在家里难受,害怕,咱们就搬家,妈有钱,别担心,啊?”

你看,这个家里最有话语权、最被惯着的男人死了,就轮到秦绝这个“儿子”来被她无限度地包容与宠爱了。

原来这就是一家之主才能拥有的任性权啊。

秦绝以为自己会笑出来,实际上只是淡淡地弯了弯唇角。

“嗯。”她点点头。

江秋月见儿子有了点笑意,也跟着轻松下来。

“想什么呢?”她摸着秦绝的鬓角,问得很温柔。

“想到了小时候。”秦绝说,“小学五年级那次,我又肠胃感冒了,半夜十一点还疼得不行。”

她把头倚在江秋月的肩上,回忆的声音也很飘渺:“本来打算第二天再去打针的,就因为我身体太弱了,撑不住,我爸又出差不在,你就背着我往外走,那时候刚下过雪,外头全是冰,一个人走路都很吃力。”

“哎呀,你说这个干什么。”江秋月柔柔地笑着,蹭她的头,手在秦绝肩膀轻轻拍着,像小时候哄她睡觉时一样。

“我是你妈呀,我不管你谁管你。”

“到了医院之后,等打上针已经快十二点半了。那个医院没暖气,特冷,我又困又疼,还冷得睡不着。”秦绝嘴角嗪着浅浅的笑,“你就又走回家,把家里的被子抱了一大卷,抱到医院来给我盖上。”

深更半夜的,一个小个子女人抱着那么厚的棉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走去,场面很难想象,甚至有些滑稽。

江秋月很爱她,毋庸置疑。

秦绝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了些,她直起身来,看着江秋月说:“妈,我知道,把我养到十九岁,你真的很辛苦。”

“从小到大,我要什么你都给,从来没在我身上吝啬过一分钱,我比别的孩子上着更好的学校,学着几千支付点一节的私教课,吃的用的都是同龄人里最好的,从来就没比别人差过。”

江秋月给她认真的神情逗笑了。

“你突然说这些,别煽情啦,一会儿妈都要被你说哭了。

“你说妈给你的从来就没差过,这是应该的呀。再说了,别说妈给你的这些,你自己从来也没差过啊!我儿子多棒呢,从小就那么懂事儿,成绩顶呱呱,什么都会,哪次什么比赛呀表演呀不都是你去?你看咱家那客厅,一墙的奖状,哪个邻居过来的时候没羡慕过?多给妈长脸!”

江秋月四十二岁的人了,讲起这些时眼尾的鱼纹都鲜活着,处处透着骄傲和欢喜。

秦绝带着笑意去看她,隔了一小会儿突然开口:

“所以,妈,你辛苦了,我也十九岁了,我来养你吧。”

她仿佛生怕江秋月拒绝似的,抢先说:

“妈,我被一个特别厉害的导演看中了,你出差的时间里,我去演电影了,虽然只是个小配角,但是挣了不少钱呢。导演和另一个前辈都说我演得还不错,鼓励我当演员。”

“啊?是吗,哎呀,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江秋月愣住了,脸上的表情矛盾起来:“可是儿子啊,你不是申了学校吗?那你,不去上学啦?”

“这个我还没想好。”秦绝笑笑,“但是没事儿,你刚才还夸我棒呢,我要是真去做演员,哪怕累一点也能顾得上学业,现在线上课程很多的,不耽误。”

“啊,也是哦。”江秋月没怎么念过书,一直坚信读书人才是最高贵的,加上对儿子有盲目的信心,此时很快被说服,又担心起来,“那拍戏累不累呀,你这身体能吃得消吗?”

“我在健身了,没关心的。”秦绝笑了笑。

“那行,妈不像你跟你爸,都是文化人。我也不懂这些,你觉得好就好,反正你别怕,妈妈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你要是累了,就回家来,妈一直都在这儿呢。”

江秋月去看她的脸,眼里是全心全意的关爱和纵容。

秦绝保持着笑意,用力眨了眨眼,喉结动了动。

“好,谢谢妈。我一定努力,拿个影后回来。”

江秋月眉头一皱,笑了:“瞎说什么呢这孩子,那叫影帝吧,啊?”

秦绝还是尽全力保持着笑容。

她说:“妈,你知道的,我是女孩。”

江秋月脸上的笑消失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