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证据(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43

门外传来脚步声,秦绝睁开眼睛。她瞥了一眼电子钟表,七点四十五。脚步声拖沓,但足音不重,说明体重很轻;声音间隔不大,即步幅小,身高较矮;步伐没有停顿,目标方向明确……是江秋月。本能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证据(求推荐票)》精选

门外传来脚步声,秦绝睁开眼睛。

她瞥了一眼电子钟表,七点四十五。

脚步声拖沓,但足音不重,说明体重很轻;声音间隔不大,即步幅小,身高较矮;步伐没有停顿,目标方向明确……

是江秋月。

本能地判断出来人的基本信息,秦绝撑起身来。

警方既然说了会接机,那么江秋月极有可能已经在殡仪馆见过了秦景升的尸体。

秦绝竟有一丝忐忑和好奇。

她很想知道江秋月面对丈夫的死,会是什么模样。

门开了。

“……妈。”

秦绝站在卧室外,克服了一丝微妙的心理,才叫出口。

女人站在玄关低头换鞋,闻言抬起头来。

她个子刚好一米六零,穿着职业装,外面披了一件呢制大衣,即使面容素净憔悴,也能瞧出成熟女人的风韵。

秦绝有些恍惚。

她实在是太久没见到她了。

“阿玦。”

江秋月叫秦绝的名字,本有些麻木的眼睛多了些神采。

“嗯,我在。”

秦绝稍有恍惚,便很快恢复了冷静,走上前去。

江秋月换好拖鞋,去摸她的脸,反倒先安慰起来:

“你别怕,恶人一定会被警察查到的。妈妈在这儿呢。”

“恶人?”秦绝没躲她的手,却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是。你爸就是糊涂了,他接了个电话,那边啊,是个搞传销的,跟他说有个赚钱的大项目,他就信了。”

江秋月的肩膀松垮下来,神情疲惫。

“你也别怪他太傻。他啊,就是太顾家了,自从公司出事之后就一直觉得对不起我们娘俩。要不是着急挣钱,他也不会这么冲动。”

啊,来了。

这熟悉的窒息感。

秦绝的忐忑消失了,她露出淡淡的笑容:“是,我知道。”

“妈都问好了,殡仪馆那边有这方面的准备。”江秋月叹了口气,“你爸……在那里呆着也不好受,就尽早火化吧。”

“葬礼要怎么办?”秦绝问。

江秋月陷在自己的思绪里,竟对秦绝平静的反应毫不奇怪。

不过,她之前也是这样,物质上给到最好,却从不了解她的孩子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性情。看似亲近,实则隔阂极深。

“简单办了吧。”

江秋月的声音单薄得像一片枯叶,“我从桂省的老家跑出来,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他早年南下创业,跟亲戚也断了好些年,都是各过各的,也犯不着通知了。”

“嗯。”

秦绝点头。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没什么亲戚,每次逢年过节,在身边的只有父母二人。

至于朋友,秦景升原本公司还在时还有一些,真心相交的和酒肉朋友都有,破产以后,后者自是不来找他,他碍于面子,过不去被媳妇养着的那道门槛,也主动与多年好友日渐疏远。

江秋月更不用提,之前是全职太太,后来为了支撑这个家,在外成了工作狂,也没时间和小区里的邻居闲聊、逛街,工作以外的人际圈窄得可怜。

“你歇一会儿吧,先吃点东西?”

秦绝说着挽袖子想去厨房。

“你呀,你一个男人去女人家呆的地方干什么。”江秋月露出一点带着倦意的笑容,伸手仔仔细细地给秦绝把袖子抻得平整。

“有这份心就够了,等着啊,妈去做饭。”

秦绝垂着眼,沉默着,半晌才回了声“好”。

接下来的时间在沉郁里过得飞快,江秋月似乎在极度的悲痛后反而变得麻木且冷静,休息过后,她带着秦绝去了殡仪馆,举办了一个极小的葬礼,目睹秦景升的遗体送进火化室,骨灰被装进漆黑的方盒。

二十几年前的新政策颁发之后,所有死者一律走火葬程序,且骨灰盒统一封存在当地墓园,蜂巢般排列,没有占地极广的墓穴和墓碑,仅在方盒的铭牌上镌刻着亡者的姓名、身份等基本信息。

每一位摆放着骨灰盒的小型墓室内都配备了微型摄像头,死者亲属可以通过国家研发的应用随时见到,即使相隔很远,也能在思念时隔着屏幕与离世的亲人说一说话。

据说新政策初次实行时遭到了较强的抵制,但几十年过去,切实解决了墓穴占地的问题,同时避免了烧纸钱等传统祭拜活动,减轻了一定程度的环境污染,也给予了身在外地的亲人子女线上扫墓的便利,长远来看益处颇多。

秦绝心里清楚,这些年来,江秋月也累了。

她被自己的观念束缚着,无限度包容着自己颓废在家的丈夫,曾经的爱情和亲情早被生活一点点磨光了,现在他死了,她没有太多的悲伤,甚至有一丝微弱的解脱感。

秦绝分析着江秋月的心理,慢慢的,她嘴角微微下沉。

江秋月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她认为自己还有一个儿子。

丈夫没了,还有儿子是顶梁柱,是她的信念她的支撑。

她们回了家,尽管江秋月状态很差,身心俱疲,但还是进厨房给秦绝做了晚饭。

晚饭是全素的,没有荤腥,秦绝基因优化后对能量的需求大,闷头吃了两三碗饭,江秋月看在眼里,眼神里是欣慰和喜悦,像在用眼睛记录着一个男孩长成强大男人的过程。

吃完饭,江秋月一如往常,没让秦绝进厨房洗碗,她对儿子是从小宠到大的,秦绝在家从没做过家务,在初中吃食堂之前,她甚至没端过盘子递过碗筷,连盛饭都不熟练。

在江秋月看来,这些都是女人的活计,也是女人的本分。她儿子将来是要做大事的,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折腾这些小鼻子小眼的事呢,多掉面子。

秦绝就像任何一个被惯坏了的儿子,倚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厨房传来母亲洗碗的哗哗水声。

门铃响了。

秦绝起身开门,来人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李警官。

他非常负责地告知了两位死者家属整场意外的来龙去脉,秦景升接到的电话属实是某个传销组织打来的,他不幸受骗,因心情急切而在驾驶途中坠崖身亡。警方已对该传销组织进行追踪,这个组织规模较小,成立时间也相对较短,不日便可抓获。

至于那辆路瑞37,经核实,因车内网络硬件多年未曾检修,系统久未更新,版本较老,在触发求援报警程序时设备过载而自爆,责任应由车主自行承担。

警方表示对死者的遭遇深表遗憾,同时因秦绝为案件追查提供了关键线索,还给予了她额外的信用点奖励与表彰。

真相大白,尘埃落定。

李警官最后说传销组织抓获时会及时通知到死者家属,但江秋月和秦绝的反应并不热切,他对此也有预料,只能安慰他们节哀顺变。

“秦同学。”

临走时,李警官看了一眼她,无声做了个口型:家暴证据。

秦绝微怔,点了点头。

这人看着不近人情,倒确实把为人民服务放在心上,不放过任何一个违法罪犯,是个不错的警察。

也正好,有了这个小插曲,她接下来的行为就更符合逻辑,即使日后被人发现,前因后果也说得通。

秦绝考虑好了每一个步骤:她回到房间,从一个极偏僻的角落里翻出个纸箱,箱子里有一台巴掌大的摄像机,因为只使用过一次,尽管表面落了层厚厚的灰尘,功能和储存的内容却仍完好。

她把积灰擦干,连上电源,等待电量充满。

这是她初三时在全国中学生英语演讲比赛上获得的奖品。

那天,秦绝偷偷把摄像机藏在了书桌叠放的厚重教辅书后面,想给江秋月一个惊喜,引她发现镜头,再告诉她自己得奖了,是第一名。结果刚点了录像没多久,突然发酒疯的秦景升撞开她的卧室门,把她拖出来,拽进书房就是一顿毒打。

他打她的时候,江秋月回来了,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

那个眼神秦绝至今还记得。

那时候的她原以为母亲不知道她被家暴,她顾虑着江秋月的辛苦,心疼她为家里为自己的付出,所以一直忍着,哪怕疼得要死也会在江秋月敲她房门时摆出一副轻松看书的模样。

却没想到,江秋月一直是知道的,只是假装看不见而已。

当时她就站在书房门边,缝隙里露着半张脸。秦绝在痛楚里先是自责,竟然让母亲发现了,担心了,又涌上来无尽的委屈,想张口呼救。

江秋月对上她哀求的目光,却摇着头,向后退开了。

秦绝就是从那一刻知道,整个家里,唯一的受害者彻头彻尾只有她一个。

而这个受害者,也在这样的折磨下成为了对他人的加害者。

江秋月知道秦景升瞒着她借孩子倾泻暴力,但她怎么可能主动去伤丈夫的面子,这个家只要它表面上还平平静静,和谐美满,日子还过得去,那就足够了。

秦景升打够了,让秦绝滚回去。她就瘸着一条腿,一小步一小步挪动,每一步都撕扯着余痛未消的皮肉,却不敢放慢速度。

她回了房间,江秋月过了近十分钟才装作自己刚刚回来。秦景升在她面前人模人样,总是写满了男人失意的忧愁和对妻子的歉疚,夫妻俩一个比一个能演,般配至极。

秦绝坐在床上,又过了几分钟,江秋月轻轻敲门,带着小医疗箱和那些药剂。

她仔细关上卧室门,边给秦绝擦伤口,边柔声安慰,自始至终却从没说过秦景升一句不是。

“儿子啊,你别怪你爸。他压力太大了,男人的事业是很重要的,你爸爸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面对了很多很多痛苦,你要多体谅他,好吗?”

十五岁的秦绝紧紧抿着嘴唇,看着她,好半天才开口。

“妈,你看见他打我了。”她声音在颤。

江秋月给她抹药的手一顿,好声好气地哄她:“儿子乖,你爸就是心情不好,男孩子要坚强点,哪个男生在家里没挨过打呀,对不对?你爸很爱你的,他就是拉不下来这个脸,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说话,关心你,你得理解他……”

父亲做什么都是对的,他有苦衷,有难言之隐,他为这个家牺牲了太多,作为孩子一定要体谅,要理解,要尊敬。

相同的话一遍又一遍,翻来覆去地钻进她的耳朵。

秦绝眼里的光一点点黯下去了。

江秋月给她擦完药,又把几支没有贴标的药剂给她,叮嘱她按时打针。

放置在书桌后的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切,只是当时的秦绝早忘了这件事,再留意到它时,摄像机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秦绝不想回忆起那次绝望的经历,也就不想再看见它,于是收进了纸箱,一放就是几年。

现在,她要再次用上它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