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受罚

发布时间:2021-09-15 15:13:40

第十章受罚赵婉是有一瞬愣怔的。她当然知道赵盈头上的伤,直到今天,才勉强好了些。这些天,多少补药送进上阳宫,御医院正一天跑三趟,去给赵盈请平安脉。她抿唇,下意识往后退了三两步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章节目录<<<

《第十章 受罚》精选

第十章受罚

赵婉是有一瞬愣怔的。

她当然知道赵盈头上的伤,直到今天,才勉强好了些。

这些天,多少补药送进上阳宫,御医院正一天跑三趟,去给赵盈请平安脉。

她抿唇,下意识往后退了三两步,死死地抿着唇,唇角一时也拉平了:“我没忘。”

声音是渐次软下去的,显然底气不足。

赵盈就笑了:“那还不走?”

赵婉不服气,也不甘心:“大皇姐,你真的一点也不心疼澈儿了吗?他可是你亲——”

“你给我打住。”

赵盈深吸口气,胸膛处起伏了一番,转头叫挥春:“去,传二公主的礼教嬷嬷来,再请孙嬷嬷来一趟。”

赵婉脖子一缩:“你想干什么?”

宋乐仪皱着眉坐回赵盈身旁,握了她的小手,不动声色捏了捏。

赵盈安抚似的拿指尖儿搔了她手心儿,就再一言不发了。

赵婉僵着立在那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摆明了是要晾着她!

她呼吸渐次急促起来:“大皇姐,你别太过分了!”

赵盈反手捏着眉心:“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

“你去替澈儿求个情又能怎么样呢?”

赵婉倒真是直接,得了赵盈这么一句,径直就开口,还有些着急,像极了怕赵盈临时又悔口:“澈儿现在病倒了,父皇都不肯到嘉仁宫去看看他,我想着,只有大皇姐去替澈儿求情,父皇才会把此事放下,不再追究他了。

母妃和我尚且心疼至此,大皇姐怎么就非要逼死他呀?”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求情二字,且又要彰显出她们母女的仁善心慈,以及她赵盈的不近人情,刁蛮骄横。

赵盈想着前世她倒是真替赵澈求情了来着,谁也没来求她,她上赶着就去昭宁帝跟前求了。

她对抄着手,没搭理赵婉。

赵婉更急了,原本鬓边挂着的汗珠被微风吹散了,此时又凝出三两滴来:“他可是你亲弟弟!”

“你说的累不累?”宋乐仪咬着牙反问她,“他做弟弟的要杀长姐,我也不见你们去责骂他——

二公主,事儿不该这么办,话也不该这么说吧?刘淑仪为什么受罚,你心里是真一点儿数没有是吧?”

赵婉一张小脸儿涨的通红。

赵盈爱答不理的晾着她,给她难堪,她忍了。

宋乐仪又算个什么东西?

要不为着去了的宋贵嫔,他们家算个什么东西?

赵婉小手一抬,指尖儿正对着宋乐仪方向:“你放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外头挥春正带着赵婉的礼教嬷嬷张氏来。

这些礼教嬷嬷,都是在宫里头伺候了半辈子的人,手上不知调教过多少的后妃公主。

大内禁庭里,其实真要说,就该数着她们豪横。

从来就只有她们调教人的份儿,被调教的公主后妃们,却不能反过来管她们。

张嬷嬷眼皮一跳,瞧着赵婉那副急红了眼的模样,就知道不好。

她掖着手上前,弓着腰蹲身做礼,请了赵盈安。

赵盈摆手:“张嬷嬷,你也是宫里的老人,父皇看重你,叫你管教赵婉,这就是你教出的规矩礼数吗?”

张嬷嬷双膝一并跪下去,鼻尖上侵出冷汗来:“大公主,奴婢不……”

“我最不喜欢听人辩解。”赵盈扬声就打断她的话,“差事没办好,就是没办好。公主的规矩让你教的一塌糊涂,那就是你的错处。我要罚你,你服不服?”

她当然不服。

赵婉从七岁上在她手上学规矩,可刘淑仪那时候正得宠,没少插手干预,真是连祖宗的规矩都忘了的。

张氏的性子没那么厉害,倒是去凤仁宫跟冯皇后告过两回状,冯皇后不痛不痒的申斥刘淑仪两句,过后刘淑仪照样来插手。

现在说赵婉放肆,没规矩,就要赖在她头上,叫她怎么服气?

宋乐仪看在眼里,眉心一动,显然也看出了张嬷嬷的不服来。

她不高兴,侧目去看赵盈,果然赵盈面色微沉,不似先前那样淡然的。

“那我今天也教嬷嬷你一个道理——我罚你,你就心服口服的给我受着,我赏你,你就感恩戴德的来拜谢。”

赵盈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张氏:“张嬷嬷,你服不服?”

她是凌厉的,连语气都森然。

张氏在宫里伺候了半辈子,竟叫个十四岁的公主给吓住了。

她后来反应过来的时候,赵盈已经交办吩咐下去,再不叫她插手礼数管教的事,罚了她一年的俸禄,让内府司重新给她分派差事。

张氏到了也不服气,还想申辩,书夏就已经押着她往凉亭外走了的。

赵婉上下牙齿打颤:“张嬷嬷是内廷的礼教嬷嬷,她就算有错,大皇姐也该去回了皇后娘娘,你凭什么发落了她?”

发落了她的礼教嬷嬷,那不是满宫里告诉,她赵婉是个没规矩没礼数的轻狂之徒吗?

“我罚了她,你有意见,大可以到皇后,到父皇面前,告我一状去。”

赵盈眼风斜扫过,孙嬷嬷真就是前后脚过来的。

人一进了凉亭中,赵盈先肃了肃面容,掖着手,朝着孙嬷嬷方向做了半礼。

孙氏生受了:“方才见公主身边的书夏姑娘领了张氏去,公主叫奴婢来,是为了二公主的管教事吗?”

赵盈面上才重又了笑意:“赵婉如今规矩一塌糊涂,见了我不规规矩矩行礼,倒指着我的鼻子来诘问。

便是方才见了张氏,她的礼教嬷嬷,她连半礼也没做的。

我瞧着,真是不成样子了,恐怕也只有嬷嬷能调教好了。”

赵婉脸色一白。

孙氏是出了名的严苛。

当初给赵盈选礼教嬷嬷,原不是选定孙氏的,父皇就是怕孙氏太严苛,又铁面无私,赵盈在她手上要吃苦头。

但太后亲点了孙氏来调教,父皇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会儿母妃还庆幸过,还好不是孙氏来管教她,不然凭嘉仁宫如何受宠,孙氏也是不会卖半点儿面子给她们的。

“我有不好,自还有父皇和皇后娘娘,还有我母妃会管,大皇姐,我不过是来求你去给澈儿求个情,你就要这么针对我吗?”

赵婉急起来时,声儿都拔高了,一时尖锐又刺耳:“你罚了我的礼教嬷嬷,叫孙嬷嬷来管教我,这是满宫里告诉,说我没规矩,说我轻狂——

你害的澈儿失了父皇欢心,受罚病倒不算,还要来坑我!

大皇姐,都是至亲骨肉,你怎么这样对我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