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长辈与父亲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42

秦绝看了岑易两秒:“比起人生赢家,更像你被嫂子拐上贼船。”“咳咳咳。”岑易尴尬道:“人生嘛,要学会多角度看问题。”“嗯,多角度自我安慰。”秦绝点头。“你倒是很会杠啊,阿基米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长辈与父亲》精选

秦绝看了岑易两秒:“比起人生赢家,更像你被嫂子拐上贼船。”

“咳咳咳。”

岑易尴尬道:“人生嘛,要学会多角度看问题。”

“嗯,多角度自我安慰。”秦绝点头。

“你倒是很会杠啊,阿基米德跟你什么关系?”岑易“恼羞成怒”。

秦绝偏过头想了一阵:“给我一根pocky,我能杠动蓝星?”

岑易捂着胸口,心力交瘁。

“吃你的pocky去吧,你个pocky精。”

秦绝笑笑,隔了一会儿才说:“谢了,岑哥。”

“有什么好谢的。”岑易摇头,“回去化妆吧,到时跟蒋导沟通一下。”

“嗯。”

秦绝略一点头,顿了顿,又说:

“岑哥,有什么好的心理医生推荐吗?”

岑易摸了摸下巴:“我回去问问你嫂子,人脉方面她比较熟。”

“好,拜托了。”

跟岑易挥了挥手,秦绝随着邬盎回到化妆间。

这是她的最后一场戏,戏服的破损并不影响什么。除去刚才拍摄的火场奔逃外,秦绝还需要补一条特写,在特写里,赤那被火烧得浑身焦痕,容貌被毁。

她虽用毛巾和冰块抹了一遍,但还是灰头土脸的,邬盎这个新锐特妆师大胆地在当前的基础上直接给秦绝上妆。

“不会伤到皮肤的,你放心。”邬·家里有矿·盎自带妆品,质量很有保证。

“伤到也没事。”秦绝笑道。

“哎呦,你先别笑。你看看你的脸跟你的牙这对比度,都能去拍牙膏广告了。”邬盎揶揄。

“是吗?”秦绝凑过去看镜子,“还行。”

当初她还看过被糊了满脸血肉的自己,比起来现在算是小儿科了。

“注意点形象好吗朗狼,好歹也是帅哥演员呢。”

“朗狼是什么。”秦绝问。

“是爱称呀,就像狗勾。”邬盎脸上在笑,手却很稳,“你跟齐哥在V博上被称为双狼组,有些小姑娘pick到了你的颜值,就这么叫你的。”

秦绝:“……谢谢,鸡皮疙瘩起来了。”

是她太落伍了吗,怎么感觉重生回来已经跟不上冲浪的速度了。

又一想,这些年来森染她阿妈做了不少事,科技发展比重生前迅速多了,那诞生出更多的网络文化也不稀奇。

“蒋导说齐哥和我是大狼小狼,听着还正常一点。”

“不不不,哪里正常。”邬盎反驳,“万一齐哥姓武呢。”

秦绝笑得咳嗽两声。

“对了,你有V博吗?有的话把V博账号跟剧组报备下,这样以后宣传就能艾特到你了。”邬盎提醒。

秦绝在这具身体的记忆里找了找,V博和她重生前用的i晒(I Share)不同,一个身份ID最多只能注册三个V博账号,且其中必须有一个是主要账户,与征信体系的评定挂钩。

由于注册时性别等信息必须与身份证相一致,而秦绝对此有些介意,所以即使注册了V博主号也没有经常使用,只偶尔当成一个云存储平台,发布一些读书笔记等等。

“有。我待会儿跟陈姐说下吧。”

秦绝微一睁眼,镜子里的人已经面目全非,脸上满是尘土和烧伤。

“身上也要化,肩膀、手臂、后背,还有腰和腿。你看看露哪里?”

秦绝看了眼身上皱皱巴巴的背心长裤:“就按照现在的来吧。”

“哇哦,那我要对腹肌下手了。”邬盎嘿嘿搓手,但秦绝看得出来,她眼里完全没有猥琐的意图,故意摆出一副花痴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你随意,怎么折腾都不是问题。”秦绝也不矫情,把背心下摆掀起,拉到胸口下方位置。

“噫,我才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化妆师。”邬盎前一句还在笑,下一秒直接进入了工作状态。

“会很痒的,一定不要动。”

她说着抓起一个造型奇怪的调色盘,仔细端详着秦绝的肌肉轮廓,思考从哪里开始上妆。

……

这是一场持久战。等秦绝从化妆间出来,岑易不在,少年季声和叔叔季涛在处罚场的戏份也已经全拍完了,小流量急着赶下一场通告,早赶去了机场,饰演季涛的演员也下了戏,回去酒店歇着。

秦绝和刚刚结束的齐清远交班,前者向蒋舒明的方向走,后者进了化妆间,化和秦绝一样的烧痕妆。

“蒋导。”

秦绝在蒋舒明身旁站定。

“伤怎么样了?”蒋舒明问。

“涂完药马上就好了。”秦绝说的是实话,基因优化后,她的修复能力很强。

蒋舒明坐着小马扎,抬头看她一眼,揉了揉太阳穴。

“小秦,多在乎点自己。”

他拿了根烟,但没抽,感叹道:“像你这样的演员不多见,这几年发展得快了,文化事业跟不上,演员这行呢,也好像谁都能进来插一脚了。”

秦绝听得出蒋舒明意有所指,并不接话,只是静静听着。

“不管演得如何,只要有人买账,那就是好。”蒋舒明咬着烟嘴,含糊道,“影视业就是个大赌场,去钱快,捞钱也快。很多人尝到了挣快钱的甜头,就找不回初心了。”

“我也是这个熊样。”

蒋舒明咧嘴一笑,“就算你费心费力拍出一部好片子,也是叫好不叫座。奖杯不能当饭吃,光靠口碑也买不起面包。我这样的人多了,整个行业就往后退了。”

“浪子回头这种矫情话就不说了,但能在《囚笼》里遇到一个你,很难得。

“以往的我,肯定恨不得你这么拼命,这么敬业,敢演敢拍。一是出来的质量是真好,二是可以炒作,可以营销,甚至可以碰瓷,自己跳进墨水里再自己洗干净。

“可是我想到老爷子当时骂我的话,就做不到像之前一样了。人呐,到了一定的高度和境界,他就是会想得深一些,看得广一些。

“你呢,好好培养一下,哪怕是做武生,都是块毋庸置疑的好演员料子。

“你也别怪我给你压力,给你扣帽子。现在的好演员已经很少了,好苗子就更少。少到哪怕折了一个,也是整个行业的损失。”

蒋舒明把烟嘴满是咬痕的香烟拿下来揣兜里,秦绝带着妆,他就没去拍她的肩膀,只是站起来抬头看向她的眼睛。

“珍惜一下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你能珍惜一下作为演员的未来。”

秦绝沉默了半分钟。

“好。抱歉。”

想了想,又说:“我现在没办法对您的话完全感同身受,不过,我会记下来,慢慢理解的。”

蒋舒明笑了笑,揭过这个话题,给她指特写位。

“去吧,我看看你的文戏怎么样。”

……

这一天,剧组的安排是白天一整天外带四五个小时的夜戏,秦绝拍完最后一条时是下午五点钟,因为戏份少,咖位低,没有特意安排杀青祝贺。

蒋舒明和齐清远还在继续拍摄,秦绝没去打扰,卸了妆打算回酒店。

刚出棚,就看见岑易的保姆车停在那里,岑易在车里向她挥手。

“岑哥。”

秦绝上了车。

“杀青了吧?喏,杀青快乐。”

岑易递给秦绝一本书,她看了看,书外面包了一层书皮,上面有一行手写体:演员的自我修养。

旁边还有一行小字:致吾与吾爱的青春——岑易。

“你嫂子当年送我的。”岑易一脸幸福。

秦绝的手指一点点划过书皮,末了抬头含笑:“我怎么觉得,嫂子才是霸道总裁呢?”

“那怎么了。我岑易凭本事吃的软饭。”

保姆车门一关,啥都敢说。

秦绝失笑:“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送给我,岑哥舍得吗?嫂子也不介意?”

“拿着吧。”岑易就笑,“其实本来是留给我儿子的,不过这小子刚出生,谁知道他以后会对什么感兴趣。”

“要是他也进了演员这行,我就手抄一本,等他十八岁怎么也抄完了,更有纪念意义。”

岑易一手撑腮,倚着保姆车内的隔板。

在缓慢倒退的夏末景色中,他微微眯着眼睛,带着些许追忆的神色,表情很是柔软。

这就是父亲啊。

秦绝暗自叹道,轻轻笑问:“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岑宽。宽以待人。”

“好名字。”秦绝点头。

“有空来我家做客,看看他。”岑易笑道。

秦绝愣了愣:“我身上血气重,对孩子不好。”

“血气重跟心性品行是两码事。”岑易并不在意,“你坐在我对面分分钟就能把我干掉,我不是也叫你上了车?”

“确实。”

秦绝弯起嘴角,扬了扬手中《演员的自我修养》:“我记住这个约定了。等我把它读过三遍,就去岑哥家做客。”

“哈,好样的。”

岑易大笑:“要不要考虑出道啊小秦?我们家公司很不错的。”

“敢情是来挖我的?”

“是啊,你还没有经纪人吧?”

“这个还真有。”秦绝说,“我的经纪人,森染小姐,目前负责打理我的财政和工作。”

同时协助我完成了一起远程谋杀。

秦绝看向窗外,蝉鸣此起彼伏,兀自挣扎在夏天的末端。

“那挺好,给个联系方式?”

“好啊。”

秦绝点开手机里画着蛇形的APP,森染早已准备好了自己的飞讯二维码。

“小宽有喜欢的东西么?”秦绝问。

“之前喜欢撕不烂,现在喜欢自己的脚丫。”岑易笑呵呵的,“才五个月呢,喜欢的东西一天变一个样。”

撕不烂是智力启蒙纸板书的俗称,纸质坚韧不易撕破,也不伤手,很适合做低幼儿童的读物。

她小时候,也有一套撕不烂的宝宝书。

“那等做客前再问一遍。”秦绝说。

“随时欢迎。”岑易笑,“我儿子很亲人,一定会喜欢你的。”

秦绝含着笑意点头,心想,不知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秦景升是否也曾对人说过同样的话。

伤害太深太久,她对父亲的概念已经淡化得不成样子,只剩下户口本上模糊的字符。

“目标已到达高危路段……

“正在侵入导航程序,侵入完毕……

“目标已在弯道撞破围栏……

“目标正在跌落……”

保姆车停在酒店门口,秦绝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手机。

屏幕上,她看见了秦景升惊怒交加的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