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藏珠 女配自救靠美食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独占金枝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掌珠令 快穿女主真大佬
末日乐园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在八零追糙汉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 美国雅典?大概吧

发布时间:2022-09-23 15:52:56

但是媒体们在五二十年代便以严谨认真的态度正式宣布空调了是美国居民的常见家具,他们的证据是全美有100万个家庭有空调。毕竟,这并不不可能会。50-60年代是美国国力的第一次巅峰,如同公牛队的前二连,而60年代是迷茫的5年,这个二十年之初的通货膨胀起来造成了当然,这并非不可能。。

>>>《余下的,只有噪音》章节目录<<<

《第六章 美国雅典?大概吧》精选

虽然媒体们在50年代便以严谨的态度宣布空调已经是美国居民的常用家具,他们的证据是全美有100万个家庭有空调。

当然,这并非不可能。

50-60年代是美国国力的第一次巅峰,犹如公牛队的前三连,而70年代是迷惘的10年,这个十年之初的通货膨胀导致了更为恶劣的通货滞涨。

对于中下家庭来说,即使有空调,也用得不多,因为电费很贵。

路易的家里没空调,但他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知道在哪里可以吹免费的空调。

被那根带着偏见的烂吉巴拒之门外后,路易带着一肚子火来到超市。

他装模作样地闲逛,实际上是在想对策。

他的次级球探之梦——高级球探之梦——首席球探之梦——晋升管理层之梦...等等远大的梦想都还没开始呢,能就这么断了?

还是断在一条长着烂吉巴的看门狗手上?

路易正在反思他有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问题是,除了离开前他非常不礼貌地骂了对方一句,他全程并无失礼之处。

如果问题不在自己身上,那显然是在对方身上。

如果是对方身上,那很有可能是带着某种偏见。

年龄是个摆在台面上的问题,没人相信18岁的年轻人会想成为职业球探。路易自己也不信,可这是真的。烂吉巴那句不耐烦的“东方佬”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无论他有没有歧视,当他那么说的时候,本身就带着偏见。

而这种偏见在美国是扎根于民众心底的,普遍的,路易无力改变。

如果他会在骑士队遇到这种事,就可能在任何一支球队遇到同样的事情。

为骑士队效力是路易的梦想。

可惜的是,现实无情地打碎了他的梦。

这种情况下,骑士不能再成为他的首选。

虽然将他拒之门外的不是骑士队的主教练比尔·菲奇,可是他不能肯定菲奇是个怎样的人,如果费尽周折见到菲奇,结果发现对方和那根烂吉巴差不多,只会引来更大的失望。

“先生,需要帮忙吗?”

女服务员见他驻足良久,友好地询问道。

“我不确定你们这里有没有我要的东西。”路易笑道。

不可否认,长得好看的人在哪里都吃得香,原来的路易还喜欢板着苦大仇深的苦瓜脸,大大浪费了他的样貌,而如今的路易的身体里住着一个30岁的灵魂,他太知道“魔术师”约翰逊那种阳光贱笑有多大的杀伤力了。

当你长得很好看的时候,即便是带着猥琐的笑容,别人也不会在意。

搞不好还觉得你很可爱。

“哦,你要什么?”服务员问。

“去波士顿的机票,你们卖吗?”路易打趣地问。

服务员玩味地说:“如果你可以在超市买到机票,那我就能在熟食店买到博洛尼亚香肠!”

“其实我觉得亚洲香肠也不错,你介意试试吗?”

※※※

路易的心里出现了罪恶感,才“过来”一个多月,他已经和两位数的女人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可是,他并没有到处聊骚,他只是顺水推舟。

或者说,他是在追求成为次级球探梦想的道路上和那些可以或者不能给他提供帮助的女人发生了故事。

一觉醒来,或者连睡觉都不必,因为有半数发生在白天——事情办完,她们大多会点一根事后烟来回味,而路易还想着球探的事...然后,有的会留下联系方式,有的不会,此后他们大概也不会再相见了。

那么70年代的美国就是道德层面的崩坏。

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双管齐下,就不说那些夸张的社会运动和对未来造成深远影响的种种事件——尽管只来了一个多月,但在这大背景下,路易自然而然地觉得他所做的事情很正常,大家都这样。

尽管他在成为球探的路上先在女性经验上完成达阵两位数,但他的梦想仍然坚定得不可动摇。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一站——波士顿。

如果说,全联盟有一支球队可以跳出种族的框架,放下所有的偏见,用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个求职者。

那么,肯定是波士顿凯尔特人。

但波士顿并不是个种族开放的城市,1976年以前,这座城市宣扬着包容、自由、和谐、关爱、平等种种美德,以智慧之城,美国雅典自居。

然后,一个叫约瑟夫·雷克斯(Joseph Rakes)的白人少年用挂着美国国旗的旗杆攻击街上的黑人律师和社会活动家泰德·兰德斯马克(Ted Landsmark)的画面被记者拍下,就此撕下了这座城市的面具,他狰狞的面目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全世界的面前,那一幕被称为“旧荣耀的污秽”。

从那时起,包括波士顿的球迷在内,他们都可以理解1969年比尔·拉塞尔的不告而别,以及几乎所有效力过凯尔特人,却对这座城市毫无归属感的球员的想法。

凡事都有两面性,这座城市的骨子里有多么傲慢和排外,凯尔特人就有多么包容和博爱。

球队主席兼总经理里德·奥尔巴赫是个实用主义者,他不在乎雇员的肤色与出身,他只在乎他们的能力。

尽管亚裔处于歧视链的最底层,但在大部分时期,黑人的愤怒才是白人头疼的问题——因为亚裔不懂得反抗。

在60年代启用全黑人首发,让拉塞尔成为四大联盟第一位黑人主教练...种种让波士顿白人精英们痛心疾首的做法都给球队带来了成功。

路易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奥尔巴赫为首的凯尔特人应该不会像骑士队那么极端。

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如果他没有过关,说明他的球探报告不合格,他作为球探的业务能力也不够,需要继续学习。这没什么,他才18岁,有大把的时间提高和完善自己。

NBA不行他就去CBA(美国当时唯一的次级联赛),CBA不行就出国去其他国家的职业联赛。他相信他总会闯出头。

路易经费有限,他得先找个住所,再打个临时工。

李轩冰以为他是来波士顿找朋友玩,没有给他太多的钱。

亚裔家庭和其他族裔的区别就在18岁这个阶段,其他族裔在这阶段,往往会想办法和家人闹翻,然后独立自主(指的是70年代)。亚裔往往会保持与家人的联系,在工作之前依然依赖家人的经济支持。

如果他们要想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家人一百个不同意。

用一个众所周知的口吻和语气:“读书重要还是挣钱重要啊?”

路易没发现凯尔特人有招募球探的广告,他小心翼翼地打听着消息。

这里充斥着分辨种族、阶级的分界线。

路易不想惹事。

他打听到了附近有个凯尔特人球员常去的酒吧,于是好好打扮了一番。

可是,凯尔特人的赛季早已结束。

波士顿这地方不值得留恋,没有球员会把假期放在波士顿,因此他不可能在这里遇见球员,这也不是他的目的。

合并时代以来的两个赛季,凯尔特人进入历史最低谷。他们的票卖不出去了,球队和球馆亏损在70年代前期是罕见的,而在这几年,亏损成了一种常态。

那些胸前戴着三叶草、穿着黑色高帮运动鞋围着球场无所事事的球员,更容易受到球迷的嘘声,而不是欢呼,因为他们的投篮和传球往往偏离了预定的目的地。像柯蒂斯·罗(Curtis Rowe PF)、西德尼·威克斯(Sidney Wicks PF/C)和马文·巴恩斯这样的名字并没有重新唤起人们对萨姆·琼斯、鲍勃·库西和比尔·拉塞尔的美好回忆。

球场上的失利只会让球迷们更加沮丧,他们来到球场是为了躲避波士顿街头的混乱。休赛期的酒吧,没有比赛可看,披头士、朋克、愤怒的抗议者们在疲惫的时候会涌入其中。

路易会选择落单的人“下手”。

“嗨!”路易找到了目标,是个朋克女孩,她大概不到20岁,乱蓬蓬的金发和黑色口红以及深深的眼影都表明了她的身份。

他往往是从轻松的话题开始,再批判下时局,路易总是会赞同对方的三观和倾向,尽管大多时候他是不在乎、甚至是反对的。

“西德尼·威克斯是史上最糟糕的凯尔特人!”

路易当然同意:“没错,真不敢相信他来自传奇的UCLA。”

“得了吧,UCLA甚至能让卡里姆那个混蛋看着像好人!”

“嗯,你说得有道理,是学校的问题。”

从篮球,到政治,以及肤色。

“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你说得对。”

“黑鬼索要的太多了,他们的愤怒让人难以忍受!”

路易莫名喜欢这个美国人可以在夜店大声将N字开头的单词宣之于口的时代。

他并没有种族歧视,他只是所有中国网络上那些会以黑鬼二字辱骂懒惰、不负责任、野蛮的黑人,但现实中遇见了却完全不在乎他们的人之一。

“你说得太对了,他们让街上变得乱糟糟的!”路易喊道,“嘿,再来一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