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于半夏叛逃

发布时间:2022-09-23 16:39:06

“昨天的送饭弟子还挺手脚勤快的,这个点就来了。”江黎思忖着自己也没叫登门服务,那所以是言宏手下的回来送饭了。他但是早已了不需要吃饭时,但多少都还得以保留着这个习惯,以免被人可以看出破绽。吱呀一声再打开门。站在门口的却是陆浅浅。嘶,她不喜欢我!我要切记表示拒绝?江黎寻思着自己也没叫上门服务,那应该就是言宏手下的过来送饭了。。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于半夏叛逃》精选

“今天的送饭弟子还挺勤快的,这个点就来了。”

江黎寻思着自己也没叫上门服务,那应该就是言宏手下的过来送饭了。

他虽然早就已经不用吃饭,但多少都还保留着这个习惯,以防被人看出破绽。

吱呀一声打开门。

站在门口的却是陆浅浅。

嘶,她喜欢我!我要不要拒绝?完事后要怎么和于半夏说?

江黎一瞬间就闪过了数个念头,然后下一秒,陆浅浅直接朝她跪了下来。

“江黎大哥,你救救半夏吧!”

陆浅浅这一跪让江黎好一阵惊讶,连忙伸手扶起,把她带进了屋里。

“浅浅妹子,这可使不得,有什么话床。。屋里说。”

江黎把陆浅浅扶到屋里的茶桌旁坐下,下才注意到对方双眼红肿,应该是哭了有好一阵了。

“你先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清楚,于半夏他到底怎么了?”

“我,我和半夏。。”

砰砰砰砰砰!

还没等陆浅浅把哭腔喘匀,他的门口又想起了剧烈的砸门声。

这次的来人显然更加不客气,木质的门框被砸的摇摇欲坠。

江黎的眉头,立马就紧皱了起来。

“是谁?”

他高声询问。

砸门声这才一滞,随即就是连片的刀剑出鞘声在门外响起,显然外头来者并非善类,而且人物起码有七八个。

不过外头也没有直接杀入,而是有人同样高声回话。

“外门执法堂!奉命搜查!外门弟子江黎,立刻开门!”

外门执法堂。。江黎心里沉重了起来,看向坐在旁边,表情惶恐不安的陆浅浅,看来她所求之事和外面那些执法堂弟子有些关系。

不过,于半夏,他能干了什么呢?

缠在腰间的的铁链自动落到手上,江黎抬手一挥,灵气吹开门栓,房门洞开。

一队十人漆黑弟子服的执法堂弟子手持法器鱼贯而入,很是不客气的直接就围住了江黎二人。

“外门执法堂奉命搜查,希望你可以配合!”

为首的一人气息凶悍凌厉,一身筑基修为丝毫不加以掩饰。

“陆浅浅!你怎么在这里!在我们查明真相之前,你不准离开房间!”

那人直接用执法刀指着陆浅浅的鼻尖,只差分毫便要触及皮肤,吓得她瑟瑟发抖。

“这位师兄,没必要这样吧。”

“我们到底犯了什么事情,需要执法堂如此大费周章?”

站在旁边江黎,直接伸手握住执法刀,将刀尖生生向旁边推出去了二十厘米,然后直面这位执法堂师兄说到。

这位执法堂小队长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虽然没有动用灵气,但怎么说也是筑基期的修士,已有道基在身,居然会被一个区区练气中期推开长刀,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你不知道?”

他这样问道,但双眼始终紧盯着江黎,试图从江黎的脸上找到任何一丝的慌乱,和其他可疑表情。

“我不知道,师弟我每日都要前往炼丹堂,协助赤发师傅炼丹,很少关注外门的消息。”

“这位浅浅师妹与我是朋友,她今日来找我,但还没来得及说话,你们就已经进来了。”

江黎轻轻拨动长袍下摆,将那枚炼丹堂的记名弟子令牌,露了出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外门执法堂的行事也感到不喜。

但执法堂代表宗门,对方实力也远在他之上,江黎知道事不可为,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争取一定说话的机会。

果然,那位小队长看见令牌之后,冰冷的脸色微微好了一些。

正在和江黎暗暗角力的长刀刷的一下收回,他这才说到。

“外门弟子于半夏叛逃宗门!罪大恶极!”

“所有相关人员都必须接受执法堂调查!如遇反抗,格杀勿论,听懂了吗?”

显然,一个记名弟子,还是不足以让对方放在眼里,收回长刀后冷冷的如此说到。

“于半夏叛逃?这怎么可能!”

江黎惊了,于半夏居然会叛逃宗门,那是他打死也想不到的事情。

对方没有动机,关键更加没有实力去做这种事情啊。难道宗门还管不住一个小小炼气期了?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江黎又扭头看向陆浅浅,她却只是眼神晦暗,哭的更加伤心了。

这。。。!?世界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我有必要骗你吗?现在我们需要搜查你的屋子,你可以选择反抗。”

执法堂的人根本不屑于和他解释,毕竟最终解释权,在他们手上。

“请便!”

一间房子而已,反正本来也是宗门的资产,江黎暂时憋下了这口气。

自己确实和于半夏等人走的比较近,现在一人叛逃,其他人只怕是否受到了一些牵连。

听他们的意思,陆浅浅还是第一个被搜查问询的对象。

不过好在,藏经谷的规矩比较健全,有规矩限制普通弟子,也有专门的规矩去限制执法弟子。

所以虽然这十个家伙凶神恶煞眼神不善,但这只是搜查房间,并没有直接给江黎搜身,也没有把陆浅浅带回执法堂问询。

否则这要是女弟子被他们带回执法堂了,被打一顿还事小,只怕被关在里面出不来,个个都得要三年抱两。

江黎和陆浅浅就这么站在那里,只能是看着这十个弟子,在屋子里上蹿下跳,又翻又砸。

只是十分钟的功夫,他这本来属于外门居住区最好品质的小屋,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到处都是窟窿,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搜查为什么要砸?那是因为是个人藏东西就知道往隐蔽的地方去藏,墙缝里,床腿下,各种犄角旮旯不用点破坏性手段是极难起到有限搜查的。

江黎理解这种和影视剧里面类似的暴力搜查,但是换谁,谁能不生气?

“几位师兄,查够了吗?”

江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的养气功夫有限,脸色还是忍不住变得非常阴沉。

“你腰上缠着的是什么!拿出来我要检查!”

其中一个执法弟子,深刻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不准搜身,通过命令,威胁,和恐吓的方式,来让对方交出,不就不算违规了吗。

而如果弟子真的拿出来了,只怕那法宝法器就会被当作可疑物品,拿回去好好调查了。

“这位师兄想要看,可以自己来拿啊。”

江黎这时候再次庆幸了一下,自己当时选择的宗门是“藏经谷”,而非“百炼山”。

如果是在“任人唯亲百炼山”遭遇这种事情,不管你到底有没有过错,几乎都不可能再有翻身平反之日。

“哼!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得罪了执法堂没有你的好果子可吃!”

那弟子没有得逞,显然很是不悦,非常熟练的就放了句狠话在这里。

“莫星!”

那位小队长叫了一句,那个叫莫星的家伙,这才停止叫嚣。

“外门弟子江黎,你还报名了外门大比是吗。”

那小队长再次走到江黎身边,却是掏出了一份名单,在上面指出了江黎的名字。

“师兄有何指教,难道说我连参加外门大比的资格都没了吗?”

江黎和于半夏,当时在回到宗门领取奖励是,就已经在外门事物堂办理了报名工作。对方拿着的应该是一份参加弟子名单。

他对这种抓着权利就无法无天的人一向没什么好感,回话时自然也没什么好口气。

“不,不是。”

“我只是要告诉你,外门大比提前了,方式也和往常不同。”

“拿着这个,明天宗门飞舟空港集合。”

“收队!”

对方将一个木牌,拍在了整个屋子里唯一还完好的那张桌子上,入木三分!

随即便带队离开了这里。

江黎认识那个东西,那是一枚宗门的出入牌。

以往的话,只有在进入内门时,才需要向长老申请。现在自己等人收到怀疑,怕是去哪里都要带着这东西了。

“浅浅,现在可以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被吓懵了的陆浅浅这才如梦初醒,语言混乱的,努力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尽量说给江黎知道。

陆浅浅知道的东西其实也不多。

其实在刚做完上次任务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于半夏发生了一些变化。

对她的关注变少,经常发呆走神,甚至有几次发现他莫名其妙的在和空气说话。

陆浅浅一开始也没有多想,认为是他经历了队友的死亡压力有些大。

然后就在昨天夜里,于半夏突然跑过来说要带她走,但具体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又语无伦次怎么都说不清楚。

察觉到异常的陆浅浅自然是不肯。

随后,一个大人物却突然出现在外门,是他们在上次任务中见过的“段长老”!

于半夏便不再和她多说一句,跟着段长老就走了。

陆浅浅本来还只是疑惑,没有太多想,但是第二天,就传来了宗门长老携带弟子叛逃的消息!

外门执法堂旋即找上门,陆浅浅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尚未确认关系的男友叛逃,目前生死不知,她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被执法堂那群人一吓,当即彻底慌了神!

但是在藏经谷之中,陆浅浅举目无亲,在她认识的人里只有江黎实力最强,是练气中期,还是炼丹堂的记名弟子。

在她的认知里,这样的江黎在外门之中,就已经属于“有能量”的人了。

所以在走投无路,且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她便求到了江黎这里,便也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