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故人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9:41

秦绝举起那只滴落着鲜血的手看了看,这个预设置的动作将她的思绪拉回和化妆师邬盎开玩笑的时候,杀意有所收敛。她当时是故意的,谁说这股施虐欲就不能作为优势来利用?秦绝吸了口气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章节目录<<<

《第八章 故人》精选

秦绝举起那只滴落着鲜血的手看了看,这个预设置的动作将她的思绪拉回和化妆师邬盎开玩笑的时候,杀意有所收敛。

她当时是故意的,谁说这股施虐欲就不能作为优势来利用?

秦绝吸了口气,把自己维持在杀意涌动,却不丧失理智的状态,定了定神对蒋舒明说:

“这种可以吗?”

周围被她的强横和武力值所震惊的吃瓜群众这才堪堪回神。

他居然是在演戏!

在旁观看的岑易鸡皮疙瘩又起来了,他看得出来秦绝在取巧,但近距离观看她展现这种状态时还是毛骨悚然,和那个在化妆间乖乖听他讲课的人全然不同!

蒋舒明好歹是经历过大场面的,加上秦绝看过来的眼神清明澄澈,给人一种方才都是表演且尽在掌握的错觉,蒋舒明镇定道:“群演酬劳加一倍,小工的薪资涨百分之三十,这次装上血包吧!”

小工就是上前给人安装血包的,刚才那个气上头的群演推了他一把,摔得很重,蒋舒明也看在眼里,不想寒了人心。

钱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最管用的安抚剂。没冲上来的那几个群演也回过味儿来,其中更有两个早知道秦绝是故意激怒,毕竟她的技巧很拙劣,也就领头的群演A那样头脑简单易怒的人才会真的上钩。

角落里那几个箱子秦绝早注意到,放的都是备品,比如纸巾矿泉水什么的,被甩出去的群演A砸得有些散乱。

过去给A处理伤口的还是那个小工,他年纪不大,有点贼头贼脑的,蛮机灵。被推了一把也不介意,涨了工资就更开心了,此时胆子很大地拿着碘酒和棉签蹲在群演A旁边,也不怕那人刚被教训完把火撒到他的身上。

秦绝想了想,抬脚走过去。

她一走近,群演A本来洋溢着暴怒的脸就变了模样,有些畏缩着往后挪了挪。

秦绝不为所动,先蹲下身把滚得到处都是的矿泉水瓶一个个捡好,虽然心底烦躁,但已经克制了大部分外放的气势,成功让群演A和那小工都不知不觉松了口气。

“诶,哥们,都叫什么名字啊?”

秦绝也跟那小工似的蹲在地上,问他俩。

“秦哥,我叫张明。”小工讨好地笑笑,他都打听好了,这个秦小哥是导演特地找来的人呢,今天一看果然很强。

“我……我叫李大壮。”群演A讪讪道。

秦绝笑笑:“嗯。记住了。”

又说:“刚才抱歉啊,我是个演员,我得帮你们找一下状态。”

摆明了是闲扯,但神情过于自然,李大壮和张明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你的演技也太好了啊,不愧是大导演要等的人!”

李大壮没什么城府,想到哪就说到哪。

张明也跟着点头。

秦绝腼腆一笑:“也就那样吧。还不是蒋导,你看他没让我吊威亚,威亚你们知道不?就吊起来可以飞来飞去,凌空踹人的那玩意儿。蒋导说那些都是三脚猫功夫,是花架子,除了好看没啥用,这才让真动手的。”

二话不说就把岑易那听来的知识点改造一番然后二次输出,可以说是很无耻了。

“哎呦,这么回事儿啊。”李大壮抓抓脑袋,“也是,电影里打的都好看,真搞起来,像我们这样的,还不一脚给他踹完犊子了。”

听到这股熟悉的乡音,秦绝一乐。

“李哥,我跟你们拳场的人不熟,你待会儿跟其他几个群演讲讲,一会儿开拍了,往上冲,使劲打就行。你别看我挺瘦的,其实能打。”

正好张明在抹碘酒,李大壮呲牙咧嘴的:“唉呀妈呀,我知道你能打,你可太能打了。”

他见周围也没几个人,小声问:“兄弟,你是在下面打过的吧?”

秦绝知道他说的是打黑拳,含笑点了点头。

“没办法,家里没钱,这不就想办法挣点么,怎么挣不是挣呢?”

“这倒是。”张明用力点头,深有同感。

“后来不就被蒋导带过来了么。”秦绝继续在事实基础上笑着胡扯,“拍电影怎么也是个正经行当,在‘那地方’打,也不好跟爹妈说啊。”

这话非常引起两人的共鸣,都情不自禁点头附和。

“能干正经事儿,谁不想干呢。”李大壮说得实在,他们这些混拳场的,看着风光,其实全归上头的老大管,顶多偶尔挣点外快,比如被学生雇去打人。有一次打完了,没过多久就发现被打的那小孩是他们拳馆的客户,被老板骂得特惨,还扣了钱。

不过,再怎么说,他们也至少有个工作,不像那些在外面混的,以为跟了个特牛叉的老大,结果最后被带着一起偷电瓶,分分钟就进了局子。

“是,社会不就这样么。”

秦绝苦笑着摇摇头,又说:“就这样吧,李哥,怕你误会,特地来解释下。”

她作势起身,低声道:“当群众演员工资一般,但能打的群演少,好点儿的八小时400支付点,表演好的还给信用点。”

说着秦绝站起身来,笑了笑,说话音量也正常了:

“李哥你演技这么好,还能接住我的戏,跟我打配合,挺厉害的。我去导演那夸夸你。”

这是在故意卖好了。

李大壮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张明眼睛就亮了,手脚麻利地给李大壮上完药,就迈着快步跟上转身离开的秦绝。

“哥,秦哥。”张明嘿嘿笑。

“劝你离我远点,我还在戏里,容易伤人。”秦绝瞥他一眼。

张明噎了一下,傻笑两声,不着急凑上来了。

摄影棚里地方不是很大,哪怕很宽敞,也被几十个工作人员、群演和各种设备挤着。秦绝音量正常的那句大家都听得到,懂事的,知道她在安抚群演,给人台阶,更聪明的,就明白她在卖人情。

蒋舒明自然也听到了,并不介意秦绝借花献佛的行为,当即吩咐了一下,让其中一个机位到时给李大壮个特写。

其他人听了,心里惊讶秦绝还真能在蒋舒明面前说得上话,心思跟张明一样活泛起来。

岑易暗笑,这小子看着礼貌又疏离,没想到还挺懂人情世故。

也好,这样不吃亏。

蒋舒明看过秦绝动真格,就改了主意。原本《囚笼》的拍摄是单机位,换言之,A和B两个演员的对手戏,要起码换两个拍摄位置,拍两场,这样才能剪辑出两个人对话的样子来。但多机位指的是一场戏多个摄像头,可以同时拍摄全景和特写,难度高,但拍得好了,效率也高。

蒋舒明当导演的经验很丰富,决定更改成多机位后,就宣布拍摄暂停,跟副导演、灯光、美工一起重新调试。演员和其他助理不在原地碍事,都识趣地退到一边。

李大壮跟几个群演凑堆说话去了,秦绝走到岑易给她留的位置坐下,邬盎在旁边打量着她,看看有无需要补妆的地方。

秦绝虽心里烦闷焦躁,但不断催眠自己是赤那,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居然有了些效果,起码张明和邬盎凑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控制不住将人踹倒。

齐清远也在跟组,对秦绝点头:“打得好。”

“差点把人打死,哪里好。”

秦绝有意跟他说笑。

“真正会功夫的,想把人打死很轻松。但大家都不这么做,知道在哪点到即止。”

岑易笑道:“能保持底线,就很好。”

秦绝有注意到岑易在片场的行为举止,小助理请他让一下时会跟人说抱歉,有时还抬把手帮忙搬东西,足见的确是个宽厚温和的人,也因此卸下了一部分因他此前示好而升起的警惕。

她于是调侃道:“岑哥,你这夸人的样子,真的很老干部。”

岑易有被扎心到:“干部可以,老就不必了。”

秦绝笑了笑,又转头去问齐清远。

“齐哥,你给赤那设计了什么习惯动作么?”她顾忌着前后不一致,会穿帮。

齐清远摇摇头,沉默了一会儿,有些答非所问:“他经历过爆炸,得知了身世,和之前相比变得迟钝了。”

“他”指的是赤那。

秦绝没看后面的情节,“哦”了一声。

这就是说赤那前后变化很大的意思了,难怪蒋舒明没有提到这些,她的相貌和齐清远也并不相似,本以为会通过妆发解决,看来也可能是赤那经历变故,容貌上有了改变,这才无需注意。

咦,容貌有改变?

秦绝偏过头去,仔细端详齐清远,发现他耳朵与脸的连接处有几处细微的疤。

“我被火烧过,整过容。”齐清远解释,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私事忌讳什么。

岑易补充:“清远演戏很多年了,是在拍戏时因为爆炸受伤的。”他交朋友不在乎对方的咖位和资历,以前遇到过做武替的齐清远,这次也跟他有许多对手戏,一来二去关系还不错。

齐清远点头:“本色出演。”

好个本色出演……秦绝失笑。

“蒋导很厉害。”她随口说道。

“打扰打扰,齐哥、岑哥、王哥、秦哥、邬姐,给您大家送水。”有个声音很恰当地响起,是张明捧着个箱子笑呵呵地走过来。

王哥是王轩,岑易的助理。

“是小张啊。”岑易笑笑,很给面子地拿了瓶水,往座位最里的邬盎递去。

几个人就这么把矿泉水往下传,齐清远拍了拍张明的肩膀,问他沉吗,张明咧嘴憨笑摇了摇头。

秦绝看着他俩互动,突然福至心灵。

“齐哥,你要给我推荐的临时助理是小张么?”

齐清远没料到她突然提到这个,有点惊讶,他看了眼面上惊喜并存的张明,诚实道:

“他不错,可以考虑。”

“我还没决定要不要继续当演员,现在还不需要助理。”秦绝没把话说死。

张明脑子转得快,也很懂事,就点头说:“嗯呢,秦哥什么时候有事儿找我就行。”

又说:“这箱水我先放这儿,您们随取随用,方便。”

他蹲身放下箱子,岑易帮了一把,有个闪光的小玩意就从张明衣领里掉出来,晃了晃。

秦绝握在矿泉水瓶上的手指轻轻收紧了。

那是条项链,坠子是颗空心的心形,心形边上又挂着一个小小的塑料字母Z。

“这项链?”秦绝问。

张明松开水箱,低头看了一眼,把项链往衣服里塞,有点不好意思。

“是我爸送给我妈的。我妈……出车祸没了,我爸就戴着了,后来我爸在工地修墙的时候摔了下去,这项链就我戴着了。”

他有些勉强,但还是笑了笑,神情坦诚里有点惶恐,怕秦绝和其他人以为他故意卖惨,尽管他的自述的确抱着几分顺势而为。

岑易和王轩都看出来他的小心思,论起博出位,卖惨比诬陷和借位拍照路数正常多了,没那么难接受。

而且也不是卖给他们看的。岑易看了眼秦绝,秦绝好像在回想什么。

倒是齐清远揉了揉张明的脑袋,说:“好好生活。”

“好嘞!谢谢齐哥。”张明又乐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到处打杂工打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齐清远这样一看就有亲近感的人。

“我给群演送水去了哈,您大家先忙。”张明乐呵着。

秦绝一直没说话,她看了看张明的背影,又看了看再次变得寡言的齐清远。

她知道为什么齐清远给她的感觉很熟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