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是老师教得好

发布时间:2022-09-24 06:40:56

“混蛋!”在镰仓望着自己最后一位同伴战死沙场,情绪愤怒的之下,一拳砸在了地上,泥泞混着雨水溅到了他的身上:“又是一个想要全新挑战半藏大人的白痴…”数十年前,山椒鱼半藏被忍界被誉忍者半神,成了最逼近忍者之神第一代火影忍者的忍者,因而他也遭受到了许多暗杀和全新挑战。雨隐村的忍者们习惯了。。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章节目录<<<

《第十章 是老师教得好》精选

“混蛋!”

镰仓望着自己最后一位同伴战死,情绪暴怒之下,一拳砸在了地上,泥泞混着雨水溅到了他的身上:“又是一个想要挑战半藏大人的白痴…”

数十年前,山椒鱼半藏被忍界誉为忍者半神,成为最接近忍者之神初代火影的忍者,因此他也遭遇到了许多刺杀和挑战。

雨隐村的忍者们习惯了。

镰仓也曾见过很多毛头小伙子,以为自己掌握了几个忍术就天下无敌,进入雨隐村内就想摘下半藏的首级,但是他们大都数会被半藏大人左右手的左右手平次大人杀死。

镰仓顿时认为,眼前这个撑着竹伞的少年,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想要以击败半藏大人扬名的白痴。

上原奈落非但没有否认,反而走向了镰仓中忍,口中轻笑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我想要取下半藏的脑袋,也是想拿他的脑袋来祭奠那些被他杀死的人…那个老家伙,活得时间也够久了吧?”

“混蛋!竟敢侮辱半藏大人!”

镰仓咬了咬牙,身为雨隐忍者,就绝对不能忍受有人侮辱那个被他们视为骄傲的忍者半神。

正当上原奈落以为这家伙要搏命的时候,镰仓却飞快丢出了手中的苦无,合手结印:“雨隐之术!”

一团烟雾从雨中升起…

镰仓作为出身于雨隐村的忍者,对于在暴雨之中如何战斗和逃脱,他们可是驾轻就熟得很!

这家伙想要逃命!

面对一个杀死了雨隐据点所有驻扎忍者的强敌,镰仓对自己的实力心知肚明。

那个小鬼,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六个下忍和一个中忍,甚至战斗的过程中,连他手中的竹伞都未放下!

“必须把情报送回村子…”

镰仓的身影翻动,借助烟雾升腾阻挡着上原的视线,自己则飞身躲进了一处岩石夹缝,他早就看好了这个位置。

作为一名普通忍者,一旦遇到无法解决的敌人,那就要尽可能地向村子里的上层送去敌人的情报。

这就是普通忍者的法则。

雨下得更大了。

雨隐中忍镰仓大气也不敢出,只是谨慎地躲在岩石的夹缝中,听着雨水打落在竹伞的声音渐渐变小。

那个少年,离开了吗?

镰仓缓缓松了一口气,他又等了一会儿,才彻底确定少年离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除了瓢泼大雨落地的水花,地面上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雨隐村中忍队长镰仓终于放下心来,慢慢地走出了岩石夹缝,随即他竟然察觉到雨势似乎有些小了。

雨水打在竹伞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了耳中…

人还没走!

那个少年还在这里!

镰仓猛地抬起头,望向了空中!

只见空中有一个漆黑的人影,那个人影的举着竹伞漂浮着,让镰仓的眼球不自觉地缩紧…

那个小鬼,竟然能在空中飞行吗?

上原奈落撑着竹伞落了下来,让自己能够平视着镰仓的眼睛,他歪了歪脑袋,开口质问道:“喂,就算你想要逃走的话,也要稍微问一下我的意见吧?”

“……”

镰仓惊骇地不能自己,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竹伞少年,只是嗫嚅着开口道:“你…早就感知到了我的位置…”

“是啊。”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手中捏出了一张卡牌,插向了镰仓额头上的雨隐忍者护额。

那张卡牌明明只是薄薄的一张,却异常锋利地切开了铁制的忍者护额,缓慢地插了进去。

镰仓浑身颤抖地望着他的动作,面对一个根本无法以常理推断的敌人,半点也不敢动弹。

镰仓能够清楚地感应到额上被划开了一道细浅的伤口,血液一点点从护额的缝隙中流了下来。

正当镰仓以为自己要被杀死的时候,上原奈落停了下来,轻声道:“好了,回去记得告诉山椒鱼半藏,十二年前,他逃过一劫,这一次,他逃不掉了。”

镰仓木然地喃喃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杀了我…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唔…”

上原奈落沉思了一会儿,竖起了一根手指,一脸认真地解释道:“可能…我是个善良的人吧?”

如果一个多月前的话,上原奈落刚刚来到忍界的时候,他或许的确是个善良的人;但是经过雨之国的生活,善良的人是在忍界活不下去的,那他只能做一个另类点儿的家伙。

当一个人亲眼见识过崩坏的世界之后,恶之花就会开始绽放,潜藏在人性中的恶意,会驱使他变成一个善恶难辨的人类。

“…善…善良?”

镰仓忍不住低下头,看向了周围躺倒一地的雨忍尸体,这是哪门子的善良啊!

上原奈落挥着自己的竹伞落在了地面上,一步步走向了暴雨之中,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又停住脚步,转头轻笑道:“与其杀掉你们所有人,不如留下你一个,去向山椒鱼半藏传播来自我们的恐惧,效果要更好吧?”

“你!”

镰仓惊恐未定。

上原奈落反倒是摆了摆手道:“去吧,回去告诉山椒鱼半藏,来自十二年前的复仇者们,要回来向他索命了!”

说完之后,那个撑着竹伞的少年慢慢地消失在了镰仓的视线之内,留下了一地狼藉。

“十二年前的事么…”

镰仓颓然跪在了雨中,想起了雨隐村的一桩旧事。

十二年前,山椒鱼半藏曾经带领许多亲信雨隐忍者外出执行任务,具体任务未知。

然而除了半藏以外,其他的雨隐忍者再也没有回来;从那以后,半藏也发布了一条追杀晓组织的命令;但是雨隐忍者们从未发现过晓组织的任何踪迹,这件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现在,是晓组织的成员来复仇了吗?

暴雨,越来越大了…

上原奈落刚刚完成自己的任务,就看到了一张张被雨水打湿的纸张飘舞而来,汇聚成了一个浅蓝发的女人,女人的鬓角被雨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她的脸上。

正是他的老师。

小南伸手接过了上原奈落手中的竹伞,将他揽到自己的身边,让两人共乘一把竹伞挡雨。

“刚才我都看到了。”

小南低头看着上原奈落,揽着他的肩膀,轻声夸赞了一句身边的少年:“奈落,做得不错。”

“哪里,是小南老师教得好。”

——————

求点儿推荐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