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渡劫之王 第九章 暗号我不服

发布时间:2022-09-23 18:40:46

“也可以!”望着这样的画面,始终在装蘑菇的女修霍地站起身,一声低喝。“师姐,你这一惊一乍的,把我吓一跳。”王离恼火的看了女修几眼,他话是这么说,但脸上更本也没任何受了惊吓的神色。此时那团血红旭日般的光华了狠狠地的撞在了那团深蓝色的劫雷上,一股股实质

>>>《渡劫之王》章节目录<<<

《渡劫之王 第九章 暗号我不服》精选

“可以!”看着这样的画面,一直在装蘑菇的女修霍然起身,一声低喝。“师姐,你这一惊一乍的,把我吓一跳。”王离郁闷的看了女修一眼,他话是这么说,但脸上根本没有任何受惊的神色。此时那团血红旭日般的光华已经狠狠的撞在了那团深蓝色的劫雷上,一股股实质般的威压从天空不断坠落,压得他都好像被一只无形巨手死死的按在地上。“哪里可以啊?”他看了女修一眼之后,又抬起头来看向那两股力量的交锋处,他的颈骨都有些轻微的咔嚓作响,但他眼中的神色却依旧镇定异常。只是这片刻的时间,那团一开始如旭日般耀眼的血红色光华已经消解了大半,它和那颗深蓝色的雷球撞击,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两者就好像互相吞噬消融一样。“拼是够拼的,连这种丹血法门都用了出来,这种法门一用出来,就算渡劫成功也大损道基,元婴也大为受损,而且现在看来,这劫雷也不是他这一击所能化解。”他是觉得通惠老祖一股逆天而行的气势是有了,但这样一击不成,自身受损太厉害,接下来手头上越是厉害的法宝,就越是不能彻底发挥所有的威力,还不如先彻底耗光所有法宝,再用这样的手段。“你自己想。”女修毫无情绪般回了他四个字。王离的嘴角不由微微抽搐。这实在是太难交流了。不过好歹这么多年下来他有些习惯了。他真的很认真的开始想他这个师姐为什么说可以。“是了。”他眼睛一亮,瞬间就想到一个可能,“法宝拼完就没有了,但是如果他自己有极其厉害的疗伤灵丹,尤其能有大补元婴的灵丹,那他的确可以先将自己拼得不行,等会快速恢复了,还可以再拼一次。”女修点了点头,道:“嗯。”“的确可以啊!”王离现在确定自己的师姐在这段时间应该是正常的,没有犯病,他有些佩服的看向通惠老祖的所在,“这么说,他或许还真的有些希望啊。”也就在此时,咔嚓一声轻响,通惠老祖嚼碎了一直都纳在舌下的一块紫色晶石。轰!他的身体里就像是突然涌起了一股紫色的巨浪,随着强大的灵压波动,他浑身都透出晶莹的紫色光华,这些紫色光华均匀的包裹着他的全身,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竟是快速愈合起来。“异源!”白溪真人身体一震,不由得惊呼出声。在他声音响起的刹那,四周的天空之中,也有同样的惊呼声响起。“真人,异源是什么?”白溪真人身后那名叫做李幽鹊的男童又出声问道。“抛开形成原因不论,条件最不济的修士用天地灵气修炼,往上便是灵砂、灵石、灵源,至于异源,便是异种灵源,异种灵源不仅和普通灵源一般蕴含惊人数量的天地灵气,而且还各自附带不同的功效。”白溪真人知道李幽鹊肯定对天地灵气和灵砂有些了解,便用极为简练的话语回答道:“你们平时所见的都是极为粗浅的修行典籍,最多记载灵砂、灵石,至于灵源、异源因为太过罕见,所以那些典籍之中没有记载,但你真正入了山门,见的典籍多了,自然就知晓。”“果然如此,居然有一颗这样的异源。”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滚滚灵气波动,王离觉得有点牙酸。寻常修士炼化灵源都是用真元包裹慢慢炼化,现在通惠老祖直接嚼碎这异源炼化,听上去嘎嘣脆,真的是好牙口。通惠老祖也的确有些牙酸。不过这种“生啖食灵”的法门,是他所会的法门里汲取灵气最快的手段。这种拼老命的时候,要的就是快!这种异源的澎湃灵气一洗,不只是他之前大把嗑药身体里留下的各种隐伤和驳杂药力全部被冲刷干净,就连他元婴身上那黑色的符箓都片片崩碎。“去死!”通惠老祖压力一轻,顿时战意更浓,伸手一抓一扬,又是一个黑色的剑匣祭出,顷刻间凄厉的剑鸣声不断,二十七道乌黑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瞬间狠狠刺入那颗深蓝色的雷球。轰!轰!轰!…….这二十七道法剑顷刻被劫雷震碎,但碎裂的刹那,法剑的威能彻底爆开,竟是硬生生将这颗深蓝色雷球也炸得四分五裂。乌阳真人原本已经看得连呼吸都彻底停顿,此时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脸上还未来得及泛出喜色,只见天空之中所有的劫雷反而瞬间被那深蓝色的雷光牵引,瞬间形成四股水桶般粗细的雷光,狠狠镇落下来。“啊!”通惠老祖还来不及反应,这四股雷光已经狠狠冲击在他头顶的阴雷伞上。他体内真元疯狂爆涌,已将阴雷伞的威能激发到了极致,但依旧抵挡不住,阴雷伞上污浊的雷光瞬间被消弭大半,连伞面上都瞬间出现了破损,数十股细碎的劫雷如发光的游蛇般抽打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法衣毫无抵御能力般被抽得四分五裂,他的身上也瞬间血肉模糊,一道道可怖的伤口中,隐约可以见到他身体里的内脏和白骨。“去拿阴雷伞!”也就在此时,王离的耳廓中响起他师姐的声音。“这个时候?”王离大皱眉头。“快!”女修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不容置疑道:“晚了不一定能得手。”这个时候即便是金丹期修士都不敢冲入雷劫笼罩的区域,更不用说筑基期和炼气期修士,但王离听着女修这样的话语,却只是道:“暗号。”女修道:“我不服。”“好。”王离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伸手捏碎了一道青色的符箓,瞬间就被一道青色的罡风包裹其中,直接朝着雷劫的中心掠了过去。“就这?”雷劫的中心响起了一声疯狂的大笑。通惠老祖的身上再次涌起滔天的血光,血光之中出现了一道异常狂暴的剑光,所有的血光全部朝着那道剑光汇聚而去,这道剑光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疯狂气息,比天空之中那些劫雷更为耀眼。王离眯着眼睛看着那道狂暴的剑光,这是通惠老祖再次运用华阳宗的丹血大法。通惠老祖在这种情形下再极限压榨肉身和元婴的灵气,这一击若是无法击溃劫雷,那他马上就会被劫雷劈得灰飞烟灭。以王离此时的修为,连一缕崩碎的劫雷都足以将他炸得粉身碎骨,而且此时通惠老祖渡劫并未结束,他直接闯入天劫笼罩的区域,很有可能同时被天道法则惩罚。王离甚至可以感觉到一种实质般的威压此时就像是潮水一般不断的涌在他的身上,这种感觉,就像他已经深深陷入一个冰冷的泥潭之中。他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战栗起来,肌肤上都冒起了无数小疙瘩,但他眼瞳之中的一丝紧张和恐惧也迅速的如潮水般褪去,整个眼瞳瞬间清亮无比。在青色罡风的包裹之中,他的身体像一片落叶般轻盈,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十指之中透出若有若无的灰色精芒。这十道灰色的精芒很快脱离了他的指尖,飞在了他的身前,变成了十道闪耀着幽暗光泽的剑影。他正对着的前方,通惠老祖的那道剑光已经和劫雷真正的绞杀在一起,剑光笔直的往上,带着一种刺天戮地的气息,就像是要将天空都刺出一个窟窿,破碎的雷光如瀑布一般洒落下来,他的身前,就像是有无数发光的荆棘在地上和虚空之中生长,杀意纵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100.25.42.211','2022-10-01 19:56:14','','classid=14','0','6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