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中毒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51

第五十七章中毒昭宁帝今天心情格外的好,连带着看几个孩子都顺眼。赵婉白着小脸儿往赵盈身边一站,那神情落在他眼中,也有了几分可爱。他端起酒盅又应尽一杯,笑着叫赵婉:“你皇姐的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中毒》精选

第五十七章中毒

昭宁帝今天心情格外的好,连带着看几个孩子都顺眼。

赵婉白着小脸儿往赵盈身边一站,那神情落在他眼中,也有了几分可爱。

他端起酒盅又应尽一杯,笑着叫赵婉:“你皇姐的酒,你怎么不喝?”

赵婉薄唇抿紧了:“儿臣刚才见歌舞精致,起了兴致,多喝了两杯,再喝怕要醉了。”

赵盈就直挺挺的站着,根本不接话。

她侧目扫过,刘淑仪的席面正好就在她左手方向,正对着,是以她一眼便能将刘淑仪面上表露无疑的慌张尽收眼底。

看样子孙淑媛是拿准了才叫赵姝来提醒她的。

她原本想着,虽有前世刘淑仪指使人宫宴投毒之事,而她也的确是在数年后才从赵澈口中得知。

但如今刘淑仪没了赵澈这个指望,再加上昭宁帝对她从来就没有心,她就算再蠢笨,也总该收敛一些。

这样的宫宴上,公然投毒,莫说昭宁帝,哪怕是冯皇后,也不会轻易放过,势必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她何至于如此呢?

现而今看刘淑仪这般行为举止,赵盈才确定了,她面前的那一桌子席面,恐怕一滴水一块儿糕,都是刘淑仪格外关照过,里面做了手脚的。

那壶酒,就在这做了手脚之列——

赵盈浓稠乌黑的长睫一垂,掩去眼底阴翳,转身往后去,从赵澈的案上端起那杯酒,莲步再移,于赵婉身侧站定,一抬手:“父皇都这样说了,便是吃醉了也是无妨的,真醉了,我亲送你回嘉仁宫去歇着,当着父皇的面儿,不算失礼。”

赵婉手抖着,犹犹豫豫,并不想接下。

孙淑媛唇角往上扬了扬:“不然就算了吧,一杯酒而已,等明儿二公主醒一醒酒,再陪大公主饮酒赏月也成的。”

她娇声细语,偏有人最不愿她如意。

都不用昭宁帝开口,姜夫人细腕一抬一转之间,白瓷小杯送到红唇边,一面吃下半杯酒,一面嗤了声:“一杯酒罢了,矫情什么,倒像元元逼她似的。”

这个逼字用的妙极,昭宁帝脸上的和善果然褪去一瞬,面色微沉,叫了声婉婉:“你陪父皇尽饮一杯。”

昭宁帝开了这样的口,姜夫人又把她往上架,赵婉哪里还有推辞抗拒的余地。

朝着高台上蹲身做礼,从赵盈手上接下酒杯,咬了下唇,眼看着孙淑媛为昭宁帝添满一杯,她一合眼,抬手饮下。

刘淑仪登时面如死灰,要起身,又想起什么,不敢言语。

而赵婉好似是真的喝醉了,一张小脸儿红扑扑,分明是酒气上头的模样。

她身形不稳,打了个晃。

赵盈本不想理会,转念一想,反手把人给托住:“我送你回嘉仁宫?”

多这么一小杯真不至于就醉了,姜夫人那一句矫情尤其的刺耳。

赵婉从她手上挣扎出来,摇着头说没事,自己稳了稳:“我没事,去坐着歇会儿就好。”

昭宁帝似乎对她这样的态度很满意,摆了摆手:“这酒也喝了,元元,回你的席上坐着吧。”

赵盈欸了一声,转过身看着赵婉回到席间去,只她临落座时,赵澈还递了一只手去扶她。

那只手递出去的是关切,赵盈心下嗤了一回,别开了眼不再看。

敬酒的风波似乎就这么揭了过去,可等回了席上坐下去,赵盈把目光投向刘淑仪,眼底闪过玩味。

赵姝心惊肉跳的附在她耳边问:“大皇姐这是哪一出?那酒……真的有问题?”

赵盈从她桌上拿了块儿玫瑰糕,往嘴里送,敷衍着回了两句。

正好刘淑仪追随赵婉身影的目光要收回,从她身上掠过,看见了她的举动,呼吸一窒。

赵盈拿着手上剩下的半块糕,对着刘淑仪晃了晃。

那是挑衅。

赵承衍看在眼里,眸色冽了两分。

刘淑仪坐立不安,几度想起身去寻赵婉,奈何有昭宁帝和冯皇后在,她又不敢放肆。

云兮不知何时悄悄绕到了赵婉身边去,更不知在她耳边低语了什么,赵姝发现赵婉要走的时候,猛地一扯赵盈袖口,压了声:“她要走。”

赵盈是有些意外的。

这女人不会傻到连毒都下的烈性的吧?

真不怕她在宴上毒发,昭宁帝当场发作吗?

她现在住在燕王府,宫宴结束自然要跟着赵承衍出宫,只要出了宫,就算毒性发作,她也有的推说,可她要是在集英殿中——

赵盈面上微怔,正吃惊时,忽而听见赵澈的惊呼声:“二皇姐——”

她侧目去,赵婉正捂着肚子蹲身下去,因是背对着人,并看不清脸上表情如何,只是她蹲在那里,半天动弹不得,整个人似在颤抖着。

刘淑仪再忍不住,腾地起身,抢了两步冲过去。

可赵盈分明从她脸上看到了意外。

——她在意外什么?毒不是她……下的吗?

席上众人皆为这变故而吃了一惊,随之起身的也不少。

赵盈端坐未动,反倒去看孙淑媛。

孙氏泰然,面不改色,有什么东西在赵盈脑海中一闪而过,匆匆的,来不及捕捉。

刘淑仪试图扶赵婉起身,赵澈也早冲到她身边去,他虽只有十一岁,身量却不算矮小,从赵婉腋下穿过去,托着把人半揽在怀中,叫赵婉靠在他身上借力。

而他在看清了赵婉惨白小脸上的痛苦,还要她唇角溢出的血迹时,瞳孔一紧:“二皇姐!”

也不知是谁先看见了赵婉这副模样,惊呼出声来:“是中毒——二公主这是中了毒——”

昭宁帝脸色骤变,就连冯皇后面上也闪过惊愕,那不可一世的姜夫人,此时也跟着众人站起了身,狐疑的目光投向赵婉那处去。

赵盈将众人神情举动尽收眼底,眉头越发蹙拢了。

赵婉一只手还捂在小腹上,痛苦低吟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从唇边溢出的血越来越多,转眼的功夫竟是气若游丝吊着最后一口气的模样,连赵盈也不免吃了一惊的。

昭宁帝终于铁青着脸色叫了传太医来,禁军早将整个集英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夜这场好戏,才刚刚开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