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章 母亲

发布时间:2021-09-15 14:06:27

人们都说母爱是伟大的。田叶第一次感受到母爱的伟大是在看了儿时热播的一部电影《世上只有妈妈好》之后。她幻想着自己被坏人抓走,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母亲拼命和坏人搏斗,劫后

>>>《小镇孝女》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母亲》精选

人们都说母爱是伟大的。

田叶第一次感受到母爱的伟大是在看了儿时热播的一部电影《世上只有妈妈好》之后。

她幻想着自己被坏人抓走,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母亲拼命和坏人搏斗,劫后余生和自己抱头痛哭。

她的印象里母亲跟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谩骂和数落,她是让她头疼伤身的孩子。

她在课堂上听语文老师讲一位母亲熊口救子的故事,故事里的母亲在危急时刻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臂伸进熊嘴里,救下被咬伤的孩子。

故事讲完后,语文老师非常笃定地说她相信每一位母亲都愿意为孩子做出牺牲自己的选择。

田叶回到家忍不住问母亲:“妈,你会像故事里的妈妈那样把自己的手臂伸进熊嘴里救我吗?”

“我可不敢!吓死了!那不得疼死?再说你闲的没事招惹熊干什么!咬你,活该!”母亲的回答让她失望了好久。

她想接着问:“如果是弟弟,你会救吗?”

但是她不敢问,她最忌讳和弟弟作比较的话题。

邻家的男主人好像知道她的软肋,总是故意逗她:“你爸妈就是喜欢你弟弟,不喜欢你这个丫头片子!”

每次她就会像个暴怒的小狮子跟可恶的男人吵起来。

父亲在一旁跟着嘿嘿地笑着,母亲则数落她傻,经不起半点玩笑,没大没小。

田叶盯着孩子熟睡的脸,不禁反问自己:“那么你会救自己的孩子,把手臂伸到熊嘴里吗?”

田叶脑子里浮现一张血盆大口,白森森的尖利牙齿冒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她果真有害怕的感觉,“我愿意!”田叶不自觉地喊出声来。

她的声音把睡梦中的孩子吓得一哆嗦。她赶紧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孩子侧着的背。

田叶坚信母亲对自己的爱是不纯洁的。

母亲无时无刻地在等待自己对她进行物质和精神上的偿还。

母亲回去后总会旁敲侧击地打电话跟她讲田静又给郭芬芳买了首饰,衣服,营养品,甚至带她出去到处玩。

她的言语里满是对郭芬芳被孝顺的羡慕和对自身处境的惋惜。

她说这些的时候从来不会问一句:“你一个人带孩子还好吗?累不累?”

田叶又想到了母亲关于“熊口救子”问题的回答。

她大概同样会回我一句:“能不累吗?谁让你一意孤行,嫁那么远?活该!”

田叶正式给孩子冠名,田小川。乔纳森跟着起哄说他也要有一个中国名字,他要叫田大川。

田叶在电话里跟母亲提起这件事,她有些骄傲地强调着,“您看,谁说女人不能传承姓氏?我的孩子将传承了田家的姓氏,他也是田家的孙子。”

余水云淡淡地回复道:“这哪儿能一样呢?儿子生的才是孙子,女儿生的还是外孙,归不到娘家。”

“说的没错,我也没打算让他回到那封建愚昧的地方!”田叶决然地撕去了虚假的和平。

余水云听出了女儿的不悦,叹了口气:“所以说嘛,儿不嫌母丑,你终要混到亲戚嘴里说道的‘六亲不认’的地步。谁能独善其身,不需要亲人呢?你这野性子,以后吃了亏就知道了。”

孩子百日的时候,田叶围着手机等了一天没有收到家里任何人的祝福。

她难过地看着怀里咿咿呀呀的孩子,因为自己,他成了不被祝福的孩子。

田叶有些愤怒,她暗暗发誓再不和家里联系。

三天后余水云的电话来了,电话一接通,田叶“喂”了一声后便不在说话。

她心里仍带着怨气。

余水云在电话那头如以往一样家长里短地说着亲戚圈里的鸡毛蒜皮。

过了很久见田叶没有回应,她才像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又在干嘛?”

田叶没有回答,只硬生生抛出一句话:“三天前是田小川的百日。”

“百日啊!”余水云支吾地打着马虎眼,“孩子百日在咱们老家不重要,孩子好好养着就行。”

“轩轩百日代客的时候我给了田斌两千。”

“是吗?你看我记不太清了,年龄大了,容易忘事啊。生活压力太大了,忙得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田斌媳妇怀第一胎做手术去医院刷我被您没收的工资卡。”

……

“田斌媳妇怀孕,您说怕手机辐射,您又忙不开,让我张罗买好所有孕妇和新生儿需要的用品。”

“你是姐姐嘛。多照顾弟弟应该的。”

“我怀孕的时候呢?您压根没提过手机辐射。当然,我从来也没期望过你们会为我做些什么。”

……

“您说我是家里的‘客’了,只是我总是忘记自己的身份。您对我好哪怕一点点,我都感动得愿意给您一切。”

……

“我爸逗小川的话就是‘你以后好好努力,多帮帮哥哥。’我的孩子凭什么也要多背负这样的责任?”

“那是你爸的玩笑话。再说以后小川有能力了,不应该帮一下哥哥吗?你们条件好,就多尽点义务。”

“我爸跟我说的唯一一次狠话就是‘你他妈就得给我养你弟弟!’,我受够了!”

……

田叶没想到自己一股脑儿说出了这些年的委屈,脑子里闪现不同年龄段自己隐忍的悲伤模样。

她从来没有胆量撕开挡在她和原生家庭之间的遮羞布,即使她逃离后被亲人们安上“不孝”的骂名。

但这次田叶介意了,她不会让她的孩子重蹈覆辙。

而她是一个母亲了,她给与他生命,她给与他无限的爱,全是不求回报的。

她只愿自己能够更努力地生存,不成为孩子的负担。

这样她的孩子才能拥有选择人生的自由,才能展翅飞到他想要去的地方。只要她的孩子是健康的,快乐的,她就无比满足和幸福。

田叶长久以来背负的道德枷锁在她自己成为一个母亲后开始破碎。

原来生命的繁衍可以是无私的,而不是为了为自己储蓄下半生的养料。把生育当作投资是一件多么不堪的事情!

这次两代人截然不同的生育观激烈碰撞在余水云的懊悔和田叶的释然里灰飞烟灭。

她懊悔自己不应该给与女儿生命,并浪费时间,金钱,精力和情感养育一个不知感恩的人。

而田叶则释然自己再不用背负“不孝”的道德枷锁,没有底线地做一个被禁锢的养料。

她也应该是自由纯粹的生命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