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三章 世界上最纠结的感情

发布时间:2021-09-15 14:06:27

田叶在耐心听着视频里母亲像往常一样滔滔不绝的家长里短。田叶的眼光从母亲不断开合的嘴唇上慢慢往上转移。她唇角到鼻翼的毛孔越来越大,她现在应该放弃打理自己了吧。她曾经

>>>《小镇孝女》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世界上最纠结的感情》精选

田叶在耐心听着视频里母亲像往常一样滔滔不绝的家长里短。

田叶的眼光从母亲不断开合的嘴唇上慢慢往上转移。她唇角到鼻翼的毛孔越来越大,她现在应该放弃打理自己了吧。

她曾经是那么爱美的一个女人。

小镇的那个家,她的卧室里摆了一张大大的化妆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好看瓶子的化妆品。

田叶曾经那么羡慕和欣赏母亲坐在化妆桌的镜子前涂脂抹粉的样子。

“妈,也给我涂涂?”她不止一次的乞求过。

母亲也总会翻着白眼呵斥道:“去去去!小孩子家家化什么妆?小孩子的心思要放在学习上!成天想着涂脂抹粉,长大要变狐狸精,不务正业的!”

看着镜子里一脸不服气的田叶,母亲又补充道:“小孩子皮肤嫩,擦这些东西会烂脸!千万不能碰!”

母亲的“千万不能”四个字对田叶总是有神奇魔力的。在她和母亲的这场母女缘分里,她几乎做遍了母亲打上“千万不能”标签的所有事情。

比如就不学做家务,比如从不谦让弟弟,比如离开家,比如嫁给乔纳森……

乔纳森一针见血地点评过,“我们之所以可以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得感谢你妈妈。因为你总是选择违背你妈妈意愿弟弟事情。她当时疯狂地阻拦我们,这显然激起了你的斗志,于是你毫不犹豫地选择和我在一起。”

“如果一开始你妈妈就鼓励你和我在一起。天啊,我敢保证,你现在肯定是别人的妻子了。”

“我信你个鬼!”田叶永远都不会承认这一点。

她的确没有听进去母亲的话,偷偷往脸上摸了母亲化妆品里那个最好看水晶瓶里的香香。

她不敢用太多,只用手指挖了一丁点儿抹在鼻子上。

她仔细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鼻梁高挺了不少。

然而在这项秘密行动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后,她的鼻梁真的如同母亲恐吓她的那样裂开一道口子。

母亲询问她鼻子的事,她只能撒谎不小心被划伤了。

她是永远都不会告诉母亲她其实是偷用了她的化妆品。因为母亲会和父亲无数次地提及这件事,合在一起快乐地嘲笑她,然后分享给亲戚朋友。

就如同那次她又一次偷穿母亲漂亮的衣服,忘情地在镜子前搔首弄姿时却听到父亲和母亲上楼的脚步声。

她来不及脱下衣服,只能钻进他们的被窝。

母亲在训斥她要下床吃饭都无效之后,愤怒地掀了她的被子。随即便爆发了她和父亲止不住的捧腹大笑。

“这个妖精孩子!”这是他们每每给人讲完她的这件糗事之后绝对会加上的结语。

当然母亲也毫不犹豫地一边做手势一边用极慢的语速将这些事分享给了乔纳森。

畅聊八卦是母亲生活中相当重要的精神活动之一吧。

母亲的嘴唇依旧神采飞扬地上下张合着。田叶也慢慢看向了她的眼睛。

不知何时,母亲总是挂着大大的眼袋。

母亲总说她失眠,更年期了,说不着觉。就那么整夜整夜地睁着眼睛,想以前的事情,担心身边的人和事。

杞人忧天,管好自己就行了。田叶总会这样打住母亲关于失眠的抱怨。

“你不知道,你没到我这个年龄。人越活越难,心里积压的事一年比一年多。总有操不完的心。”母亲总会叹着气感慨道。

“操心啊!操子女的心!”

田叶很想补一句,“您只是操弟弟一家的心吧!”

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这样的,“我过得很好啊。自力更生,有一个疼我,懂我,又会挣钱的男人。有一个听话可爱的孩子,我自己也很独立,没有什么让您担心的事啊。为什么要为我们操心呢?”

“以后呢?日子长着哩,万一乔纳森变心了呢?把你们母子俩一扔,自己跑了,你就可怜了!”

田叶无语,这不是杞人忧天,这是什么?

“还有你弟弟,到现在还得靠着我们。啥时候是个头啊?”母亲眼角的皱纹更深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为什么要为他当牛做马一辈子呢?”田叶愤愤不平了。

“我们要是不管他,就靠他,一个家撑不起来,得散了!”

田叶最不理解这点,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难道您和爸爸不在了,他一家就没办法活了吗?”

“那不一样,传统就是这样。你看看老家,哪个老人不帮衬自己儿子?你要是敢不管,人家就不给你养老!”余水云咂咂嘴。

“什么狗屁传统?全是你们自己杜撰的!没有人规定父母必须养儿子一家,帮衬一辈子!人老了,还有多少人生,就不能好好为自己活一活吗?”田叶激动起来。

“你看看你,混劲儿又上来了吧。镇上谁家不是这样,我不这样做,脊梁骨都该被人戳断了!再说哪有父母看着自己孩子过得水深火热却不管不顾?那是自私!老了,做不动了就没人同情,没人靠了!”

田叶觉得和母亲的谈话又聊到死胡同了。

她尝试过太多次,却发现根本撼动不了母亲根深蒂固的想法。

见女儿长久没说话,余水云又故作很神秘地说,“以前镇上西街卖粮油的你凤姨还记得吗?”

“记得。咋了?”

“她不给儿媳妇带孩子,非要跑出去打工。说了把挣的钱都给儿媳妇,但人家不要她的钱。不看孩子就不让她回家!前几天她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看孩子,都被扔出去了。儿媳妇直接不让她进家门!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比起她,我们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田叶看着母亲喜笑颜开的样子,很是难受。

她永远也理解不了她的想法。明明自己可以依靠自己过得很好,却要以爱之名,在自己的脖颈系上绳索。再把自己拥有的所有价值甚至连同自己,双手奉给孩子。让孩子来决定自己剩下的人生,这就是为人父母该有的牺牲精神吗?

田叶又忍不住想起了盖瑞,不是还有一种选择吗?

真的有对错之分吗?

也许自己觉得能接受,能安心就是最正确的选择吧。

毕竟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是不一样的。

田叶突然有些怀疑自己一直拿自己的价值观去质问,责怪母亲的人生选择是不是有些不对。

但是她仿佛无形中已经成了母亲宣泄消极情绪的对象,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控诉了她对那种“传统”的厌烦。谈话的开头她总是义愤填膺地数落着生活里的所有不如意。她懊恼自己为什么一开始没有用心把儿子培养得更加独立,这样她就不用在晚年依旧如此辛苦。

然而等到谈话结束后,她就会换上另一副面孔,“能怎么样呢?总不能真的放手不管吧?我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