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 酒请群妖

发布时间:2022-09-23 16:39:06

许久后,碗筷正面相撞之声渐息,江黎回扭过身去,却见足足一张八仙桌上的酒菜,了是被吃了个干干净净。而在八仙桌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不知道何时坐上了八道小小的影子。它们仰起头歪脑,或趴或坐,竟酒足饭饱在桌前酣然入睡了出来。“几位,吃的还不满意吗?”江黎而在八仙桌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不知何时坐上了八道小小的影子。。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酒请群妖》精选

许久之后,碗筷相撞之声渐息,江黎回转过身去,却见整整一张八仙桌上的酒菜,已经是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而在八仙桌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不知何时坐上了八道小小的影子。

它们仰头歪脑,或趴或坐,竟是酒足饭饱在桌前酣睡了起来。

“几位,吃的还满意吗?”

江黎好像闻不到那股子骚臭一般,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桌面。

只是坐在椅子上的八位,刚才喝的开心,此时却是酩酊大醉,一时间根本听他不见。

直到江黎又在桌上狠狠拍了几下,砰砰砰的作响,这八位才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

吱呀!

这八位一醒,眼见江黎在侧,怪叫一声,立马扑腾起来就想逃跑。

然而江黎早已用符纸封死了门窗。

他只是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看着那八道影子在客房里到处乱窜。

半晌后,这八位客人见走投无路实在无法脱身,这才颤颤巍巍的从阴暗的角落钻出,像八个小人一样站到了江黎身前。

“几位朋友,在下摆下宴席宴请你们吃肉喝酒,几位吃完就想不告而别,这样不太好吧。”

江黎居高临下看着在身前地板上站成一排的八个客人。

只见那八位客人贼眉鼠目,皮毛油亮,身长不过三尺!却是,四只长须黄鼠狼,和四只黑毛大耗子!

这便是江黎,在之前回到宗门后,所兑换习得的又一门阴属性法术,是在曾经也大名鼎鼎的请神术!

倘若仙佛大能施展此法,便能轻易唤来周天星宿,罗汉八百!

若是某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施展此法,也能号使雷公电母,呼来山神河伯!

只是后来,这方世界似是经历了一场天地大劫,道法双废,仙佛绝迹。

原先道家正统,后台背景遍布三界的茅山仙门,也一再沦落蒙尘,人丁凋零。

堂堂道法请神术也是一简再简,到最后只能沟通些孤魂野鬼山精小怪,甚至被用作请鬼上身。

几乎完全落得了个旁门左道的定位。

直到如今,修仙界再次欣欣向荣,各种埋没于民间的道书秘传重新被人翻出,才让江黎在藏经阁之中,把它学了出来。

当然了,江黎本身也没对这门法决有多少期待。

从它的简介来看,就知道修炼这门法决的关键,不在于精深熟练与否,这请神术单纯吃的就是面子。

是以由江黎施展,只是凭借一桌丰盛酒菜的诱惑,请来了几只勉强能算是“精”的黄鼠狼和大老鼠。

(有种叫法是,还没能修成人型的叫精,已经能化型成人的叫妖。也有种说法是动物叫妖植物叫精。。。)

别看他们站在那里还拱手作揖挺有个人样,好像道行不浅的样子。

其实只要一个老练的猎户,带上三五恶犬,便能撵的它们嗷嗷直叫。

“吱吱,多。。多谢主人家款待!老黄老黑两家子孙不胜感激!”

八只小精怪吱吱喳喳一阵后,由一只身上披着红色小褂的鼠精上前,竟然真的口吐人言和江黎说了起来。

“哦?你这鼠精居然会说话?”

江黎惊讶,这鼠精只是勉强开了灵智,身上那点妖力灵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它这样居然还能说话?

“吱吱吱,是小的福分,在城外一间破庙偷吃了几滴灯油,不知为何化了横喉软骨,故而能吐人言语。”

鼠精说话间声音有些模糊,但落字确实真切,并非某些阴神手段。

“嗯,此事倒也真是有趣,鼠兄好福分。”

“那么几位朋友,既然不走,且回答我几个问题如何?”

江黎备下宴席,施展请神术请它们过来,可不是闲着无聊,当然是有事找他们帮忙。

“主人家请问,我们吃了酒水肉食,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们这种级别的小妖,也就是逃窜起来有两分本事,现在被人困在房中,人为刀俎,他们哪里还敢不从。

“前天晚上,有一艘飞舟在城外坠毁,一共邪修一十二人遁入城中,你们是此方地头蛇,可有见过那些可疑人物?”

八只精怪又凑到一起又是吱吱喳喳一阵,随后红褂老鼠再次抬起头来,向江黎拱手。

“主人家,我等并未见过那等邪修。”

“城外的坠舟倒是见着,只是不敢上前。”

江黎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由结丹长老带队的叛逃修士,如果能被这群小妖掌握行踪,他们也早就落网了。江黎根本不指望它们能帮忙找人。

他又问了几个问题,鼠精一一解答,江黎摊开地图,在几个地方勾勒完善出了几处细节。

“在这云溪城下,还有一条暗河?”

在那几只老鼠叽叽喳喳的指挥中,江黎画出了一条歪歪斜斜的曲线,贯穿了整座城市。

这老鼠本就善泳,这地下河道也已经被他们摸透。

“是的,主人家,这云溪城便是因此得名。”

江黎研究了下那条暗河的曲线,是从城东的河流为起始没入城下,在贯穿城市之后,又直接和城外那条河流汇合,由暗转明。其实埋在地下的部分并没有多少。

只要宗门长老不傻,就一定会在暗河的进出口旁蹲守,段霜长老和于半夏他们,不太可能通过暗河逃生。

这条消息看来也没有太大意义。

江黎收起地图,又再次看向了八只精怪。

“几位朋友,非常感谢你们的消息。”

“这次的酒菜备的仓促,招待不周,可能不合几位的胃口。如果几位赏脸的话,明天还可以再来。”

“届时老黄家爱吃的全鸡宴,老黑家爱吃的猪油泡豆腐,一定都准备的妥妥帖帖。”

问完话后,江黎满脸带笑的再次邀请,为表诚意他还撕开了一张符纸,给他们留出了一条出路。

然而听到“全鸡宴”和“猪油泡豆腐”这几个字,八只精怪哪里还能走得动路。

哪怕它们此时的肚子已经吃的大如皮球,还是忍不住从嘴角疯狂淌下口水。

“吱吱,主人家,此话当真?”

红褂老鼠兴奋的问出了同伴的心声。

“自然是真的,我这人啊就是喜欢交朋友,每到一个地方就必然大摆三天流水席,宴请道上的客人饱食。”

“我这人不怕客人吃的多,就怕客人吃的少,几位朋友要是不信,明天大可以再来此处瞧瞧,我这必然已经备好酒菜恭迎几位到来。”

“不仅如此,你们还可以带上自己的家人朋友,来者不拒,来的越多我越开心!”

江黎等仙人来此,还有宗门在后背书,在城中自是有特权的,慷他人之慨他自然大方。

“吱吱,主人家高义!高义!吱吱!我等必将主人家的酒宴广而告之,携家中老小共来赴宴。”

八只小妖的脸上都能明显的看见兴奋之色,吱吱喳喳的就要离开。

“几位且慢,几位且慢,在下还有话说。”

江黎连忙拦住他们。

“吱吱,主人家所谓何事请尽管吩咐。”

几位小妖吃人嘴短,明天还有大餐等着,哪里有不讨好的道理。

“是这样的,在下最近遇到了一些难处,急需一些生魄阴魂为用,此事甚急却是怕坏了客人们的兴致。”

江黎就怕它们明天不敢来,说话非常客气,几乎是哄小孩一样哄着它们。

而这所谓生魄阴魂,便是最最低级最弱小的一种鬼物。

它们不能飞,不能跑,甚至不能走,无法言语没有神智,只能浑浑噩噩的飘在死去的地方,一阵大风吹过,都能像吹垃圾一样把它们吹飞老远。

就算是几只刚开了灵智的小妖,也能轻易抓来。

“吱吱,主人家这是哪里的话,我等虽是妖物,也是讲礼数的妖物。吱吱,客人上门吃宴,哪有空手来的。明天我等各自擒来几只生魄便是。主人家尽管放心。”

这老鼠说话越来越有调理,它懂得礼数江黎是不信的,不过在他身旁的那只老狐狸,恐怕的确有些文化。

应当是它在一旁教,这只老鼠现学现卖。

“不不不,不可如此,此事本就是在下唐突,又怎敢在白要客人的东西。”

江黎摆出一副为难的神色,思考片刻后又突然大喜说道。

“有了!这生魄阴魂我也不白要,明天宴席之时,我必在旁摆下百万黄白之物,客人带来生魄,必有金银相赠!”

江黎此言一出,小妖们更是大喜过望。

鼠精黄皮精和其他山中精怪不同,这两个种族的小妖,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人类附近,和人类直接或者间接的打着交道。

它们沾染的世俗气息最重,凡人市井的各种歪门邪道学了个通透,更是和凡人一样对金银钱财欲罢不能。

虽然它们的实力完全不值一提,一般修士根本看不上。

但江黎却不嫌弃,它们好歹成本低啊,使凡间钱财便能趋使。

“主人家大义!主人家大义!”

“敢问主人家,这生魄需求可有限制?”

红褂老鼠刚叫了两声,那老黄鼠狼又在它耳边一阵切切,旋即便问出了第二句。

不愧是老黄皮子,这马上就转起脑子了,如果真有限制它们必然不会叫上其他小妖,而是自己独享。

“哈哈你们叫我一句主人家,我又怎敢让客人扫兴?放心,来者不拒!”

“而且,如果来的客人多,我对八位朋友还有厚礼!”

“谢过主人家!!!”

这下,它们才终于放心,再次朝着江黎摆伏后,便排着排,从敞开的门口走了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