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八章 他做了那么多心理建设

发布时间:2022-07-24 09:45:14

陈列展示望着条理很清楚说着话,眉眼还笑盈盈的苏青湖,内心油然警觉。有哪里不对?苏青湖才无论他心里在想什么呢,直接捞过他的手,把戒尺往上面一放,“来吧。”“你在生气。”陈列展示皱眉头,视线从手里的戒尺转移到到苏青湖身上,“用不着戒尺。”一遍学会,就多学几有哪里不对?。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他做了那么多心理建设》精选

陈列看着条理清楚说着话,眉眼还笑盈盈的苏青湖,内心顿生警觉。

有哪里不对?

苏青湖才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呢,直接捞过他的手,把戒尺往上面一放,“来吧。”

“你在生气。”陈列皱眉,视线从手里的戒尺转移到苏青湖身上,“用不着戒尺。”

一遍学不会,就多学几遍,以她的聪明,总能学会。

戒尺这种东西,主要是用对善恶与对错还没定性的孩童身上,她这种年纪的,只要语言交流即可。

到了现在,陈列还以为戒尺是苏青湖拿给他,让他惩戒她的。

苏青湖刚才就觉得他说话有点不对劲儿,却没察觉哪里不对劲儿,现在看他收起来戒尺,不打算用,才明白过来哪里不对。

“你以为我给你戒尺是做什么的?”苏青湖难以置信。

陈列:“……惩戒?”

他看着她,脸上喜怒不辨,却自有一股威严。

苏青湖嘴角差点抽抽,“您仔细看看我这张脸,上面写的有‘自虐’俩字吗?”

好好的日子不过,她主动求人揍她?

真要这样,不是她傻,而是有人想象力太信马由缰了!

陈列垂眸不语,眼睑微微收紧,去仔细辨别她的情绪。

苏青湖眉眼一动,张扬又挑衅,“先生,您想多了,这戒尺拿来,是给您避嫌用的。”

她又用“您”来称呼他了。

陈列抿唇。

苏青湖笑呵呵,“拳法我今天肯定要学,您呢,必须教,动作不到位的地方,您也甭怕纠错时候跟我肢体接触了,咱们啊,就用这把戒尺来纠细节。”

陈列忽然感觉戒尺有些烫手,再看苏青湖笑得好看又带了点意味不明的挑衅,心下略一权衡,顺手一扔,直接把戒尺扔到了盖了毡布的蜂窝煤上面。

苏青湖一怔,眨眨眼,眼睛逐渐睁圆,“陈列,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扔的——”

话没说完,就被陈列抓住了胳膊。

苏青湖感觉上胳膊上粗糙干燥又烫人的触感,懵了。

这是要干什么?

打人肯定不会有的,之前她把他气成那样,他也没动手,这会儿她心里就害怕不起来。

“刚才的动作,你肘部压得太低,除了纠正这一点,需要外旋一些……”陈列直接上手,帮她摆出正确的姿势,“现在这个姿势才是正确的,你仔细感受,记住要点。”

苏青湖努力想开口,“刚才你扔的——”

她想提醒陈列,刚才他扔到蜂窝煤毡布上的戒尺,可能有些收藏价值。

但陈列这会儿霸道啥裁上身,压根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截了她的话头,“既然以后要教给孩子,就认真点儿。”

苏青湖:“……”

苏青湖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放弃抵抗,行吧行吧,管它有没有收藏价值呢,反正都已经扔过去了,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现在过去也没用了。

有陈列亲身指导,直接上手纠正姿势,苏青湖进步飞快,三遍下来,除了力道不足,已经打得有模有样。

当然,这也是因为陈列刚才的避嫌,让苏青湖少了一些撩骚逗弄他的心思,能专注到拳脚上面。

大蛋二蛋写完作业也不睡,就悄摸站在客厅门边,看着苏青湖练拳。

大蛋:“爸爸打得有气势。”

二蛋目不转睛地看着,闻言也没收回视线,不知道怎么夸苏青湖,就开口说,“爸爸是男人,有力气。”

“不过——”大蛋公平点评,“动作还行。”

二蛋扭头,不敢置信,“你夸她啊?”

大蛋觑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看着庭院里的两人。

诶嘿,二蛋笑咧了嘴,别扭了,别扭了,哥哥肯定是别扭了。

喜欢还不承认哈哈哈~~~~

苏青湖又跟着陈列的动作打了一遍,闭上眼睛回忆了一遍动作,确定没有遗漏,这才甩了甩马尾,“你去看看他们的作业有没有收进书包,我先去洗澡。”

她说完,去了卧室,拿了睡衣径直走进卫生间。

陈列走进客厅,还没说什么,二蛋直接说,“爸爸,作业我们都收好了,没有漏掉什么东西。”

大蛋:“嗯。”

陈列扫了一眼干净的桌面,点点头,“去休息吧。”

二蛋掉头,欢欢乐乐地往卧室走。

大蛋慢了一步,迟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爸爸,又要走很久吗?”

陈列摸摸他脑袋,“去睡吧。”

目送大蛋进了卧室,陈列才走出客厅,在盖了毡布的蜂窝煤上找到了被他扔上去的戒尺。

戒尺寻常大小,上面刻了字儿,没有落款,只看这一点是挺普通的,但木料不错,带着点香气,应当是有收藏价值的。

陈列笑笑。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扔了戒尺的时候,她想提醒他什么。

不过,她的反应也很有趣,没有生气,没有着急,反而就那么平平静静地接受了……

陈列收起戒尺,放在客厅显眼处,然后去卧室找了条军绿色背心,准备等会儿冲澡用。

苏青湖洗完澡回来,一眼看到卧室里高大男人在起起伏伏地做着俯卧撑。

她:“……”

也就是房间大,不然这身长腿长的,真不够他活动的。

有东西进入视野,陈列条件反射地看过去,白嫩圆润的脚指头一根根抬起,又一根根落下,带着一股子活泼劲儿。

他迅速移开视线,却发现移上去就是线条优越的小腿……

陈列不着痕迹地吸口气,迅速把视线收回,单手撑住地,一个轻巧地起身。

“你先休息,我去冲个澡。”

说完,拿着军绿色大背心,大步离开卧室。

苏青湖这会儿困,思维和观察能力就没那么敏锐,随意地点点头,应了一声,直接上床休息了。

不管了,先休息,明天这人一早就走,于情于理,即便不送人到车站,也该起来给人准备点吃的。

不休息好,她怕自己睡过去……

卫生间里,还不知道苏青湖已经睡去的陈列冲完澡,换好背心,深吸了口气,做好心理建设,这才走出来。

等会儿苏青湖再说什么不着调的话,能顺着她就顺着她,不能的话,就尽量做到无视或心平气和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