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一章 态度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7

第四十一章态度刘家祖上可追溯到汉宣帝的长子楚王刘嚣那一支去,正经八百的皇族血统,到了这一朝这一代,刘寄之的祖宗投军行武,骁勇善战,一路跟着太祖皇帝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也曾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态度》精选

第四十一章态度

刘家祖上可追溯到汉宣帝的长子楚王刘嚣那一支去,正经八百的皇族血统,到了这一朝这一代,刘寄之的祖宗投军行武,骁勇善战,一路跟着太祖皇帝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也曾是配享太庙的尊贵。

只可惜后人不济,到了刘寄之曾爷爷那一辈,家里孩子坏了事,连他们家原本的爵位也叫惠宗皇帝给夺了。

好在惠宗仁善,未曾祸及刘家家眷,于是刘寄之的爷爷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高中,到六十三岁辞官致仕时,曾官拜武英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六十八岁病逝的时候,宣宗加赐了太傅衔。

是以刘氏一族,到如今,也算得上风光得意。

赵盈的马车在刘府正门外停下,她没下车,挑开了侧旁的垂帘,带着帘角垂下的墨绿穗子一阵摆动。

她隔着帘子往外看,刘家府门前两尊石狮子狮头饰鬃髦,颈悬响铃,雄伟威严,底座又辅以繁缛精致的卷叶纹,衬的这座五进三阔的宅院,越发庄穆。

刘寄之的爷爷一世清流美誉,昔年历经两朝,到了宣宗朝时,极得宣宗皇帝信任倚重。

这座宅邸,是宣宗皇帝亲赐,这两尊石狮,更是宣宗皇帝命内府司着人按着太极殿前石狮的造型模样,降制打造,赐到刘家府门口来的。

原本刘家该极受爱戴,可惜刘寄之的父亲一辈子庸碌无为,而且他上头生了四个都是女孩儿,年近四十才得了刘寄之这么一个儿子,那时候刘寄之的爷爷早没有心力再教导出一个出色的刘氏子孙了。

赵盈深吸口气,眼见着刘府角门打开,有锦衣妇人被一众仆妇拥簇着出门来。

刘寄之的发妻早亡,续弦娶了发妻的亲妹妹,这位小吴氏,却又从不是什么柔淑懿嘉之辈。

赵盈想起前世赵澈刚登基的那年——那时朝中一切未定,朝堂不稳,赵澈的皇位坐的更是摇摇欲坠,她每日提心吊胆,怕人暗算,简直心力交瘁。

小吴氏的弟弟却仗着刘家,强占人妻,草菅人命,案子闹大,叫人拿住把柄,甚至闹到了太极殿上。

她铁面无私要杀人,小吴氏竟带着她弟媳哭到刘氏跟前去。

如今想来,这一位,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吴氏脸上殷情切切,快步下了台阶,一路往赵盈马车旁而来,等站定住,笑着请她下车,只是语气又实在没有那样客气。

赵盈心中嗤笑,这一家子人,仗着刘淑仪养了赵澈几年,便以为能骑在他们姐弟头上,予取予求,真当是他们的外祖家一般。

马车上是挥春和书夏两个先钻出来,翻身下了车,赵盈才递出一只手。

小吴氏就要挤开两个丫头凑上来,两个丫头却一动不动,她上手去要去拉赵盈,没碰着赵盈的手,先被挥春斥了一句。

她面上挂不住,拉上的殷勤褪去大半,面色也沉了沉。

赵盈下了车,多看了她两眼,小吴氏吸了吸鼻子,讪讪的:“元元你回家来……”

“刘夫人慎言。”

赵盈冷冰冰丢下一句,一点儿面子也没打算给她。

又想着,刘寄之这辈子也是挺失败的。

人前教女无方,人后也不会教妻,无论刘淑仪还是小吴氏,简直一个路子出来的。

小吴氏叫抢白一场,恨得牙根痒,却还要装作无事发生,非要凑到赵盈跟前去,一路陪着她进了府,又往前厅正堂去。

刘寄之下了朝回家早换过衣裳,早等在正堂中。

赵盈进门才明白,怪不得不把她往后宅请。

也怪不得赵承衍会说,大可不必理会刘家的请帖。

他是聪慧夙成的,一听说刘家给她下了帖子,再想想今日朝堂事,便也知道这是刘寄之的意思。

赵盈施施然往一旁官帽椅坐下,刘寄之却并没打算起身见礼。

她横过去一眼,不动声色。

小吴氏掖着手提步往主位另一侧去坐下时,朝着刘寄之摇了摇头。

刘寄之眯了眯眼,越发把目光落在赵盈身上:“公主搬到燕王府有日子了,在王府里一切可还习惯吗?淑仪娘娘派人从宫里送了好些公主素日爱吃的点心,又怕公主还为之前的事情别扭,托了臣与臣妇,在公主面前说和说和。”

他话音才落,便有刘府的丫头捧着锦盒进堂来,不多时,她手边的桌案上就摆满了精致的莲花碟,碟中点心也是精致的,的确是宫里的点心,也的确是她平日喜欢吃的。

从前赵盈不懂,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从不避人。

眼下看着这些,一点胃口也没有,反倒抬眼去看刘寄之,噙着笑,反问他:“刘大人和内宫也能说得上话?”

刘寄之脸色微变:“是淑仪娘娘派人送出宫来的,公主多心了,臣和内宫自然说不上话。”

“是吗?”赵盈抬手,捏了块儿芙蓉糕在手上,根本没打算往嘴边送,只低眼看着,“我还以为,刘大人今日早朝上附议澈儿往西北事,是同刘淑仪商议过的。”

她开门见山,刘寄之实在没料到。

一旁小吴氏也是心中一紧。

刘寄之朝堂上见惯了明枪暗箭,场面经历得多了,坐到了一部尚书的位置上,即便是蠢笨不堪的,也能稳得住心绪。

他盯着赵盈不错眼:“是燕王殿下告诉公主的吗?”

赵盈挑眉,不置可否。

刘寄之笑着摇头,倒显得和善又慈祥:“这些事本不该公主操心,何况公主金枝玉叶,朝廷里的事情又不懂,殿下跟公主说这些,平白惹得公主担心罢了。”

他一面说,一面又端足了哄骗的架势:“往西北的事情并没有公主想象的那样吓人,反倒是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三殿下十一了,进学也有几年,趁着这个机会,到外头去历练一趟,来日回京,入朝入部,有我们这干老臣保着,就不愁在朝中站不稳脚跟了。”

这真是拿她当不懂朝事的傻子糊弄了。

赵盈把那块芙蓉糕咬下半口,细细咀嚼,等咽下了肚,才丢回去,眼风横扫过去:“刘大人是觉得,孤年轻不知朝事,极易哄骗。

今日把我请到府中,打算三言两语骗过我,叫我到父皇面前去说项,劝父皇派了澈儿往西北去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