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六章 提防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3

第二十六章提防太后沉默了很久。赵盈目光一寸也不敢挪,眼中有希冀,更有害怕。只是太后都不曾看见。她有些走神,思绪飘远了,视线就跟着一块儿落不到实处去。等回了神,小姑娘眼底的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提防》精选

第二十六章提防

太后沉默了很久。

赵盈目光一寸也不敢挪,眼中有希冀,更有害怕。

只是太后都不曾看见。

她有些走神,思绪飘远了,视线就跟着一块儿落不到实处去。

等回了神,小姑娘眼底的情绪早就尽数收敛。

“也好,搬到你舅舅家里去,有你舅母照顾你,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太后深吸口气,又把手递过去:“可说好了,你得回宫来请安,别一出了宫,跟着乐仪玩儿野了……”

“我不住舅舅家。”

赵盈把小手放到太后手心上,噙着笑,没等太后嘱咐完,糯着声儿开了口。

太后微一怔,手一收紧,掌心里的小手柔若无骨,温热得很。

她握紧了,捏了捏:“那你要住哪儿?”

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试探。

赵盈听出来了,便多看了太后一眼。

明黄的中衣,连身后靠着的软枕,也是明黄色的。

这大概就是天家。

天家威严,不容置喙。

她心中酸涩,眼窝跟着发涩,忙低了头。

“我想搬去皇叔府上住。”

太后手上骤然一紧,赵盈指尖跟着颤了颤,有些吃痛。

她皮肤娇的很,力道大了,小手上就有了红痕。

太后卸了力,替她揉着:“好好的,怎么想去你皇叔那儿住?

你舅舅家里有乐仪陪你玩儿,再不然,到宋家住也行,有你表哥表姐们在,也能带你玩儿。”

赵盈眼下才可以确定了,太后真的在防着她。

老太太宠爱了她十四年,怜惜是不作假,但防着她,也是真的。

怕她做祸国的妖姬?

在宫里怕她迷乱昭宁帝心绪,出了宫怕她魅惑赵承衍?

难道赵承衍真的知道她身世吗?

不然太后这样激动做什么。

赵盈敛了心绪:“皇叔待我也很好啊,而且皇叔笔墨丹青是一绝,回头父皇若来跟您闹,便只说我闹着去跟皇叔学丹青作画。

您叫我搬去舅舅那儿,搬去宋家,父皇还是要生气的。

这不是明摆着叫我躲出去吗?”

她撒着娇,越发往太后身边儿凑了凑:“您的意思,我出了宫,还是想给我安排相看人,你想想,无论是舅舅家,还是宋家,父皇要安排人盯着,是不是都很方便?”

太后眉心一凛:“他敢!都把你送出宫了,还想怎么样!”

赵盈扑哧笑出声:“您怎么也说气话,父皇是天子,天子有何不敢?”

这是实话,天子有什么不敢的,连强占人妻这事儿,都干得出来。

昭宁帝和赵澈,父子俩一脉相承,御极做了皇帝,天下的美女就都想占为己有,管她是待字闺中还是早嫁做人妇,只有天子不要的,没有天子不敢的。

她垂下的眼皮,掩去了眼底的嘲弄。

太后到底还是松了口,准了赵盈搬去燕王府小住,又打发了人到燕王府去告诉一声,叫赵承衍给赵盈收拾地方。

然则太后的心里,总归是有了别的想头的。

送走了赵盈,眉兮回寝殿里头去伺候,老太后正揉着眉头发愁。

她掖着手上前去:“您怎么还犯愁呢?如今大公主自个儿开口要搬出去,回头等她出宫了,您和皇上关系缓一缓,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

“揭过去?揭不过去!”太后咬着牙,“你去点两个机灵丫头,叫她们跟着元元一起出宫,贴身服侍。”

眉兮替她掖着被角的手一顿:“太后?”

“孩子到底是长大了,她那张脸,放到哪儿,我都害怕。”太后在眉兮手背上按了一把,“承衍二十六了,连个侧妃都不肯娶,眉兮,我一个儿子栽在这上头,另一个儿子,绝对不能!”

眉兮呼吸一滞,旋即明白,人却有些呆。

燕王和宋贵嫔之间,清清白白的,太后如今怕是担心过了头……

她有心劝,却只怕她主子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皇上今次为大公主的婚事,同太后撕破脸,母子两个闹成这样,实在是伤了太后的心,也太叫太后害怕。

于是她咬了咬牙,什么也没说,替太后掖好了被角,只把太后吩咐的话一一应下来,转身又出门去点小宫娥了。

·

未央宫的掌事太监往燕王府去回的话,赵承衍却听愣了。

话回完了,他好半天没反应过来,那太监不敢催,把目光投向长亭。

长亭硬着头皮叫了他主子两声,赵承衍才回过神来。

他脸色不怎么好看,眉头紧锁:“叫赵盈搬到我这儿干什么?”

那太监越发猫着腰,头也不敢抬,只听着燕王殿下这语气,可实在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从来都听人说,燕王殿下最寡淡凉薄,这平白无故的,把大公主弄到燕王府来小住,可不是得不高兴嘛。

太监不吭声,赵承衍揉着眉心说了声算了,叫人送他出去。

等把人送走了,赵承衍往禅椅上盘腿一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长亭想了想,凑上去两步:“您不给大公主收拾地方吗?”

“她要出宫住,东西自然都是宫里头带出来的,还有宫里的嬷嬷们陪着,少顷便会有人过府替她准备,我收拾什么?”

声音还是清冷,淡淡的,一点儿也不上心。

长亭吃了瘪,撇了撇嘴:“殿下,您好像不太高兴。”

赵承衍横了他一眼。

高兴?

烫手的山芋,塞给谁,谁也不能高兴。

早就知道要惹出事,他也不是没劝过母后,但母后从年轻时候就脾气倔,从来是个不听人劝的。

现在跟皇帝闹的母子不和了,想起来退让了?

把人塞到他的王府,真亏母后想得出来。

赵承衍深吸口气:“你一会儿跟长路去别院收拾收拾,我搬去别院住。”

长亭瞳仁一缩:“您把大公主一个人扔在王府里啊?”

赵盈嘛……小姑娘家娇滴滴的,他作为长辈,是该好好照顾她,但问题是,他从来也没跟十几岁的少女一起生活过啊?

按照以往看来,赵盈也不是多娇气的人。

但这教女孩儿跟教男孩儿,肯定是不一样的。

她若真一时顽劣,弄得他烦闷不堪,总不能拎过来打一顿。

反正她只是要在宫外有个地方住,那么多人陪着伺候,又不需要他看顾什么。

于是赵承衍坚定点头:“你去收拾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