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020章 精力充沛的撒旦

发布时间:2022-07-24 15:04:20

换衣室霍佳到处看了一下,没人!随后,她掏出一个礼盒,给了领班。领班递过来礼盒,再打开瞄了几眼,笑容,望着霍佳。“什么意思?”“来的路上,看见这对耳环很衬姐的气质,因为,就想作为礼物你。做完后今天晚上,以后,我都不来这里了。我同学的事闹大了,你是明白的,领班接过礼盒,打开瞄了一眼,微笑,看着霍佳。。

>>>《萧太太她千娇百媚》章节目录<<<

《第020章 精力充沛的撒旦》精选

更衣室

霍佳四处看了一下,没人!

随即,她拿出一个礼盒,给了领班。

领班接过礼盒,打开瞄了一眼,微笑,看着霍佳。

“什么意思?”

“来的路上,看到这对耳环很衬姐的气质,所以,就想送给你。做完今晚,以后,我都不来这里了。我同学的事闹大了,你也是知道的,我也不方便再呆在这里了。”

“就这么简单?”领班的笑容加深了,眼神也越来越犀利。

霍佳微抿唇,淡笑,没有闪躲领班的探究目光,“姐,还是你厉害!我……很心疼我同学,也挺想替她讨回公道。那天,是谁欺负了她?VIP18号包厢,来的是什么客人呀?”

“我没在现场,不清楚。”

霍佳眼里有黠光流转着,继续问:“那天,陈总有来吗?”

“我看到陈总了,但是,不是我招呼。”

“VIP18号包厢的人很矜贵?陈总也在吧?”

“霍佳,你真的想替你同学讨回公道?就凭你,行吗?”

“她哭了很久,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但愿我能帮她做点什么。”

“我不知道VIP18号包厢来的是什么客人,听说,你同学被欺负得下跪倒酒,她的确哭了,是耻辱。如果你真的为她好,这件事就不应该再提了。我还听说,包厢里的人是第一次来我们娱乐城,圈子里混得开的陪酒妹都没有见过他们,应该是外地来的。”

霍佳假装替姚宓抱不平,愤怒说:“下跪倒酒?真的好过份,太欺负人了!”

“VIP包厢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奉劝你一句,少惹事!”

“谢谢姐提醒!我知道了,这事绝口不提。”

“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把礼盒锁到员工柜里,领班微笑着走了。

霍佳也微笑,但她狡黠的眸底下却有着别的心思。

看来,陈总就在VIP18号包厢。

姚宓那么漂亮,是男人都想摘掉的花,像陈总这样的色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姚宓的。

那么,包厢里还有谁?

究竟是谁让姚宓跪着倒酒?

陌生人?!

姚宓在包厢里被欺负,应该不是陈总的朋友让陈总身败名裂。

陌生人也没有理由要帮姚宓。

忽然,霍佳狡黠的眸眯了起来。

她的脑海里浮现一张俊脸。

“难道是秦默?”

但是,霍佳没听说秦默回来了。

姚家出事,她就立即告诉秦默的妈妈了。

阿姨不喜欢姚宓,肯定不会让秦默跟姚宓有来往,更不会让秦默帮姚宓。

秦默应该还在做封闭拓展才对,阿姨肯定想办法拖住他,不让他回松江……

想着,霍佳的思绪有点乱了。

……

霍佳的来电,殷世博接听了。

“我跟领班打听过,那天,陈总在。那个包厢有外地人,姚宓哭着跪着倒酒。我不确定是不是秦默在背后出手帮姚宓,你可以查一查。”

“好好做个聪明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多谢殷少!我要上班了,就不跟你说了。”

挂了电话,殷世博沉思。

有几次,为了姚宓,他和秦默差点打起来。

殷世博也知道秦默很喜欢姚宓。

秦默帮姚宓对付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是秦默那个臭小子,还好对付。

那也很奇怪,出轨那个丑闻,究竟是谁在背后跟殷家对着干,他就是查不出来。

秦默那个臭小子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还是谨慎点好,陈总的丑闻,包括今天对他的声讨,他是该再仔仔细细地查一查了。

******

麻烦解决了,姚宓的心情挺好。

她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萧涵,浑身舒畅。

一边泡澡,一边唱歌。

……

姚宓穿着睡袍,坐在床头那里,一边听音乐,一边看画册。

忽然,房间的门开了,萧涵进来了,她浑然不知。

直到她的鼻子闻到熟悉的麝香味,她才猛然抬头看。

“你……你……怎么回来了?”

萧涵的眉宇间带着一点阴骛的气息,但,完全无损他震慑人心的魅力,“你不希望我回来?我不能回来?”

“你当然可以回来,我没有那样的意思!”下意识,姚宓防备性往床的另一边挪去,拉开她与萧涵之间的距离。

犹如猎豹般的利眼紧盯着姚宓,萧涵坐到了床上。

刹那间,他们的距离近了。

近得姚宓清晰地感受到萧涵的阳刚之气。

“你今天做了什么?”

“我上热搜了,你不知道吗?”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好意思问呀?!

她被欺负,被色狼非礼,他不但没有帮她,还让她跪下来倒酒,还大声吼她,羞辱她,她看不出他有什么怜悯之心。

这么冷血可恶的人,她找他干嘛呀?!

昨天的羞辱,姚宓一点也没忘。

“我能处理好,再说了,我不晓得虚伪的人会帮我。”

说着,姚宓跳下床。

拖鞋都顾不上穿,她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要还给萧涵。

黑短发下的利眼,透着一股凌厉的冰冷,扫瞄银行卡一眼,立即移向姚宓的脸。

萧涵没有接银行卡,性感薄唇抿着,深沉,冰冷。

莫名地,姚宓打了一个冷颤。

姚宓还没说话,她就被萧涵抱了起来,随即压在床上。

姚宓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直防备性看着萧涵。

她双手也抵在他胸前。

“昨晚不是已经那个了吗?怎么今晚还要?你的银行卡,先拿回去吧,我用不着,谢谢!”

突然,姚宓也脸红了。

炙热弥漫到耳根了。

嘴角扬起一抹痞笑,萧涵的俊脸逼近姚宓的脸。

萧涵说话,都能亲到姚宓的诱人芳唇了。

“你的意思,我就像精力充沛的撒旦,需索无度,很厉害,你也在嫌弃我的厉害?”

好自恋的混蛋!

姚宓鄙夷地瞪着萧寒。

“不是!麻烦你让一让,我把银行卡放好,免得被折烂了。”

萧涵拿了银行卡,丢到床头柜。

借口没了,姚宓眨眨眼。

几秒后,说:“我要敷面膜。”

咻地,姚宓双手被萧涵扣在头顶上。

她痛!

姚宓用力挣扎了,还是挣不脱萧涵的束缚。

眼见姚宓痛得皱眉了,萧涵仍然没有松手。

他嘴角露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很显然,你忘了自己的职责,忘了做情人的本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