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建功立业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4

第二十九章建功立业赵澈才回嘉仁宫,刘淑仪就迎了出来。她似乎有些着急,脚下生了风似的,鬓边盗出汗来。赵澈下意识想躲,生生忍住,换了张乖巧的脸,挂着甜甜的笑意叫刘娘娘。刘淑仪上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建功立业》精选

第二十九章建功立业

赵澈才回嘉仁宫,刘淑仪就迎了出来。

她似乎有些着急,脚下生了风似的,鬓边盗出汗来。

赵澈下意识想躲,生生忍住,换了张乖巧的脸,挂着甜甜的笑意叫刘娘娘。

刘淑仪上前去拉了他一把,正好抓在他手腕上,大约因为急切,手上一时失了力道,抓得有些紧了:“你大皇姐怎么说?是要出宫吗?还回不回来?”

赵澈嘶的倒吸口凉气,试图提醒刘淑仪。

可她无动于衷。

赵澈眼皮往下一压,只好自己转了手腕,往外抽一抽:“我话没说完,孙符去了上阳宫,我就回来了。”

刘淑仪一怔。

那就是皇上要见赵盈了。

看来她是真的要搬出宫去住,皇上大概是生气了!

以往都是皇上亲往上阳宫去看她,那宝贝劲儿,怕叫赵盈挪动一步,都嫌累着了她。

这六月天,热气打头的,怎么可能让她挪步往清宁殿见驾。

刘淑仪面上一喜:“没事,你父皇要是一时恼了她,你正好……”

“刘娘娘,您怎么会觉得,父皇会恼了皇姐?”

赵澈古怪的盯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

刘淑仪啊了声:“不是叫孙符去上阳宫传她去问话吗?”

赵澈深吸口气。

刘氏一时有脑子,一时没脑子的。

这六年来,他早就习惯了。

赵婉长在刘氏手上,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是真不明白,父皇当年是怎么宠起刘氏来的。

如今嘉仁宫受罚,孙婕妤稍稍使些手段,就复了宠,反观刘氏呢?

在宫里也熬了半辈子了,竟然连翻身的本事都没有。

赵澈心里烦透了,面上还要应付她,尽可能的压着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无波动:“您想错了,父皇或许一时在气头上,气皇姐想要搬出宫去,可那也只是一时的。”

他掀了眼皮望过去,见刘氏有些呆呆的,越发觉得烦躁。

他小手背在身后,生怕刘氏会上来抓他似的,人也往后退了小半步:“您跟了父皇半辈子,还不了解父皇吗?”

了解?

她不是皇上心尖上的人,有宠无爱,她心里很清楚,皇上对她的恩宠,是可以给任何一个女人的。

她拿什么去了解皇上的心?

赵澈是彻底无奈了:“父皇就算生气,可见了皇姐,皇姐三言两语,也能让他消气,再撒个娇,哄一哄,父皇非但不会生皇姐的气,还会心疼她——

好好的上阳宫不能住,要搬出宫去散心,刘娘娘,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呢?”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再往头前去追溯,那就是刘氏教导无方,管教不善。

刘氏猛然心惊:“那你父皇岂不是……”

她喉咙一紧,头皮发麻,尾音颤抖着,后话却说不出来,在那一瞬间,失了声音找不回了。

赵澈深吸口气:“前些天,皇姐不是还罚了二皇姐的礼教嬷嬷,另让孙嬷嬷去教二皇姐规矩了吗?”

所以赵盈是故意的?

刘氏面色一白:“她……她故意的?她先罚了婉婉,又装腔作势的,借着这个机会,要搬出宫去……她是不打算给咱们母子活路了呀!”

她声音又变得尖锐:“你,你是她亲弟弟啊,她怎么能这么对你!”

她眼尾泛红,像是想哭。

赵澈冷眼看着,刘氏那架势,大概是打算扑上来,抱着他,痛哭一场。

至于哭什么,他也猜得到。

从小到大,这种事情刘氏没少干。

他起初真的以为,赵盈不疼他,等年纪稍长,明白了道理,也就看穿了刘氏的心思和手段。

只是赵盈嘛——他和赵盈,这辈子也不可能做亲密无间的姐弟。

他赶在刘氏开腔之前先开了口:“皇姐是寒了心,对我彻底失望了,眼下孙娘娘复宠,只怕嘉仁宫,是真的要受很长一段时间的冷待了。”

刘氏僵在那里。

这话,婉婉也说过。

而且当日婉婉说去给她求情,不至于叫嘉仁宫一冷再冷,后来也受了罚。

刘氏那时候就知道,这事儿真的揭不过去。

如今连赵澈也这么说——她们母女两个,只能指望赵澈的。

“那怎么办?”刘淑仪眼角落下泪珠,顺着面颊往下垂落,她就那么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十一岁的孩子,“澈儿,你说咱们怎么办呀?

你二皇姐她,她先前为了咱们求情,你父皇说她心里没元元,把她给罚了。

现如今,要照你这么说……咱们母子,咱们母子岂不是再无来日可指望吗?”

赵澈头疼的厉害。

刘氏是个很会哭的人。

她有时会哭天抢地,声嘶力竭,但大多的时候,就是黯然神伤,簌簌的掉眼泪。

一边哭,一边说话,那哭腔里透着娇柔,甚至还有一丝造作。

“您别哭了。”赵澈抬手替她擦掉眼角的泪,到底是握上了刘淑仪的手,“您现在哭,也无济于事,我知道都是我连累了您和二皇姐,要不是我吃醉了酒撒酒疯,也不会有如今这些事。”

他低下头,这话说的好不自责。

刘淑仪反手握着他:“好孩子,这怎么能怪你呢?我也实在是没想到,元元她今次这样狠心……”

她说着又叹气,又去追问赵澈:“可是澈儿,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赵澈仔细的品了品刘氏的话。

赵盈心狠吗?

他那一瓶子那样精准的照着她头上砸下去,是能杀人的,怎么能怪赵盈心狠呢?

虽然赵盈态度这样强硬也出乎他的意料,但刘氏这话说的好没道理。

赵澈心中嗤笑,面上却仍是惨淡一片:“刘娘娘,我想去西北。”

刘氏瞳仁一震,猛地撒开他的手:“你说什么?你要去西北?你再说一遍!”

她是真的急了。

赵澈看在眼里,略眯了眯眼,一抿唇:“赈灾银被劫了这些天,朝中对此事一直没有定论,燕王叔不肯去,大哥体弱,二哥外祖不肯,父皇又不想派别的皇叔去西北笼络人心,我想……”

他略顿了顿,像是横了心,打定了主意一样:“如今父皇恼我打伤皇姐,可若我能为父皇分忧,为朝廷出力,去西北,稳定人心,控制住灾情,等有了功劳回京,这件事,父皇面儿上至少会放下去,不至于总冷着咱们嘉仁宫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