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 万劫不复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8

第四十四章万劫不复言下之意,是刘淑仪做下这个局,诓着她兄长吃酒赌钱,输了几万两银子了?这话不对,道理也不通。赵盈心里有数,但留雁未必有数。她索性也不问,冷笑了声:“挺好的,你替人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万劫不复》精选

第四十四章万劫不复

言下之意,是刘淑仪做下这个局,诓着她兄长吃酒赌钱,输了几万两银子了?

这话不对,道理也不通。

赵盈心里有数,但留雁未必有数。

她索性也不问,冷笑了声:“挺好的,你替人家办了几年事,背叛我,这是你该得的惩罚和报应。”

留雁登时面如死灰,拖着双膝跪行两步,似乎是想要攀上赵盈的裙摆。

薛闲亭怕她撒疯,站起身来,长腿一抬,在她指尖将要碰到赵盈裙摆一角之前,轻踢过去一脚,挡在了赵盈身前。

赵盈拽着他袖口说没事:“她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可薛闲亭也不过稍侧身,让她的视线能够落在留雁身上而已,终究是没彻底从她身前让开。

赵盈也由他去。

不过留雁面上痛苦一闪而过,她才想起来,薛闲亭本来就是个能文善武的。

那一脚便是留了情面,并没如何使力,寻常小姑娘家也受不住。

赵盈摇了摇头,叫留雁:“你去坐着回话。”

留雁越发怕,连声说不敢。

赵盈眯眼看她:“等着我扶你?”

丫头陡然一惊,撑着起身,战战兢兢地往一旁官帽椅坐下去,却又只是虚虚的坐了整张椅子的一半都不到而已。

她坐了,薛闲亭才彻底让开。

“刘娘娘做局坑你们家,无非是要你们活不下去,或是在京城待不下去,再把赏你的银子拿回去而已。

可两千两,于她算不上什么,她是刘府养大的嫡女,眼皮子也没那么浅,至于旁的——”

赵盈的声音宛转悠扬,一出了口,充斥着不信,绕着正堂屋中飘散开来:“她是内宫的淑仪娘娘,在宫外又有母家扶持可倚仗,还要做局才能弄死你们一家?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留雁眼角一抽,就要再跪。

赵盈却明显不耐烦:“说话就说话,你伺候了我几年,知道我烦你们什么。”

丫头听了这话,如坐针毡,干巴巴的吞了好几口口水:“刘淑仪这些年在宫里熬着,手上不干净,她的好多秘密,奴婢都知道,她当然不敢杀奴婢灭口,奴婢捏着她的秘密,随便一样,就能让她万劫不复!”

说起这些,留雁像是激动起来,声儿也拔高了:“她要杀奴婢,奴婢倘或将那些事托付给人知道,奴婢一死,她也保全不了自己,就算是刘家,也保不住她!”

赵盈闻言却只心中惊骇。

她知道黄德安是刘淑仪的人,也知道刘氏这些年大概是勾结外戚。

但要说这两样,能置她于死地,只怕也难。

勾结外戚这种事,又不是刘淑仪一个人干的。

冯皇后多年无所出还能稳坐后位,孔淑妃不多得宠大皇子又体弱多病,可他们母子二人活的顺风顺水,至于姜夫人和二皇子,更不必提。

这两宗事,无非她在昭宁帝面前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一场,也至多是把刘淑仪打入冷宫。

可说不得过几年刘家中用了,或是赵婉能得个好夫家,刘淑仪也不是没有放出来的可能。

万劫不复——

赵盈捏紧了拳:“既是叫她万劫不复的泼天大祸,她敢做,焉能让你知道?”

留雁鬓边是挂着汗珠的,目光灼灼望过去:“奴婢不敢欺瞒公主!奴婢伺候公主六年,知道公主最恨人骗您,如今奴婢是为活命,怎么敢诓您!”

她怕赵盈不信她,越发激动:“这些都是奴婢六年来自己一点点查出来的!”

·

留雁暂且就留在了薛闲亭的小宅子里,不许她随意走动,不许她见外面的人,至于她家里的事,赵盈也应承下来,会替她妥善处置,不会叫她爹娘再受牵连。

两个人从正堂一前一后出了门,赵盈回头看了一眼那堂中。

大门没关上,留雁垂头丧气的坐在官帽椅里。

她想起留雁刚到上阳宫伺候那年——那年她八岁,留雁也不过十一岁而已。

母妃刚刚过世没多久,她并没有彻底从伤心中走出来,留雁嘴甜,特别会讲笑话,她才肯提拔留雁,后来发现这丫头手巧,打的一手好络子,虽然是叫留雁伺候茶水,但如今她匣子里存着的好些玉佩和扇坠子,络子都还是出自留雁之手的。

人心真是最难揣测的东西。

前世的赵盈,后来不管是如何的心狠手辣,年幼时,却总心存仁善的,可她身边的这些人,又是安着什么心留在她的身边呢?

她情绪不高,薛闲亭替她挡了大半的阳光,她抬眼看过去,薛闲亭正好抬手落在她头顶。

赵盈虚躲了一把:“我有话问你。”

薛闲亭挑眉,领着她往东跨院方向去,横竖是远离了这处。

等走的稍远些,也并没有真正进了东跨院,赵盈叫住他:“赌坊的事,真是刘淑仪或是刘家干的吗?”

薛闲亭说不是:“刘家怎么会把一个小宫娥放在眼里,还有她说的那些事——”

他呼吸微滞:“你信了?”

“口说无凭,我未必全信,可她敢到父皇面前去告发,我就多信了一些。”赵盈站在树荫下,不肯再挪动,想了半晌,越发往树下缩过去,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树干上。

一抬眼,透过茂密绿叶的间隙,瞧着那斑驳洒落下的阳光中,被金光照耀着,清晰可见的尘粒。

那样渺小,又那样坚强。

“她本可以一走了之的。”她收回目光,重落在薛闲亭身上,“她是真的信了你的鬼话,以为刘淑仪要害她,害她全家,才到我面前说这些。她为了活,也为了她爹娘,敢跟我到父皇面前去告发,我为什么不信她?”

“你就不怕她——”

“我怕她什么?”赵盈没叫他说话,笑着拦了他的话,“怕这是刘淑仪和她设计的圈套,引我入瓮?她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刘淑仪现在是自顾不暇,还来招惹我,怕不是疯了吧?

朝堂上的事情,你也不用说你不知,侯爷难道不跟你说的?

刘寄之在朝堂上煽风点火,今天请我过府,也是为了哄我到父皇面前开口的,这种时候,她们来算计我?”

朝上的事他的确知道,也猜到了刘家今日请她的用意,她自己显然也门儿清。

薛闲亭便知道劝不动了,泄了口气:“那你要带留雁进宫面圣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