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七章 林涛的秘密(上)

发布时间:2021-09-15 14:06:28

几人先后从林有的房间退出来,金花故意碰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见儿子没有注意到,金花只能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小波子,小静,我跟你们一起上楼,把你们房间收拾收拾。”林波摆摆

>>>《小镇孝女》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林涛的秘密(上)》精选

几人先后从林有的房间退出来,金花故意碰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见儿子没有注意到,金花只能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小波子,小静,我跟你们一起上楼,把你们房间收拾收拾。”

林波摆摆手,“算了,妈。我们自己收拾,您忙您的吧。”

“没事,我手脚利落。走,咱们赶紧上楼吧。”金花对小两口使了个眼色。

林波便不再作声。

三人到了二楼,金花接连叹了几口气,仍然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田静忍不住问道:“妈,您咋了?”

金花西洗鼻子,眼圈有些泛红了。

“你爸倒下了,现在你们就是妈的主心骨了。妈想跟你们说说老二的事。这件事我谁也没提过,我憋在心里这么多年了。现在看你爸这副模样,我真的挺不住了!”

林波心里一紧,“妈,您知道老二在哪里?”

金花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止不住的鼻水,说:“我要是知道老二在哪里,我就是豁着命也要把他带回来,让你爸安心!”

“老二命不好,都怪我!”金花说完身体开始剧烈地哆嗦。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老二!我不得好死!老天爷才要这么惩罚我!”

“妈,您别这么说自己!我不喜欢您老是诅咒自己!”林波低吼道。

金花掩面而泣,无法平静。

田静对着林波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轻轻地拍着婆婆的后背。

“我当时生了你之后,羡慕别人儿女双全,也想要个女儿。我鬼迷心窍,试了各种偏方,结果还是怀了个男孩。于是我就从乡下一个老医生那里买了换胎药,他们很多人都吃了有用的。”

“可是我……”

“生下来还是个男娃。是个男娃就算了,还有问题。是我害了老二啊!”金花又忍不住呜咽起来。

林波呵斥道:“妈,您快说!老二到底怎么了?”

“老二,他是男娃也是女娃!是我还得他阴不阴阳不阳,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金花咆哮着。

林波和田静瞬间怔住,只觉得嗡得一声,大脑便一片空白。

老二是阴阳人?双性人?

“我爸知道吗?”林波怔怔地看向母亲。

“他……他不知道。我也是老二那年验兵体检被淘汰才知道的。医生告诉我的时候,我觉得天都要塌了,我不敢相信。我太害怕了。这么多年,我谁都不敢说。我以为我藏在心里,你们谁都不知道,连老二都不知道,就没事了。说不定哪天他就好了……”

“妈,老二也不知道?妈,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提早带老二看病呢?”林波有些生母亲的气。

“我哪儿敢说?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我的儿子是个阴阳人?让他们嘲笑他一辈子?”

“天啊!这是什么事!为什么连老二都不告诉?那是他的身体,他有权决定要不要看医生!您为什么连他都要瞒着?”

“我怕我说了他会更加自卑,他本来就是内向的孩子。他也有男性的器官,万一他可以正常生活呢?”金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再次做了错误的决定。

因为对老二有亏欠,她总是额外的偏袒老二。

她费劲心思从外地给老二挑选媳妇。即便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怕新媳妇在镇上对外人说些什么。

再说现在不能生孩子的人那么多,甚至选择不生孩子的人那么多。

再说现在科技发达,老二肯定有希望被治好的。

一切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她怎能料到,结婚第二天新媳妇就逃走了。

她的儿子也因为发现自己的问题,受了刺激,一去不复返。

她本来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给老二安排好了一切啊!

可是为什么事情不往她想的方向发展呢?

为什么?

金花瘫软在沙发上,嘴里一直嘟囔着,“为什么……”。

田叶看着神志不清的婆婆,又是心疼又是愤懑。

她脑海里关于林涛的记忆开始蔓延开来……

从小到大,他都是留着小平头。皮肤黝黑,身体壮实。

林涛是随了公公的性子的。他不善言辞,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田静几乎没见他笑过。

他从不和大哥,弟弟争抢。

只有在调皮的弟弟把他欺负到无处可躲的时候才会狠狠地推一把,然后转身寻一处安静的地方。

田静唯一一次看见林涛笑,还是他们小时候一起在街上散了集市的石板货摊上。

野丫头田叶在大树上绑了一张吊床,喊了一群娃娃使劲儿推她。她一人霸占着吊床,不肯让任何人坐上去试一试。

直到一端的绳子松了,田叶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儿。

林涛坐在旁边的地上,跟着一众孩子指着田叶捧腹大笑。

林涛充满快乐的笑脸在田静眼前不断放大,直到模糊。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爸?他一直苦苦地等着老二。”田静看看婆婆又看看丈夫。

“不能说!千万不能说!我怕你爸挺不住!他会没命的!”金花痛苦地摇着头。

“我不能让他在最后的时间恨透了我!”

“不说吧。也许我们能找到老二,带他看看爸。他要是知道爸生病了,一定会回家的!”林波说得无比坚定。

田静又想起了林涛的笑脸。

“要不,我们一会儿去小涛的房子里看看吧。说不定会发现什么。”田静提议道。

那栋专门为林涛结婚准备的三层小洋楼一直是空着的,林有和金花总是怀着“说不定他哪天就回家”的念想为他保留着里面的一切。

金花很少过去,她心里装着沉重的秘密让她没有勇气独自面对儿子空荡荡的房子。

林有被生活困在理发店和自家的天里。

林波,除了弟弟结婚那天,他再没去过那栋房子。

突然提到的房子,让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愧疚。

原来至亲的人在生活里也是会渐行渐远,变得陌生。哪怕有血脉联系的感情,也是需要精心维护的。

然而生活真的忙碌到让人忘却亲情的地步了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