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决断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51

第六十章决断孙符怔怔点头,众人目光一时都投向了孙淑媛。又见得姜夫人眉心一拢,似想起什么来,啧声咂舌,冷冰冰的开口,可也不知究竟在问谁:“那个丫头,不是前些时日常往来嘉仁宫吗?”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决断》精选

第六十章决断

孙符怔怔点头,众人目光一时都投向了孙淑媛。

又见得姜夫人眉心一拢,似想起什么来,啧声咂舌,冷冰冰的开口,可也不知究竟在问谁:“那个丫头,不是前些时日常往来嘉仁宫吗?”

昭宁帝已经从震怒中稍稍冷静了些,听闻此言,拧眉望去:“你见过那个小宫娥?”

姜夫人嗯了一声,转头去看一旁自事发就不发一言的淑妃孔氏,乌黑的眼珠滚了两滚,倏尔笑了:“孔姐姐不记得吗?”

孔淑妃似受了惊吓,瞳仁一震:“什……什么?”

“前几日我约姐姐赏花,路过嘉仁宫外,就见过那个丫头从嘉仁宫出来,鬼鬼祟祟的,孔姐姐可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她大概是有意为之,声音拖长了,点着小案,“那不还是你指给我看的吗?”

话至于此处,赵盈还有哪里听不明白的。

沅珠未必一定是刘淑仪的人,可往来嘉仁宫是事实,给姜夫人与孔淑妃亲眼得见也是事实。

说不得,一开始真是刘淑仪买通了沅珠,指使沅珠给她投毒。

赵盈咬紧了牙关,把心一横,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递一步走向刘淑仪,又稳稳站定,声音清冽:“刘娘娘,我不知是如何得罪了你,你要这样置我于死地?”

她的质问响彻大殿,刘淑仪早面如死灰,只连声说不:“元元,不是我……”

“如今想来,当日澈儿醉酒大闹上阳宫,重伤于我,我竟不知他是真无心,还是受你挑唆,对我喊打喊杀了!”

赵盈哪里给她分辨的机会,扬声呵断她的话:“你把我亲弟弟养的如此这般,今日孙娘娘晋封大喜,宫宴之上你又指使宫人向我投毒——刘娘娘,我究竟是如何碍着了你,我不死,你不快吗?”

她也是个会演戏的,包了一眼眶的泪,一面质问,泪珠一面从面颊滚落下来:“开宴前我曾偶遇婉婉,她又来寻衅激怒我,这该不会也是你的手笔杰作,想我心中不快,自借酒消愁,只是未曾想我今日心血来潮,没兴致饮酒,偏偏看上了姝姝席面上的奶茶!

你这样机关算尽——”

她倏尔转身,扑通一声冲着昭宁帝猛跪下去。

那咚的一声,听得人眉心蹙拢,连自己的膝盖都觉得疼。

赵盈却恍若磕了腿的不是她:“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不——不是我!”刘淑仪挣开云兮的手,三两步就跨上前,紧着去攥赵盈手腕,“是你因赵澈之事狠毒了我,是你借机诬赖我的!你不能这样——不是我要毒杀你!”

她一双眼猩红,早昏了头的模样,手上失了分寸,赵盈皮肤白皙又娇嫩,如何受得了她的磋磨。

竟是赵清最先上手去扶她,试图把她从赵盈身边拉开:“刘娘娘自重,您会弄伤元元的。”

他仍是那把沉郁的嗓子,却引得赵盈侧目多看了一眼。

这大抵就是世人所说,墙倒众人推。

真相是什么?

那是人们需要的,想见的,却并不必是真实的。

刘淑仪是否投毒不重要,若不是刘淑仪,又是谁想要对她下毒手更不重要,甚至于,她赵盈是死是活,都是不重要的。

要紧的是经此一事,众口铄金,有孙淑媛的疑惑,有姜夫人与孔淑妃的佐证,还有刘淑仪目下这副无可辩白,慌不择言的模样,再加上她的一番哭诉指控——刘氏纵使不死,也要脱层皮。

盛宠六年,后宫里的女人们,早视她为眼中钉,拔除了她,说不得,朝堂上还能动一动刘家。

赵盈合眼,赵清的声音也许点醒了刘淑仪,她渐次卸了力,松开手,跪正了,朝着昭宁帝去哭诉自己的冤屈。

今夜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这些指控铺天盖地而来,全冲着刘氏,昭宁帝心里不是没有疑影的,可他仍然当机立断,有了决断:“孙符,送刘氏回嘉仁宫,命人好生看管,无旨不得出,嘉仁宫里伺候刘氏的人,都要严加审问!”

天子金口,便是盖棺定论。

刘淑仪跌坐下去:“皇上,您就不肯信妾半分吗?妾没有——妾答应过您,会视澈儿如己出,也会把元元当做亲生女儿,皇上——”

她不说这个或许还好,说了,昭宁帝脸色一时莫测。

高台上的人一摆手,明黄袖口随之一摆,孙符会意,且先住了手。

刘淑仪微滞的呼吸总算又畅快起来,面上一喜:“皇上——”

“你当年小产伤了身,一直想要个女儿。”昭宁帝阴恻恻的,目光转投向姜夫人。

刘淑仪垂在身侧的手一紧:“皇上您不能!”

姜夫人噙着笑,缓缓起身,又施施然一礼下去:“婉婉年纪虽大了,可您心疼妾,让妾抚养她,妾也会尽心尽力,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的。”

她咬重亲生女儿四个字,分明就是往刘淑仪脸上甩巴掌。

昭宁帝似乎极满意,嗯了声,又叫赵承衍。

他做事,还是一如既往。

当年让刘氏抚养赵澈,可宗室玉牒上,赵澈的母妃仍是宋贵嫔,起初朝臣劝过,既然刘氏养了他,他就该算作刘氏的儿子。

赵承衍懒得劝,也知他必定不肯。

而如今——

他深吸口气,端坐着,稳如泰山:“臣明日就办。”

刘淑仪几度朱唇启,却都无言,她连声音也丢了。

孙符观昭宁帝面色,忙领了人上前,几乎是左右叉着刘淑仪离开集英殿的。

等人走了,宴也无法再继续下去,昭宁帝捏着眉骨,有心离席,更关切赵盈。

他刚开口叫元元,有人自案后绕出来,沉稳着嗓音叫皇上。

赵盈一挑眉,这种时候,除了沈殿臣,也没谁敢不要命的来劝谏昭宁帝了。

这些宗亲之中,除了赵承衍外,这些年在昭宁帝的雷霆手腕,残暴酷政之下,早没了当年拦阻她母妃追封为后的勇气。

昭宁帝见沈殿臣踱步出来,眉目一沉:“沈卿,这是集英殿,不是太极殿,有什么话,明日早朝再回吧。”

沈殿臣心头一紧。

看样子除了刘淑仪,皇上对刘家也不打算轻易放过了……

昭宁帝看他总算识趣,便叫赵盈:“今夜留在宫里吧,父皇送你回上阳宫?”

赵盈抿唇,红着眼尾摇了摇头:“儿臣还是随王叔出宫,明日一早再进宫给您请安回话。”

她说回话,昭宁帝隐约捕捉到什么,可她今夜也受了惊吓,又是这样的肮脏事,恐怕她心里对这座宫城,更添上了恐惧与厌恶。

他不想逼迫她,于是转而交代了赵承衍几句,竟只携了孙淑媛一人离席,留下冯皇后收拾这烂摊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