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敬酒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50

第五十六章敬酒集英殿上歌舞已起,正宴开席,高台上昭宁帝端坐宝座,左手边坐着冯皇后,为抬举孙淑媛,他特意命人在右手边置了椅,一左一右,贤妻美妾。昭宁帝身后的红木底座嵌百宝琉璃屏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敬酒》精选

第五十六章敬酒

集英殿上歌舞已起,正宴开席,高台上昭宁帝端坐宝座,左手边坐着冯皇后,为抬举孙淑媛,他特意命人在右手边置了椅,一左一右,贤妻美妾。

昭宁帝身后的红木底座嵌百宝琉璃屏风,也是为今日宫宴专门从内府司的库里寻出来摆上的,一应瓜果点心,也都是按照孙淑媛素日的喜好来布置。

赵盈眼看着姜夫人脸上写满不屑,还有刘淑仪眼中那极难掩藏的恨意,一时只觉好笑。

赵姝真就跟在她身边哪里也不肯去,这会子拿指尖戳她,压低了声音问:“二皇姐眼角红红,看着像是哭过,她怎么了?”

她有病。

赵盈心里翻了个白眼,掰着赵姝的小脸儿不叫她看:“别理她,吃你的东西。”

她小案上的东西一样也没碰,吃的喝的全在赵姝的桌上拿的。

烛火通明的大殿金碧辉煌,殿中舞娘身上的舞衣绣金线缀明珠,熠熠生辉。

采莲舞也不知是冯皇后安排的,还是刘淑仪安排的,总之采莲曲的琴音一起,上头孙淑媛脸色微变了变。

昭宁帝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冷了脸呵退下去,又转脸去安抚孙淑媛。

这样的小插曲也是在酒过三巡时候发生的。

殿内一众宗亲面面相觑,谁不多看孙氏两眼呢?

知道她出身不好,也不必避讳成这个样子吧?

如今她摇身一变成了昭宁帝心尖上的人,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谁又能想到一个替身,盛宠一时,沉寂数年,还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赵盈把众人神情一一扫量过,目光自也不可避免的触及到沈明仁。

青年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眼底也是波澜不兴,只是酒意阑珊时,眼神下意识的瞥向的方向——赵婉。

有意思。

赵盈执了青瓷小酒壶,往自己案上的小酒盅里倒满了,刚拿在手上,赵姝激动地按住她的手:“干什么?”

她拨开小姑娘的手,噙着笑冲她摇头,而后在赵姝惊恐的目光中缓缓起身,一递一步的走向赵婉那一桌。

本来她们姊妹三个的席面该紧挨着,但可能是刘淑仪有意为之,赵婉的席面离赵盈很远,中间隔着赵澈兄弟三个,竟把赵婉的席面摆在了最后头。

怕她找麻烦吧。

赵盈心里如是想。

这对母女当属矛盾纠结第一人,又怕她发作找麻烦,又偏要凑到她面前来恶心她给她添堵,作的一手好死。

赵婉眼前光影被遮挡,投下一片阴影里,再投入眼中是赵盈今日的绛紫八破裙,她抬眸去看,微咬下唇:“大皇姐?”

赵盈把手上小酒盅往她面前一送:“给你赔个不是。”

赵婉后背一僵,挤着僵硬的笑,根本就不接她的酒:“大皇姐别开玩笑了。”

看样子她母妃干了什么好事,她全都清楚。

也或许不知,只是单纯的怕她。

赵盈想了想,半蹲在她身旁:“你既然这么怕我,为什么还总要来给我添堵呢?我实在是不太明白,你整日里都在想些什么,你母妃又都教了你什么。”

她话音落下,小酒盅索性往赵婉面前重重一搁,酒倒的满,放下时重了些许,清酒在杯中荡了荡,洒出一些来。

赵婉吞了口口水:“我从没想过给大皇姐添堵,可能是大皇姐误会了我,又或是我往常在大皇姐跟前说错了什么话,让你多心了……”

“不管你有没有吧,我细想过了,我们到如今这年纪,也的确是到了议亲选驸马的时候。等再过两年,各自嫁人,幼时在宫里的这些小打小闹,谁还放在心上呢?”

赵盈看着她,眼角笑意愈浓:“这杯酒你喝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你得罪我的,我惩罚你的,往后就都不要再提。”

赵婉指尖一抖:“我今夜已经吃了不少酒,大皇姐知我不胜酒力,再吃,便要醉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讲和了。”

赵盈一歪头,声儿提高了两分。

她是故意的,惊动了一旁的赵澈等人。

赵婉惊恐的摇头:“我只是酒气上头,实在吃不了酒,要不然我以茶代……”

“以茶代什么酒?这是我敬你的,你敢不吃?”

赵清原是坐的最远的,可她们姊妹这里的动静他也能听的真切。

赵澄只管看热闹,赵澈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劝谁,赵清是长兄,少不得要出面劝上一劝。

他声音一贯是低沉的,就像他这个人,因娘胎里带了弱症,脸上总挂着病态,少见红润,整个人都有些阴沉:“元元,宫宴上胡闹什么?”

也只有他敢偶尔指着赵盈的鼻子说上一句胡闹了。

赵盈环着胸,好整以暇看过去,啧了两声,却并没有理她:“要不然,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婉后勃颈一凉:“大皇姐……”

赵澈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悄悄地扯了赵盈衣角:“阿姐,这是贺孙娘娘晋位的喜宴,有什么事,等宴散了再说吧?”

倒像是她在欺负人一样。

赵盈眯了眼,笑意渐冷:“不然你替她喝了这杯酒?”

赵澈实在拿不准她究竟要做什么。

只是一杯酒而已,也要在宫宴上这样咄咄逼人。

赵婉眼眶湿润着,一副受惊小鹿的模样,惹人怜爱。

赵澈深吸口气,竟真的欠身去端她桌上的酒盅。

赵盈连心底也冷透了。

这就是她的好弟弟。

养在嘉仁宫六年,赵婉倒成了他亲姐了,要他处处维护。

说不得,是同她作对便高兴。

赵盈也不拦,赵澈好似打算一饮而尽,结束这场莫名的闹剧。

可酒杯送到嘴边,昭宁帝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你们兄妹几个怎么扎堆儿坐到一桌去了?说什么悄悄话,也说给我听听?”

赵澈手上动作一顿,酒杯顺势就放了下去。

赵盈看在眼中,嗤笑出声来。

那一声不高,刚好钻进赵澈的耳朵里。

他正要回头看她脸上是什么表情,她已经站起身,连一片衣角都不愿被他触碰到,嫌恶的往殿中步去,娇声叫父皇:“开宴前同婉婉说了两句重话,我想给她赔个不是,敬她一杯酒,只怕她心里不肯原谅,不肯吃我的酒。一小盅罢了,竟也要澈儿代她喝,父皇替我说句好话,哄一哄她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