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蛇打七寸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6

第三十七章蛇打七寸宋昭阳的发妻云氏,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个人原就是指腹为婚,又从小一起长大。她是个极和善的人,说起话来柔声细语,声儿都不会重一分。赵盈跟着宋怀雍一路往云氏的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蛇打七寸》精选

第三十七章蛇打七寸

宋昭阳的发妻云氏,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个人原就是指腹为婚,又从小一起长大。

她是个极和善的人,说起话来柔声细语,声儿都不会重一分。

赵盈跟着宋怀雍一路往云氏的宴居室去,请过了安,绿衣小丫头手上捧着个琉璃碗,碗里盛满去了皮切成块儿的香瓜,最底下铺了一层冰块儿,还冒着凉气,众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唠着家常。

等茶过两盏,云氏才没留着孩子们杵在自己跟前,叫宋乐仪带赵盈自个儿去玩儿,又问过赵盈中午有没有格外想吃的一类,余下一概不管。

从云氏的宴居室出来,向东延伸出抄手游廊,廊下挂着两只白毛红顶的鹦鹉,是云氏亲手养的。

游廊走到尽头,过月洞门,上灰色石砖铺就的甬道,继续向东走出去一箭之地,就是宋乐仪住的满庭芳。

宋乐仪本不是爱养花折花的姑娘,但云氏拘着她,非要把她往那个路子上养,是以这满庭芳的院中,栽种各色名花,不知多少。

才在云氏屋里吃过两盏茶,两个姑娘进了屋去说体己话,就没再吩咐丫头上茶来,反倒是宋乐仪交代了身边大丫头守在门口的。

丫头都是打小服侍,最知道自家姑娘脾性的,一个字也不多问,掖着手守在门外,不许人靠近就是。

宋乐仪挽着赵盈的手,拉着人往罗汉床那头步过去。

罗汉床三面的围板是拆掉的,她按着赵盈坐下去,居高临下虎着脸瞪她。

赵盈被她看的一阵莫名,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干什么?”

宋乐仪一动不动的杵在那儿,直愣愣的盯着她看了半天,一抬手,指尖轻戳上赵盈脑门,点了一把:“你就这么急着打听留雁的消息?”

自从昭宁帝为她选驸马的事与太后置气,宋乐仪就断不肯再进宫了。

可要说她今儿是为留雁的事情急着登门,那真是冤枉她了。

留雁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急于一时。

蛇打七寸,一击毙命,最省心省事,也免去来日许多麻烦或是口舌之争。

显然,她的好表姐是想岔了。

赵盈无奈低叹,手搭上宋乐仪手腕,拉着人往身边带,叫她坐下去,才重开口:“她也算个人物啊?值当我这样上心。你说这话,真冤枉死人的。

我多久没见过舅母和表哥,如今搬出宫来住,难得皇叔又不拘着我,我来看舅母和表哥的,同留雁有什么关系?”

宋乐仪这才面色稍霁,虚掩了唇尴尬咳嗽两声:“也不能怪我,我这些天没进宫,以为你着急宫外的消息……”

她声儿渐次弱下去,到后来,赵盈的浅笑隐在耳畔响起。

她小脸儿一垮,才转过头又去看赵盈:“你现在是求着我办事儿,你再笑话我,我可什么也不告诉你!”

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威逼利诱,前世赵盈最拿手这些手段,恐吓的话说出口,端的是不怒自威的架势,便是轻描淡写,也能吓得人肝胆俱裂。

赵盈眼角笑意越发重:“横竖我不急,你爱说不说。”

宋乐仪张口啐她,玩闹了一阵,才正了神色,也从她身旁挪开,不跟赵盈挤在一起,往四方黑漆小案的另一头坐了过去:“她家里如今日子过得实在不错。

先前刘淑仪安排她出宫,给了她一笔银子,大哥查了几日,她出宫后,刘淑仪还陆陆续续送了几笔银子到她家里。

现如今她哥哥拿那些银子,在靠近崇宁门的西市里盘下了一间铺面,白日里卖果子点心,晚上还煮馄饨面条,生意也不错。”

虽然是小本经营,可崇宁门算是京城九门中最热闹的,从早到晚往来行人商旅不断,挺会挑地方的。

赵盈若有所思:“她出宫后的几笔银子,是刘家人给她送去的吗?还是宫里的人?”

“是宫里的小太监。”宋乐仪不假思索就回了她,“我估摸着,刘淑仪是安排人借着出宫采办的名义,给留雁家里送银子的。

从你说刘淑仪安插留雁在你身边做眼线,爹和大哥听了生气,就一直安排有人在留雁家附近盯梢。

送银子的小太监前后去过三次,每次他送完了银子,盯梢的就会跟上去,眼看着他回宫去的。”

那就应该是内府司的人,黄德安安排的了。

刘淑仪这些年若同宫外有什么联系,恐怕也都是通过黄德安。

只是这样的事,原本交代刘家替她处置了就是,她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赵盈一时眉头紧锁。

宋乐仪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递一只手过去,落在她眉心处,揉了两把。

“不喜欢看你蹙眉的样子。”

她才勉强笑了笑,拉下宋乐仪的手:“我在想,她为什么不杀了留雁呢?”

宋乐仪直摇头:“而且就连给她家里送银子这种事,她都还要吩咐宫里的人出宫来办,明明此事交给刘家人更方便,我一直都没想明白,她为什么舍近求远。”

刘淑仪是刘家唯一一个嫡出的女孩儿,她余下那些姊妹,都是庶出的,比不得她尊贵。

照说她如今做了淑仪,又养着赵澈,刘家该不遗余力的扶持她才对,可她还要自己来筹谋周全这些破事……

赵盈捏了把眉骨处:“但不管怎么说,如果她福泽恩惠,留雁未必不感念她的恩德,不管从前替她做过什么,怕都会守口如瓶。”

“大哥也是这么说。”宋乐仪去捉她的手,不叫她揉眉,“人家家日子过得不错,和和美美的,谁愿意没事儿招惹一身骚呢?所以我想着,你要是想对付刘淑仪,只怕留雁是很难派上用场了。”

这话说来未免丧气,听着就叫人灰心。

赵盈眸中精光闪烁,唇角勾起弧度来:“现在过的和满,来日也可以不和满,我要用她,她就必须要为我所用——”

她语调沉下去:“你知道她家里铺子具体是那一间吗?”

宋乐仪眼角抽了两下,心下隐隐不安,捏着她的手一紧:“你又想什么鬼点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