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灵根之种?

发布时间:2022-09-23 16:39:02

“对了,所以搞个水盆。”从那个白发鳞妖的石块整体表现可以看出,江黎有七成把握好,这里面所以是一颗鳞妖的卵,这是那只白发鳞妖的孩子。如果问题来了,一颗白化病鳞妖的卵究竟有什么用呢?他端来水盆,里面被他接了半桶井水,接着像打鸡蛋像,把石块放在脸盆上方从那个白发鳞妖的石块表现来看,江黎有七成把握,这里面应该是一颗鳞妖的卵,这就是那只白发鳞妖的孩子。。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灵根之种?》精选

“对了,应该搞个水盆。”

从那个白发鳞妖的石块表现来看,江黎有七成把握,这里面应该是一颗鳞妖的卵,这就是那只白发鳞妖的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一颗白化病鳞妖的卵到底有什么用呢?

他端来水盆,里面被他接了半桶井水,然后像打鸡蛋一样,把石块放到脸盆上方,两片拇指指甲卡住石块的缝隙,慢慢加大力量!

江黎如今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内家武者,手上力道堪比铁钳,灌注内力的指甲更是比匕首还要锋利坚韧。

原本微不可察的缝隙,一点一点变大,可以看见里面,原本是用一种白色的粘液将石块黏连。

猛然用力!

啪!

一个圆圆的东西从石块里掉了出来,落在水盆里溅起些许水花后,浮在了水面上。

这。。。是一颗种子?

【名称:灵根之种?】

【类型:杂物】

【品阶:未知】

【注:不建议食用。】

猜错了,这石头里藏着的不是什么鳞妖的卵,而是一颗被鉴定为【灵根之种】的东西。

灵根。。。不会就是我想的那个灵根吧?

这东西叫做灵根之种,难不成把它种到土里再浇点水,它就会长出来一条灵根?

江黎有些懵,灵根不应该是一种抽象性质的修仙天赋吗?

除了子孙根之外,他可不认为自己身上还会长有什么可以被叫做“灵根”的器官。

而且在鉴定术效果后,灵根之种名字后面还有个问号,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江黎也不明白那到底代表着什么。

“奇怪的东西。”

确定石块壳子里真的没有别的东西之后,江黎捡起那颗种子研究了一下。

除了种子的外壳坚硬之外,他没有任何发现。

考虑了一下,江黎在宿舍后院里找了个土陶盆,装满土壤之后用水浇透,随后就把那颗种子给种了进去。

这东西应该还是比较有价值和,鉴定术提示这东西不能食用,那既然是种子,种种看总是没有什么问题吧。

将陶盆放到二楼窗边的桌子上,这样一打开窗户,就能照到阳光。

期间言宏又来了一次,将十九个下属交上来的月奉送了过来。

他们下品灵根弟子的月奉,每人是一枚灵石,五颗回气丹,五颗养气丹。

总共是十九颗灵石,九十五颗回气丹,九十五颗养气丹。

他们两个先是拿回了自己的本金,也就是江黎先拿走了八颗灵石,言宏也拿回了两颗灵石。

然后剩下的所有东西两人平分。

那十九个下属嘴上没说,但是内心里总是会有些不满的,看来过段时间,还是要给他们再做下心理辅导。

“江黎,我听说这练气入门,一般上品灵根弟子最快也要十天,慢的话要一个月的也大有人在。”

“中品灵根的弟子,更是一般都要一到三个月,这还是要在天天打坐勤勉不辍的情况下。”

“那些下品灵根和劣品灵根,就更不用说了,很多弟子甚至在第一年新人弟子期结束之后,都没有能够引气入体。”

这漫长的修仙啊,两人都是一阵无奈。

“慢慢来吧,等到引气入体之后就可以用丹药辅助,到时候就容易了。”

又是一起吃了晚饭,藏经谷外门的伙食说实话相当不错,荤素搭配不限量取用。

只是所有新加入的外门弟子,都没有心思享受美食。

两人吃的也都很快,嘴上一起抱怨一阵功法难上手后,身体就又很诚实的回去打坐了。

。。。。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江黎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摸索功法的修行上。

外门大学堂的公开课,他也去了几次。

这个学堂其实每天都在上课,不过平时都是基础和识字扫盲课程。

这个世界的社会结构非常落后,知识和普及程度很低。

所以这平时的文化课,针对的就是这群还不识字的新晋弟子。

而每周一天的长老传功课,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课程。

比如修士的起源历史,功法术语的解读方式,新手修炼的常见误区,丹药服用的注意事项,等等等等。

就像前世课堂一样,弟子们最喜欢听的,还是长老师兄们吹牛装逼时讲述的修仙界见闻。

这些细枝末节的知识很少出现在书本上,但又是修仙路上必不可少常识。

从这些长老嘴里随便漏出一点东西,都能让他们少走不少弯路。

“今天的讲课真是太及时了,我已经在那个弯上卡了五天没有一点进展了,今天晚上我绝对能更进一步。”

言宏非常兴奋,一副好像马上就可以突破进入炼气期了的样子。

“我也是,之前我只注意到了时间对功法修炼的影响,其他的方面全都被忽略了,难怪每次修行的感觉都这么奇怪滞涩。”

江黎也是一脸恍然大悟。

“对了,之前让你帮忙购买的东西呢,到了吗?”

“嗯已经买到了,就在我的院子里,不过就这样东西都要花掉一块灵石,这次你可是亏大了。”

言宏一脸的郁闷,江黎却是不甚在意。

同样的东西在不同人的眼里,价值都是不同的。

而且江黎他要得急,价格贵一点也是难免的。

回到言宏的后院,一棵起码两人合抱的原木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江黎上前看了一下年轮,这树的年份足有六十九年,比他两辈子加起来的年纪都要大。

“不错不错,谢了兄弟,这可帮了大忙了。”

这自然就是一颗槐树,虽然只是一颗很普通的槐树树干,在俗世可能花些金银钱财就能买到。

但超过六十年的老槐不太好找,而且他在修仙界宗门里,无法借助凡间的势力,自然也就只能花费一颗灵石的昂贵代价去购买。

他伸手抱住树干,脚下用力,岁虎功的内力传遍全身,少说有八百斤重的这节树干,被他生生举起抗在了肩膀上。

“走了,有了这东西你就准备叫我师兄吧。”

江黎很自信,扛着沉重的树干就往远处走去。

由于今天大学堂散课比较晚,此时早已是月挂中天。他没有直接回到宿舍,而是向着外门的一片偏僻荒地行去。

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也不是什么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呆子,已经基本了解了外门的基本地形。

他要去的地方,就是一片坟地,外门乱葬岗!

前面在和于半夏和交谈中,他曾经了解到,藏经阁每年招收弟子都有六七百人,外门弟子却是常年稳定在八千这个数字左右。

而据了解,外门弟子每年可以通过外门大比和修炼突破,从而晋升内门的弟子,不过寥寥数人十数人而已。

那么其他的弟子呢?是怎么消失的?

修炼出了岔子死的。。

弟子之间争斗死的。。

出任务时遇险死的。。

总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整个外门,哪天不得死上一两个人。

然后长年累月下来,最终就造就了外门坟地这一片独特的风景。

一眼看去,月光下墓碑挨着墓碑,坟包叠着坟包,阴风瑟瑟席卷,鬼火朵朵漂浮,时不时还会传出来一阵鬼哭狼嚎。

这坟地的占地面积,看上去其实一点也不比外门居住区要小,但坟包还是拥挤成这样。

江黎他扛着槐树原木,脚下很重,从土地下面时不时就会有清脆的折断声传来。

这下面的每一寸土地,恐怕都有白骨长眠。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这么密集大量埋葬的坟场,又有这么长的时间历史,尸变闹鬼之类的事情,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

这也就是再修仙宗门之内,出来个鬼物就会被人随手宰掉,放在外界这妥妥又是片鬼祟乐土生灵绝地。

找了一片稍微平整的地面,江黎轻呵一声,直接把扛在肩上的槐木给砸进了地面。

“该死!这点内力都快见底了。”

休息了半晌,重新调整好状态。

江黎赶忙做起了准备,他来这里可不是吃多了消食。

甩掉脚上的鞋子,双脚分开战立,赤脚埋入土层,冰凉滑腻的感觉反而让他觉得有些舒适。

月光照下,他的影子和槐树原木重叠。

江黎缓缓张开双手,从影子上看,就好像是那颗槐树重新长出了两根枝条。

就这么站着,江黎闭上眼睛,在阴气森森的坟地里,观想修炼起了《鬼木决》

槐!木中之鬼也!

其根饮九幽之黄泉!其叶遮苍天之月眼!

这一次的修行,江黎感觉和之前远远不同,冰冷的阴木之气在感觉中清晰可见近在咫尺,并且还在不断的变得更加浓郁。

那是肯定的,外门弟子虽然级别不高实力不强但也都是修士,修士死后所能产生的阴气怨气自然远远超过常人。

两百多年来,这片坟地所埋葬的外门弟子又何止上万。

是以就算原来不是,这片坟地也是已经被活生生反向养成了绝阴之地。

而槐木属阴且会召鬼,在俗世的传统中,本是绝不能出现在坟场周围的树材。

但这次,江黎却是扛了一颗年份足有六十九年的老槐树干,立在了这外门乱葬岗里。

一时之间,阴风呼啸,浓郁的阴气开始不断地向着江黎的方向汇聚,一朵朵鬼火在空中燃起,在空中飘忽不定数量越来越多。

上百朵青绿色的鬼火,围绕在江黎身边随着阴气漩涡缓缓飘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