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毒酒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51

第五十八章毒酒有人忙着喊护驾,有人忙着腾出位置来挪动赵婉,集英殿一时闹哄哄,嘈杂又慌乱,像极了赵盈重生的那一日。她冷眼旁观,殿中人神色各异,心思自也不同。昭宁帝不肯走,也不惧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毒酒》精选

第五十八章毒酒

有人忙着喊护驾,有人忙着腾出位置来挪动赵婉,集英殿一时闹哄哄,嘈杂又慌乱,像极了赵盈重生的那一日。

她冷眼旁观,殿中人神色各异,心思自也不同。

昭宁帝不肯走,也不惧此等场合。

他曾经双手沾满兄弟亲族的血稳坐帝位,当然不怕。

赵承衍是最先回过神来的,又或者说,他从不曾慌乱过。

清冷的呵斥响彻大殿:“御前慌乱,成什么体统!”

要不是场合不对,赵盈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他口中说出体统二字,就是显得那么古怪。

刘淑仪哭哭啼啼跪坐在赵婉身侧,手上素静的帕子沾满了血,可赵婉嘴角的血还在往外溢。

她心神不宁,哽咽抽泣之余,人声因赵承衍的呵斥而渐次弱下来,她掖着手小声求昭宁帝:“皇上,能不能让妾先护着婉婉回嘉仁宫去。”

赵澈面色铁青,护在她们母女身侧,人群中另有显眼的,是沈明仁。

赵盈看着他们的站位,刺骨冷意染上双眸。

昭宁帝大手一挥:“就在这里,朕倒要看看,什么人这般放肆,要害朕的女儿!”

刘淑仪几不可见打了个颤,身形不稳险些跌坐下去,还是赵澈扶住了她:“刘娘娘,别怕。”

倒是一副母子情深的做派。

集英殿大宴,侧殿早有御医候着,一贯都是如此,怕宴上突生变故。

胡御医来得也快,匆匆行礼问过安,方去请他来的小内监路上已经回过,他知这殿中发生何事,于是在昭宁帝沉声让他快去看赵婉时,掖着手起身,弓着腰退到赵婉身旁去。

围着的人散开了些,刘淑仪还靠在赵澈怀中,赵婉仍是那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胡御医的医术是御医院中数一数二的,观赵婉面色,心下已然一沉,等切脉上去,脸色骤变,众人一瞧,就知不好。

刘淑仪更是哭天喊地起来,莫说是赵澈,就连殿中赴宴的外命妇们也多有心疼怜悯的,凑上前去安抚起来。

“回皇上,二公主确乃中毒,臣已为公主施针,暂且压制毒性,可此毒霸道,毒性极烈,臣只恐以臣一人之力……”胡御医重在大殿正中跪下,话到后来,声音里带着轻易不可察觉的颤抖,“回天乏力。”

刘淑仪倒吸一口凉气,几欲晕死过去。

冯皇后缜着脸,终于开了口:“二公主眼下的身体状况可以挪动吗?”

胡御医说无妨:“最好是将公主挪回自己宫中,静卧床榻,再请院正大人来诊过,好拟定方子,想法为公主解毒。”

他既然如此说,昭宁帝便叫左右,又点了一队禁军,叫护送着赵婉回嘉仁宫去。

刘淑仪自然要跟着一块儿回去的,可她脚下虚软,实是叫吓坏了,赵澈如今已经去了孙淑媛宫中,又不好与她太过亲近,便叫云兮来扶人。

然则她没能跟着赵婉一并出宫门,姜夫人淡淡的叫皇上,她没由来脚下一顿,回身看去,姜夫人的目光都没在她身上停留,径直与昭宁帝回话:“宫宴之上,这样的脏东西究竟是怎么伤了婉婉的,只怕这殿内诸人皆有嫌疑。

婉婉中毒,该挪回嘉仁宫去治病,可刘淑仪此刻大摇大摆的离去,恐怕不妥吧?”

刘淑仪气结:“难道我害我自己的亲女儿吗!夫人此言未免太过分了!”

她声音尖锐刺耳,听来是怒急。

姜夫人也不恼,横扫去一眼:“今天的宫宴是你协着皇后娘娘操办的,无论宴上出了什么事,你都难辞其咎,我过分?刘淑仪这话说岔了吧?”

话里连冯皇后都牵扯进来,可冯皇后偏没事人一样,那样寡淡的面色……赵盈看来,她倒同自己一般无二,像个旁观者。

果然她转头叫皇上:“宫宴的歌舞编排和器具饮食,确实是刘淑仪负责的,只是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少不了担责任。”

昭宁帝现在却无心追究到底什么人该为此事负责,命刘淑仪老实待在殿中不许走,才拍着拍冯皇后手背敷衍着安抚:“这与你无关,害人之心最难防,宫人往来,人多手杂,你们也未必就处处都顾得到。”

他缓了口气,又叫胡御医:“依你所见,二公主的毒,是如何中的?”

胡御医硬着头皮,眼皮往下垂,根本不敢看殿中任何人:“以臣之见,二公主的毒为口服入腹,该是掺杂公主的饮食之中,方才有如此烈性的药效。”

赵盈听见周遭一片低呼,是惊诧,也是恐惧。

宫宴上的一饮一食,众人都是一样的,赵婉的那一份里被人下了毒,难保别人的没有,又或是万一弄错了,把赵婉的放到了他们的面前去——方才见过赵婉的惨状,他们怎会不后怕。

赵澄是个很聪敏的人,从昭宁帝的神色中便能猜出昭宁帝心思,一面叫着胡御医,一面指了指赵婉的那桌席面:“还请胡御医看看。”

胡御医会意,又猫着腰踱至于赵婉的席面前,仔细探查。

可他左右查看,将桌案上所摆的每一样都探过,眉头也越发蹙拢。

赵清此时离他最近,眉心一动:“没有?”

胡御医抿紧了唇角:“二公主除了这些,还吃过什么?”

赵婉还吃过什么呢?

众人一时面面相觑,眼底的恐惧也更浓。

所以毒不是下在赵婉的饮食中的,是赵婉误食了别人的……可方才席间……

赵承衍面色一凛:“去看大公主案上那壶酒。”

是了!赵婉自入席,便不曾走动,更未到谁跟前去敬过酒,要说她还吃了别人桌上的,那就只有赵盈方才闹着非要敬她的那杯酒——

没有昭宁帝发话,胡御医犹豫着没敢动。

而昭宁帝脑海中那根弦轰然断裂,再开口时,声寒如幽潭深渊传来:“去。”

赵盈仍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半点没挪动,胡御医往她面前来时还端了一礼才去碰她的酒壶。

酒是好酒,宫中专酿的千里香,他仔仔细细的探查,比之方才更添三分谨慎用心,倏尔脸色大变,手腕一抖,差点儿没把酒壶给摔了。

赵盈自己倒噙着笑一抬手,递出去的白皙小手指尖染红,托了酒壶底部虚一扶:“看胡御医这样子,此毒确是下在我的酒中,二皇妹是代我遭罪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