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 赌气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5

第三十二章赌气直到赵盈从未央宫离开,太后到底也没松了口,更并没有即刻派人到嘉仁宫收拾了赵澈的东西来。赵盈知道这事儿也急不得,况也不是太后松了口就一定能成的。刘淑仪不能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赌气》精选

第三十二章赌气

直到赵盈从未央宫离开,太后到底也没松了口,更并没有即刻派人到嘉仁宫收拾了赵澈的东西来。

赵盈知道这事儿也急不得,况也不是太后松了口就一定能成的。

刘淑仪不能再养着赵澈,只要太后心里有数,赵澈离开嘉仁宫,那就是早晚的事儿。

从未央宫出来,旭日东升,金盘已在天上挂了起来。

赵盈一抬手,遮在眼前,抬头看向天边。

白云游走,金光灿灿。

这样大好的天,她却一点儿也松泛不起来。

赵盈捏了一把眉骨。

挥春扶着她上了辇,打发宫人回上阳宫,赵盈才淡淡开口:“去清宁殿。”

丫头本想问什么,一时惦记起赵盈总提点她的那些话,讪讪的住了口,只吩咐着往清宁殿而去了不提。

昭宁帝的习惯,下了早朝,是不会即刻回清宁殿的。

从前他下了朝,不是去刘淑仪的嘉仁宫用早膳,就是到姜夫人宫里去,等进了早膳,到御花园去逛一圈儿,才会回清宁殿来。

如今孙婕妤盛宠,赵盈算着时辰,眼下他八成在孙婕妤宫里。

她不急,也不叫人去寻昭宁帝,就立在殿前,掖着手静静地等,。

小太监陪着笑上来劝:“皇上眼下也不会回来的,公主您有什么事儿,不妨先回上阳宫,等皇上回来了,奴才替您回了话,您站在这儿等怪累的。”

赵盈不吭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她朝着台阶下看,目光是缥缈的,没落在实处。

那小太监待要再劝,挥春拽了他一把,警告的眼神瞥过去,压了压声:“公主做什么,要你多嘴吗?”

自然是不要的……

小太监讪讪的点头又哈腰,便也不敢再劝,猫着腰重退回到了殿门外去,心下嘀咕两句,也不知这位大公主又要做什么。

昭宁帝从御花园回清宁殿的时候,赵盈站在殿外,等了快半个时辰。

她是金尊玉贵养大的孩子,站了这么久,两条腿有些发抖打颤,天也热,虽还不至于到日上三竿,热气打头,可她鬓边还是挂着汗。

昭宁帝从台阶下上来,一眼就看见了一袭红裙的她。

再看她小脸儿有些白,鬓边挂着汗,面色一沉,脚下就更快了。

等近了钱,抬头替她擦去汗珠:“等了多久?”

赵盈笑着要蹲身做礼,腿上酸麻那个劲儿就更厉害,她嘶了声,倒吸口气,却还是笑:“没等多久。”

昭宁帝脸色越发不好看,一眼横扫去,殿门口的小太监瑟瑟发抖,就要上前来求饶。

赵盈扯着昭宁帝龙袍袖口摇了摇:“是我不叫他们去寻父皇,也是我不肯走,非要站在门口等的,不怪他们。”

昭宁帝哼了声,叫了声孙符,后话不说,拉着赵盈往殿中去,只是又惦记她恐站的久了,双腿受不住,走的就极慢。

孙符没跟着进门,赵盈走了两步就不肯再挪动,软着声音叫父皇。

昭宁帝揉了把太阳穴,看着她,无奈叹口气,说了声算了,她果然就重迈开了腿。

等进了殿中,昭宁帝扶着她去坐下,也并不往高台宝座去,就顺势在她左手边坐下去:“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非要杵在这里等?腿要不要紧,请御医来看一看?”

知道她有事儿,但还是不放心。

赵盈果然就说不必:“真没什么,这不就是站的久了,没挪动,坐一会儿就没事了。”

昭宁帝是凡事都肯顺着她,也知道真没什么十分要紧,拍了拍她手背,眼底噙着笑:“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儿不晓得爱惜自己,说吧,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倒要拿自个儿的身子来赌气,也不知你是气旁人,还是气我的。”

他不愧是当皇帝的人,一眼看穿她是故意为之,更像是在赌气。

赵盈压了压心里的厌恶,不动声色把手往外抽一抽:“澈儿自请要往西北去,父皇怎么不告诉我呢?”

昭宁帝一怔:“谁拿这个话去烦你?”

他这是明知故问了。

赵盈眼皮往下一压,咬着下唇,只管摇头:“您只跟我说,怎么不告诉我?父皇,您不是真的打算派澈儿到西北去吧?”

她再抬眼时,泪眼惺忪的:“朝堂上的事我是不该多嘴的,可我只有澈儿这一个亲弟弟,那么多的大人都不去,难道要叫个十一岁的孩子去吗?

这差事若是好的,只怕二皇兄的外祖父早上赶着撺掇他去,既不说这个话,就可见不是什么好差事,父皇,您……”

她越发哽咽起来,小声抽泣着,昭宁帝心疼得不得了,拿了她的帕子给她擦眼泪:“好好好,都听你的,你别哭,这事儿也没说定,谁说就要派他去了?”

他柔着一把嗓子安抚人:“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替他担心,你倒好,还特意跑来问。”

等替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昭宁帝又去揉她小脸:“是刘淑仪告诉你的?”

赵盈还是摇头,又说不是:“您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才刚去见过皇祖母,想求皇祖母把澈儿带在未央宫教养。”

她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去:“皇祖母也没答应我。”

昭宁帝眼皮一跳:“你还替刘氏遮掩隐瞒吗?”

“真不是刘娘娘。”赵盈撇着嘴,“打从嘉仁宫受罚后,刘娘娘就不怎么到我跟前了,我好久没见过她。”

那就只有赵婉了。

昭宁帝面沉如水:“元元,你拿他当弟弟,也替你皇妹遮掩,怕我罚他们,可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我一向都说你心肠太软,像极了你母亲,总盼着你哪一日能心肠硬一些,别总顾着旁人。

只是你年纪还小,我也不愿意拘着你,只要你自己高兴,无论什么事情,横竖有我替你兜着,可眼下看你这个样子——”

昭宁帝的声音拖长了,那音调一时也沉了下去,砸在地上,掷地有声。

赵盈眼中闪了闪,眼睫也抖了两抖:“您生气了?”

昭宁帝拍着她小脑袋:“父皇怎么会跟你生气,只是你如实告诉我,婉婉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许再替她隐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