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 秀才遇上兵

发布时间:2021-09-15 14:06:26

“小静,咋了?你妈受伤了?严不严重?到底咋回事啊?”金花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仓皇打电话的模糊的对话,担忧地问道。田静大脑飞速地运转,她母亲被弟媳妇打断了两根肋骨!警察都来了!不!她可

>>>《小镇孝女》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秀才遇上兵》精选

“小静,咋了?你妈受伤了?严不严重?到底咋回事啊?”金花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仓皇打电话的模糊的对话,担忧地问道。

田静大脑飞速地运转,她母亲被弟媳妇打断了两根肋骨!警察都来了!不!她可千万不能把这些告诉婆婆。

她飞快地看了一脸急切的婆婆,她会看笑话吗?家丑不可外扬!她仿佛下定了决心,说:“妈,我妈不小心摔了。挺严重。我把小果和小航放您这里,您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得赶快回城里,处理一下。”

“行!你赶快过去!孩子放我这儿,有事给家里打电话。路上小心点儿。”金花识趣地嘱咐道。

田静来不及跟孩子们交待就匆匆地赶回了城里。

市医院里的急诊病床上,郭芬芳把身子侧向墙面,“哎呦,哎呦”痛苦地呻吟着。

她不想面对她那软包儿子。

她是被打伤的人,反而被儿媳妇“作贼喊抓贼”报警说她人身威胁!

警察过去后直接收走她手里的水果刀,敲开了于颖的门,并叫了救护车。这是她第一次直面威风凌凌的人民警察,身体直接瘫软。

她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还在神经错乱地乞求警察同志帮她主持公道。

她的脸被抓花了,像爬满了扭曲狰狞的血蜈蚣。

肋骨处的疼痛让她浑身颤抖。

她被推进医院的那一刻,唤起了田志峰离开时的全部记忆。

“杀千刀的,好狠的心啊!把我一个人留在人世受罪!你在惩罚我对不对?我现在在这幅样子,你满意了吗?”她分不清虚实了,开始用尽力气咒骂那个本该继续呵护她一生的男人。

于颖趁着慌乱匆匆收拾了行李,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回娘家。

“妈,孩子怎么办?”于颖在电话里问她母亲。

“都这时候了,要啥孩子?你赶紧让孩子们给小虎子打个电话,就说家里没人看他们,让他赶紧回来接孩子。你给孩子们放电视看,嘱咐他们别乱跑。记住,一定要在小虎子赶回家之前离开!”

于颖的娘家妈在电话里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手足无措的女儿。

“孩子们单独在家我有点不放心。”于颖有些犹豫。

“猪脑子!你再等一会儿,小虎子赶回来把你往死里打!你要是不想活了,就赶紧跑!”

于颖看了一眼沙发上正津津有味看动画片的一双儿女,狠狠地咬咬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头也不回地走了。

田静刚到医院大厅,一眼便看见正往门外跑的田虎。

“小虎,你去哪儿?妈怎么样了?”田静大声问道。

“姐,你赶紧上去看着妈。我有事出去下。”

田静一听火气便腾地窜起,“有啥事能比妈重要?”

“小颖把孩子们扔家里,自己一个人回娘家了。孩子们单独在家我不放心,我得赶紧把他们接到医院。”田虎一脸急色。

“你看你娶的好媳妇!黑心黑肝儿,尽不干人事儿!”这是田静第一次骂弟媳妇。

田虎有些烦躁地看了姐姐一眼,“姐,赶紧上去看着妈。我接了孩子马上过来。”

田静不想再理他,直接转身去找母亲的病房号。

“妈!”田静看着面目全非的母亲,只唤了一声,便扑向母亲的床边。

郭芬芳眼泪簌簌地流着。

“这个臭婆娘!敢对老人动手,真是坏到极致了!老天爷都会劈死她!把我脸抓得,还打断了我两根肋骨……我活到这个岁数,谁敢这么对我?我咽不下这口气啊!”郭芬芳喘着粗气,嘴里挤出的每个字都带着深深的恨意。

“她跑了!一个人偷偷回娘家了!把孩子扔家里,一个人跑了!”田静愤愤地说。

“这个天杀的!虎毒还不食子,她能那么狠心把俩孩子单独扔家里!老天爷,你看到了吗?这样的人不该天打雷劈吗?”郭芬芳狠狠地揪扯着床单。

“妈,您放心。这事我绝不放过她!您现在身体最重要,养好了。我们找她算账!”

“让小虎子去她家当她爹妈的面把她按在地上狠狠地打一顿!他们不会教养女儿,我们来帮他们调教!”郭芬芳恨不得立马就让儿子过去替她出口恶气。

田静觉得田虎根本就没那魄力冲到人家家里更别提打人了。

“咱们先把您身体弄好了,这笔帐迟早要算。”田静凑过去仔细检查母亲的伤势。

她眉头紧皱,心里涌满了愤怒。

她不明白,自己给予他们小两口那么大的恩惠。帮他们买房,装修,带孩子,平时明里暗里没少给钱,就是图他们能多多少少记在心里。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对母亲好一些。

然而自己这些年的恩惠仿佛都是喂了狗!

有了女儿在身边,郭芬芳顿觉得心安了不少。身上靠虚张声势的防御瞬间崩塌,心头的万般委屈像绝了堤的洪水奔腾而来。

“小静,妈真是活得憋屈啊!本以为拿着你爸留的那些钱,能过个安安稳稳的晚年。我这还没有到病倒在床,一文不值的地步。她就这样待我!以后我身子要真不行了,她不得一包老鼠药给我闹死?”

“小静,要是你爸还活着。谁敢对我这样?我才不委曲求全地给他们做牛做马,我跟你爸我们两个,好好过我们的日子。我们不靠你们谁,我们可以活得舒舒服服。可为什么你爸不能坚强点,为什么不先把我送走?”

呜呜呜呜……

“人老了,落单了,即使在自己的亲骨肉面前都活得没尊严啊!”郭芬芳任由眼泪鼻涕黏在一起,直到她再张不开口。

田静赶紧拿了包里的纸巾,小心翼翼地帮母亲清理。

她无比心疼地说:“哪儿的话!您不是还有我在您身边?我不会再给他们留面子,以后他们要再敢对您不敬,您就搬出来不跟他们住一起。镇上房子租金也都要过来,没您撑着,他们连还月供都困难!”

“她能对您下这么重的手,就绝不是善类。这样的人,说句难听的,迟早也不要在一起过了。我一会儿看小虎子怎么表态!自己亲妈被这么欺负,看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给您撑腰!”田静补充道。

虽然是在气头上,但她的确有了想让弟弟离婚的想法。

百善孝为先!不说这是亲婆婆,就算是一个陌生的老人,谁能忍心下这么重的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