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谪仙表哥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2

第二十一章谪仙表哥未央宫的消息赵盈打听不出来,也没有格外存心去打听。昭宁帝会生气,会恼怒,本就在她意料之中,没必要再特意去打听。要是让太后知道,她如今连未央宫的消息都能探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谪仙表哥》精选

第二十一章谪仙表哥

未央宫的消息赵盈打听不出来,也没有格外存心去打听。

昭宁帝会生气,会恼怒,本就在她意料之中,没必要再特意去打听。

要是让太后知道,她如今连未央宫的消息都能探听出来,岂不要防着她吗?

可早起梳妆的时候,挥春见了她眼下乌青,丫头给她敷粉的手就顿了顿:“公主昨儿没睡好吗?”

还真不是。

赵盈却只愁眉苦脸的嗯了声:“眼下乌青多拿粉遮一遮吧,别叫人看出来。”

但她生的白,皮肤又娇嫩,平日里轻轻磕一下碰一下,立时就泛红,好几日消不下去都是有的,这一夜没睡好,眼下乌青可没那么好遮。

好不容易上完了妆,吃过了早饭,未央宫的小宫娥就来传话,说太后叫她去一趟。

赵盈是心知肚明的。

老太后并没有因为昭宁帝的震怒而放弃为她相看驸马,反而变本加厉。

前世她懵懂不知,但也清楚的记得。

昭宁帝到未央宫发过一场脾气后的第二日,太后就若无其事的传了宋云嘉进宫,安排她在未央宫见他。

现在想想,其实也不是要和昭宁帝对着干,而是怕了。

太后是想在昭宁帝干出更荒唐离谱的事儿之前,尽快把她婚事给定下,把她给嫁出去。

而无论是薛闲亭,还是宋云嘉,都是后生晚辈里难得的才俊,将来会成为朝廷栋梁。

再加上薛闲亭家里是世袭罔替的爵位,宋云嘉是太后的侄孙,昭宁帝心中再如何不喜,也总要有所顾虑,未必真拿他二人如何。

这大概也就是,明明中意沈明仁,却还要苦心安排她见过薛闲亭和宋云嘉的原因。

赵盈坐在轿辇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眼见着未央宫到了,她压根儿没打算带挥春和书夏进去,打发了两个人在宫门口等着,只身进了宫门去。

还没进殿,就能听见清朗温润的声音从殿中传来。

赵盈稳了稳心神,旁边儿小宫娥撩了竹帘,她提步侧身进殿去。

左手边上黄花梨官帽椅上坐着的少年郎君,回身看来,正与她四目相对。

那双眼干净清澈,没有半点儿杂质。

惨绿少年,面如冠玉,意气闲雅,温润如玉,一眼望去,便只觉这人芳兰竟体,实在是让人很愿意亲近的。

赵盈上前去拜礼,等站起身,眉眼弯弯侧目去叫表哥。

宋云嘉这才起身,与她见了个平礼。

太后似对一对小儿女极满意,毕竟是郎才女貌,又都是她的骨肉至亲,怎么看怎么高兴,满眼慈爱:“云嘉才陪我吃过饭,我得去消消食儿,你们自个儿去逛吧。”

宋云嘉面不改色,眉心却几不可见一凝。

赵盈倒没心没肺的应好,目送了太后去,才叫了宋云嘉一道出殿门。

未央宫很大,从正殿出来,往右手边儿,向东南方向去,有一片花圃,品种多,且都是名品名种。

赵盈幼年时很喜欢跑到这里来玩,高兴了来赏花,不高兴就来捣乱,随意摘折,太后也都随她去。

两个人一路无话,直到走出去有一箭之地,宋云嘉深吸口气叫元元:“你知道太后的用意?”

赵盈走的稍靠前些,身形微一顿,旋即恢复如常,仍踩着轻快地步子往前走,却没回答他的问题。

宋云嘉无奈:“元元。”

“表哥不是也猜到了吗?还是……”她顿声,终于回头去看他,“你见过薛闲亭了?”

宋云嘉脸上的无奈就更重了:“那你还过来?”

“我答应了太后相看驸马,怎么不过来?”她歪了歪脑袋。

记忆中的宋云嘉,总是这样的。

他好似不会生气,即便再难堪的事情,于他而言,也总能一笑置之。

他的华贵与脱俗,同薛闲亭刚好是两个极端。

如果说薛闲亭是这红尘俗世中的贵公子典范,那宋云嘉,该是谪仙,他本不属于这凡尘。

不食人间烟火,总以大爱宽容世人。

这样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是以名义上来讲,他虽是赵盈的表兄,但赵盈和他,还不如跟薛闲亭亲近。

毕竟谁也不想成日混迹在“仙人”身旁,被指点说教都是小事,要紧的是总怕玷污了人家。

于是她回过神来:“不过我没想到太后今儿是叫我见表哥的。”

笑意冲淡了脸上的无奈,宋云嘉踱着步,只是微不可见的把步子稍放大了些,只两步,便同赵盈比肩:“听你的意思,薛闲亭可以,我不可以?”

赵盈一愣:“表哥还有心思拿我开玩笑呢?”

她一低头,掩唇笑:“表哥帮我糊弄过去吧。”

宋云嘉一双杏眼像极他的母亲,最干净也最无害,此时略眯起来:“我以为你是真想嫁人了,听你这意思,竟不是吗?”

他呼吸微一滞:“你年纪又还小,是太后逼着你相看驸马吗?我倒是可以帮你劝一劝……”

“不是。”赵盈心下长叹。

明明和薛闲亭年纪相仿,他却总像个长辈一样。

关切,怜惜,然则始终守礼。

“我不是之前受了伤嘛,太后才想让我相看,觉得要遇上合适的,可心的,成了婚,也有个人疼我。”

她唇角上扬,倒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她才祈福回宫,就操心我的事情,我不想让她失望,更不想她总为我担忧,就答应了,先叫她安安心,过了这阵子再说。”

宋云嘉眼神明灭几变,显得有些晦涩难猜,盯着她看了很久,才长长的哦了一声,一抬手,去揉她头顶:“元元长大了,会心疼人了。”

这架势,和赵承衍真的很像啊!

明明是平辈的人。

赵盈虚躲了下:“别总揉我,回头长不高了,这两天皇叔见了我也很喜欢揉我的头,真不长了,你们负责吗?”

宋云嘉失笑:“你这两天见过燕王殿下?”

她嗯了声儿:“昨儿我见薛闲亭,还见了皇叔来着,好好的相亲宴,皇叔也给我搅和了。”

像是个撒娇告状的小姑娘。

宋云嘉却面色微变,沉默良久,才想起教训她:“不许胡说,编排长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