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五章 夫妻大战(下)

发布时间:2021-09-15 14:06:28

林波揉着有些发胀的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向本该躺在左侧的妻子。没人?怎么会有人呢?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让他觉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冒着寒气。他挫败地用双手狠狠地搓了几下

>>>《小镇孝女》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夫妻大战(下)》精选

林波揉着有些发胀的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向本该躺在左侧的妻子。

没人?

怎么会有人呢?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让他觉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冒着寒气。

他挫败地用双手狠狠地搓了几下脸,胡乱地套上了拖鞋,快步走向孩子们的房间。

看见田静侧躺在孩子的床上轻轻地拍着孩子的背,林波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但随即又跟着收紧了。

他使劲儿地抓抓头,怯怯地喊了一声:“小静?”

等不到任何回复,林波直接走到床边,俯身轻轻地拍了一下妻子。

田静毫不客气地把他的手推开,依旧不抬眼看他。

“小静,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发酒疯哩。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

“小静,你没事吧?转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

“小静,你说句话好吗?狠狠地骂我一顿!要不你打我一顿也行?”林波说着又拍了拍妻子。

田静胳膊肘往后一甩,抵开了林波的手。

她把身子又朝里侧移了移,直接伸手搂住了孩子。

她把脸埋在孩子的后背,她害怕看到他的脸后又会想起昨晚他面目狰狞的样子。

“小静,求求你了。”

孩子模糊不清地嘟囔了几句呓语,胳膊挥动了几下又歪着头睡去。

田静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丈夫,气急败坏地说:“别把孩子吵醒了!”

林波赶紧缩紧了脖子,不知所措地看着妻子。

他开始在心里庆幸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他挥舞拳头的罪证。

大女儿还是醒了,转身看见爸爸妈妈都在自己的房间,瞬间就兴奋地叫起来:“弟弟,快起来!爸爸妈妈都来我们床上喽!”

田静狠狠地剜了林波一眼,对着两个开始在床上蹦的孩子说:“爸爸说要陪你们玩游戏。”

两个孩子欢呼着叫了声“耶”,欢快地扑向林波,把他压在床上,玩起了“骑大马”的游戏。

田静进了洗手间,反锁了门后脱下睡衣,后背上有零碎的乌青。

她艰难地转着脖子,后背肌肉的酸痛让她红了眼圈。

她仍不敢相信这些年宠她爱她的丈夫竟然会对她动手。

她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母亲。

她怎么能容忍外人知道她美好的婚姻里突然冒出的黑暗阴影?她怕别人说她不幸福。

她又想到了多年前母亲和小皮匠的不堪,父亲的隐忍。

她抹抹眼泪,暗暗发誓,昨晚的事情是一场意外!

她绝不允许他再对自己动一个手指头!否则,她会杀死他!

她不说出去不代表她选择了原谅,是隐忍。

但是她不要重复父亲那样懦弱的隐忍,他得为昨晚的罪孽付出代价!

几声低低的敲门声打断了田静的思路,“小静,我们谈谈好吗?”林波在门外问道。

田静穿好衣服,打开门。

她依旧不看他,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不是在陪孩子们玩吗?”

“我给他们放动画片了,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咱们有事好好商量可以吗?”

“好啊。”

“我们去卧室谈好吗?别让孩子们听到了,孩子已经懂事了,闺女也知道传话了。”林波说着,眼睛扫视了几眼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孩子。

“谈吧。”田静转身先进了卧室。

林波顺手关上门,扑通一声跪在田静脚边。

“小静,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我昨天晚上喝点酒就不知道我是谁了。我竟然对你动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那么心疼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对你动手了。你当我疯了,原谅我,好不好?”

田静的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狠话全部堵在喉咙口。她吸吸鼻子,带着哭腔说:“你怎么能狠心对我下手?”

林波一把抓住田静的手,然后挥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扇。

“你打我,你使劲儿打回来。只要你能心里舒服点儿,怎么打我都行!”

“你干什么!发神经!“田静大叫着挣脱了林波。

“让你出气。使劲儿打,直到打到你愿意原谅我!”

“你这狠心的恶人!”田静使劲儿一推,林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妻子,又匆忙起身去解她的衣服。

“干吗?”田静嗔怒道。

“我看看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

“伤到心了,很严重!”

“对不起!我特别后悔,特别心疼。”

田静放弃了挣扎,任凭丈夫褪去了她的衣服。

他轻轻地抚着她青紫的肌肤,满眼的愧疚。

“我发誓我再对你动手,我把我手剁了!”

良久的沉默后……

田静翻身抱住了林波,她问:“今天还要回老家看你爸呢。早点准备准备吧。”

“你愿意了?”林波一脸的诧异和惊喜。

“我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做无谓的挣扎,我们放弃吧。”

“这不公平!为什么你自己的父亲你不顾一切的救,轮到我父亲的时候就不可以了?”林波努力压制着自己的不满。

“小波,如果有希望,值得的话我肯定毫不犹豫地把钱都花在身上。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啊!”

“哪儿不允许了?我们现在的条件要比你爸生病那会儿好多了!我们把外面欠我们的钱都要回来,自己再凑点,借点,应该没问题的。”林波还在坚持。

“孩子们大了。他们怎么办?我们还要到外地打工,从头再来?孩子上学怎么办?谁照顾?而且爸的病是晚期啊!救不了!”

林波不再说话,田静说得不无道理,但是他是不甘的。

父亲的高高拱起的驼背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他从小就觉得父亲的驼背里是被塞满了莫名的东西,像骆驼的驼峰。

父亲架着双臂,一手握着剪刀,一手拿着梳子,没日没夜地站在皮套椅后面忙碌着。那驼背也许是肩背的发动机,给了父亲源源不断的动力,来供养整个家。

然而现在,父亲背上的发动机坏了。他再也握不动剪刀和梳子了。

林波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像是问自己也像是问妻子:“难道,真的就这样了?难道他不想等等老二了?他真的能不管老二了?”

田静的心也咯噔了一下,失神喃喃道:“该怎么办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