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锦绣农女种田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摘仙令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我家客栈通古今
玄学大佬燃翻天 腹黑狂妃太凶猛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穿到年代当姑奶奶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醉枕东都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 借个空间来种田(7)

发布时间:2022-07-24 20:33:13

妉华把碗接回来放在桌子上。碗里是西红柿鸡蛋面疙瘩汤,搅得稠稠的,还点了滴香油,直往屋里散着香味。不需要问,这饭是专给她做的。“姐你吃吧。”卫杏玉放下自己碗就跑走了。妉华可以看出卫杏玉是怕自己受不了馋索性赶快跑开。太太过乖巧懂事懂理的妹妹。不能怪原主放不下这碗里是西红柿鸡蛋面疙瘩汤,搅得稠稠的,还点了滴香油,直往屋里散着香味。不用问,这饭是专给她做的。。

>>>《快穿之位面养成记》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借个空间来种田(7)》精选

妉华把碗接过来放到桌子上。

碗里是西红柿鸡蛋面疙瘩汤,搅得稠稠的,还点了滴香油,直往屋里散着香味。不用问,这饭是专给她做的。

“姐你吃吧。”卫杏玉放下碗就跑走了。

妉华看出卫杏玉是怕自己受不了馋干脆快快跑开。

太过于懂事明理的妹妹。

不怪原主放不下这个妹妹,原主最愧对的人也是卫杏玉。

想对卫杏玉好,首要的事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

她的身体正需要大量的食物补充,妉华没客气地把一大海碗的疙瘩汤都吃完了。

接原主的量,能吃的很饱了,按妉华的量,半饱,这还是因为才刚开始修炼。

随着修炼的深入,她的食量会更大了。

吃的多在上个世界不算事,但在这个年代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妉华不仅要求吃饱,还要求吃的高营养。

吃了饭苗大兰过来问妉华十天前的事了。

她不是怀疑她家杏说谎,是想问清楚了有人问起来她好答。

妉华说道,“是大集的前两天,下午三点多,蒋静去了董安国家,在董家呆了快一个小时吧。”

原主那会身体好点了,早上下了阵子雨,下午地干了些,山道能走了,原主想着去看看山上长地蕨皮没。

卫杏玉喜欢吃地蕨皮,原主想去捡点晚上给卫杏玉炒了吃。

原主自己平时很注意,不想累倒了给家里找麻烦,没有往山上去,只去了村子上头的一个坡上。

那片坡上也长地蕨皮,就是不如山上常见,有时下雨过后会长有时不长。

站在这个坡上能看到几乎整个村子,原主无意中看到了蒋静的行踪。

跟她一样到坡上捡地蕨皮的还有大队长卫福松的娘三奶奶。

卫福松的爷爷跟卫保山的爷爷是亲兄弟,姓卫的是堂兄弟间一起排序,卫保山的爹排第二,卫福松的爹排第三,所以原主叫卫福松的娘三奶奶。

原主还跟她打了招呼,至于三奶奶看没看到蒋静去找董安国原主是不清楚的。

妉华说有其他的人证,是诈蒋静的,蒋静心虚上当了。

不过,今天卫福松明显的偏袒,说明三奶奶看到了蒋静进出董安国家,并且让卫福松知道了。

要不然卫福松不会偏着苗大兰跟她。

卫福松做大队长以来,大事小事上一碗水总是端的差不多平,让人信服。

没凭据的事他不会判对错的。

苗大兰又骂了蒋静跟李二妮一顿。

这事也就到这了。

依着这里的普遍认知,人啥事没有就不是大事。

蒋静给苗大兰下陷阱,可是被妉华揭穿了,没做成不能按做成的算。

还有,作为大队长,卫福松最不希望大队里出事,不管出什么事,都是他的责任,这种事关大队里人的品行的事他更不希望传出去。

传出去,人家说的不是蒋静怎样怎样,说的是卫家沟大队的人怎样怎样,传到公社上,他这个大队长没面子不说,还可能会受到公社的批评。

所以大队里发生的事,能按下去就按下去,能在大队里解决的决不往外扩。

不说别人,当事人苗大兰也认同这种做法,蒋静想害她没害成,她得骂她几顿才能解气。

还是被她家杏看出来的,她心里得意的不行。

…………

村子里有个事一会工夫能传遍整个村子。

董石头家也知道了苗大兰母女跟李二妮母女吵架的事。

听张桂花说完,董石头提着烟锅子起身要往堂屋外走。

“你是要去卫保山家?”张桂花拦住了他,“你去了咋说?是说结亲呢还是不结亲?不都跟卫保山家说好了,等安国当了兵以后再提这事。”

董石头说道,“我有分寸。就去说一声安国跟蒋荷花没关系,给保山个交待。”

“你想的是好。”张桂花撇撇嘴,“就苗大兰那张嘴,不得问个清楚?到时你咋答。”

“唉。”董石头叹了声,坐回到堂屋门前的木凳上,没再说出去了,“杏溪多好一个孩子,这弄得……”

“谁说不是呢。我没说杏溪不好,要是跟先前一样,我恨不得早早把她定下来。可谁家会娶一个病歪歪的媳妇?这事就按咱前面想好的,先拖着,安国爹,你千万不要跟卫保山说死了啊。

再说了,安国跟蒋荷花现在没事,万一以后有事了呢。你现在话说出去了,以后还不被人戳脊梁骨。”

张桂花没明说、董石头心知的是,拖着拖着,要么卫杏溪就病死了,要么卫家拖不起先说不结亲,这样,他们老董家可全了名声了。

“啥?”董石头刚要吸口烟,听了张桂花的话把烟杆嘴拿开了,“你还真想跟蒋家结亲?”

“不是我想。”张桂花有点得意,“是蒋荷花对咱安国有点那意思。”

董安国进了堂屋,听到张桂花的话,忙澄清,“娘,我跟蒋荷花没啥。”

“没啥她会老来找你?”张桂花伸出三个指头,“光我看见的就不下三回了。”

“……那不是她来问我数学题吗,她在自学高中的课本,不会的过来问我。”

“她家离知青点那么近,不去问知青单跑来问你?我觉着荷花比杏溪也差不了什么了,以前不起眼,现在越长越好看,这又回去上完了初中,有文化,说话办事都是个样,就算杏溪不病着也不一定比得上荷花。”

董石头问董安国,“安国,你咋想的?”

董安国说道,“我跟卫杏溪不是定了亲了,能咋想。”

“都是你爹干的好事。”张桂花埋怨道,“还好没正式结亲,要是结亲了,杏溪那身子骨止不定哪天就去了,安国可就背了克妻的名了。

早早去了还好,要是病殃殃个十几二十年,可不把安国给拖死了。反正这个媳妇咱不能要。就咱家这条件上,啥媳妇娶不来。”

张桂花是有底气,董石头是个木匠,能挣钱,在最困难的那几年家里都没缺过吃的,最近两年环境宽松了,她手里存了不少的钱,论家庭条件,卫家沟比她家好的没几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