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九章 终于来了

发布时间:2022-09-23 16:39:06

这红衣女子,不是之后客店客栈,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要回去回乡省亲的“夫人”吗。那红衣女子见状,和婢女一同不断地企图,将她的父母从地上拉起。但丝毫用处也也没,那三位中年人父母,不断地的重复着各种讨饶的话,身体抱成一团,是不愿给出更多反应。那红衣那红衣女子上前,和婢女一起不断试图,将她的父母从地上拉起。。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终于来了》精选

这红衣女子,不就是之前投宿客栈,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要回家省亲的“夫人”吗。

那红衣女子上前,和婢女一起不断试图,将她的父母从地上拉起。

但丝毫用处也没有,那两位中年父母,不断的重复着各种求饶的话,身体抱成一团,就是不肯给出更多反应。

那红衣女子急得都要哭了,她的父母却依然毫无所觉,把她当成“仙人”一样抱头求饶。

回家省亲,亲人家仆却全都不认识自己了。

而且,虽然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但反反复复说着的话,都太过雷同,还是有些奇怪了。

面前的一幕,终于是让江黎一拍脑门发现了不对。

他再次跑到其他民居,这下他也不亲自进去了。

而是从怀中掏出一枚枚金锭银锭,直接抖手被他丢进了屋中。

有的人一开始惊疑不定,发现金锭后,又欣喜若狂。

这是正常的反应。

有的人一开始疑神疑鬼,发现银锭后,又开始谢天拜地。

这也是正常的反应。

但有那么一部分的民居里,那亮闪闪的金银就在里面凡人的眼前滚过,但他们却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理会。

这就很不正常了。

这也让江黎明白,那十几万的阴魂生魄,怕就是出自他们的身上了。

还不死心的他,找到了云溪城的死囚地牢,接连掐死了好几个死囚之后,阴属性灵气运入双目再看,他们的身上却都没有魂魄逃出。

这下,真的不用再怀疑了。

段霜长老他们,不知道了用了什么方式。短短时间之内,这座城市就已经死了一半。

全城有接近一半的居民,都已经变成了这种没有魂魄的活死人,这情况,可要比看到的是二十万枯骨,还要让人惊悚。

江黎已经在计划着,如何留出后路,在关键之时逃出生天了。

回到客栈的时候,本就没有多少亮光的天色再次漆黑。

江黎回到房间聆听传经,同时用传经时极为发达的听觉笼罩客栈周围,尽可能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除了纳魂布袋快满时,需要他去亲自转运一番,他的监听就在没有松懈过。

然而第二天的晚上,却就这么平安无事的度了过去。

江黎通过消耗的银两数目,大概计算了一下,已经收获得来的魂魄数量。

由于席地的狂风,对精怪们抓捕阴魂生魄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速度有所减慢。

但那数字,还是稳稳的突破了二十万,向着更高的程度积累。

江黎这边无事,可城主府那边,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前一天的搜查,依然没有半点收获不说。

反而是在当天晚上,又是正好十一人的失踪,搞得他们所有人都是神经兮兮疑神疑鬼。

恨不得全都待在城主府中报团取暖,不少弟子,都没那个胆子再去探查了。

啪!

第三天的早晨,在由江黎听觉反馈所构成的世界中,突然有一点豆大的水珠从天上划落,随即落在地面上炸开。

哗啦啦哗啦啦!

一息之后,暴雨倾盆而至!

江黎的耳中瞬间充斥了大量的杂音,让他无奈的从听觉监视中退了出来。

真正的“观音”之法,绝不会有这种弊端。

但是只依靠着几句残缺的经文,做到这种程度却也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看着外面好像是在故意和他作对的雨水,江黎也并不恼怒。

只是闭目静心,继续安然打坐。

时间一点点过去。

雨点和雨点之间几乎连成一线的夸张雨幕,却也坚挺的不符合逻辑。

天上翻滚的乌云里,好似蕴藏着无穷的水量,可以就这么一直下到天荒地老。

街道上的积水越来越高,很快就漫过了屋舍的台阶,从这第三天开始,云溪城的街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凡人出行。

也不知到底是被大风大水给关在了家中,还是已经在段长老他们的手段下,全部死去。

流水席的桌椅已经被搬到了客栈的二楼。

由于大风和暴雨的影响,来往的妖物相比于前两天已经少了许多。

但江黎许以重利,将魂魄的价格抬了好几倍,而这城中的魂魄又确实多到随处可见,实在是难得的发财机会。

这才让一群小妖,顶风冒雨,依旧愿意为他收集魂魄。

第三天入夜的时候,云溪城中,街上最浅的积水,都已经可以轻易没过膝盖。

大量的木质杂物被冲刷出来,在大街上的积水中飘飘荡荡。

“大强!大陈!”

在已经冷清了不少的流水席中,一个外门弟子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对着正在“收银”两位弟子轻声叫到。

三天的连续工作下来,已经爆肝到麻木的大强和大陈楞楞回头。

在看清来人面孔后,他们二人猛的一震,彻底清醒过来。

“阿牛!是你!”

“这两天你跑哪里去了,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

他们三人关系一直不错,本就有着信任基础。

加上那大强和大陈一直在棚里工作,根本没有人告诉他们事态的严重性!

所以看见两天未见的阿牛突然出现,他们根本没有丝毫怀疑。

“嘘!轻一点,跟我走!”

那阿牛指了指江黎房间所在的位置,让他们不要大声,又招招手示意他们跟自己离开。

“走?去哪里?那江黎不会放过我们的。”

大强和大陈还是有些怕江黎。

“放心,我已经找到办法对付他了,不会有事的,跟我来。”

这阿牛看上去让两人感觉有些陌生,但毕竟是多年的朋友,在他的言语保证和诱惑中,大强和大陈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抛下流水席“收银”的工作,跟着他轻手轻脚的从这客栈的后门离开。

而在他们才刚走,江黎便从打坐中醒了过来。

“终于来了吗!”

他嘀咕一句,好像等这个时候已经等了很久。

江黎跑到二楼,那大强和大陈果然已经不在原处,摆在桌面上的,只剩下了两张青灰色的面具,和一只忙的晕头转向的红褂老鼠。

“倒也谨慎,可惜没用!”

江黎把两张面具收回,又把最后的两袋阴魂生魄收走之后,却没有带走地上的金银,吩咐精怪们继续收集魂魄,不要闹出动静。

他便也轻声的离开了客栈,远远的跟在离去三人的背后,踏着水上的浮木,向着一个方向跟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