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七章 给你找把戒尺

发布时间:2022-07-24 09:45:14

这男人啊认真到可怕的!苏青湖嘴巴张了张,她么还得认真跟他作出解释,她上次说的“一招致命”也不是想一招把人弄死,不是像他说的那样让人占时丧失行动能力?接着他再认真和教育她,叫她以后说话的用词精确?……苏青湖想像了一下那个画面,迅速闭上嘴巴。但是算了吧“行,就按你刚才说的来教。”苏青湖停下热身动作,“最好是那种危急时刻能给我留出足够时间逃脱的。”。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给你找把戒尺》精选

这男人真是认真到可怕!

苏青湖嘴巴张了张,她难道还得认真跟他解释,她刚才说的“一招致命”不是想一招把人弄死,而是像他说的那样让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然后他再认真教育她,叫她以后说话用词精准?

……

苏青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迅速闭上嘴巴。还是算了吧,她这会儿不想扯皮。

“行,就按你刚才说的来教。”苏青湖停下热身动作,“最好是那种危急时刻能给我留出足够时间逃脱的。”

陈列:“……好。”

社会新闻记者和战地记者……所需的自保还是有些差别的吧?

“我们社会新闻记者偶尔也会面对穷凶极恶的坏人的~~~”苏青湖拖着上扬的音调,微微挑眉,整个人有种生机勃勃的飞扬,“即便有热心群众,但在绝对的恶面前,还是自己拥有逃生自保能力比较好呐。”

陈列点点头,开始一边给她讲解力气和技巧相结合所能达到的加倍效果,一边给她示范着动作。

苏青湖收敛了跳脱的一面,认真学着以后可能会用得上的救命手段。

陈列一边教,一边皱眉,看着苏青湖的神情满是审视。

她学得太快了,甚至有些细节,不用他特意指导,她就已经做到位……

“你学过?”教了六个动作简单好记又实用的招式,又让苏青湖演示了一遍之后,陈列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苏青湖矢口否认,“没有。”

不等他分析她动作熟练与否,她又补充了一句,“之所以学得快,主要还是因为教学的人太英俊了~~~”

“英俊到被教的人无法忽视每一个细节。”苏青湖背着手,笑着眨眨眼,毫不客气地撩骚面前的男人。

陈列深深看她一眼,转身要走。

苏青湖一把扯住他背上的衣服,迫得陈列只能站定,他微微侧脸,“做什么?”

“再教一套强身健体的拳法呗。”苏青湖眼睛看着他俊朗的侧颜,笑眯眯地说,“最好简单一点儿,等你走了之后,我可以轻易教会大蛋二蛋。”

她都准备开始锻炼身体了,都是一家人,那就一起呗。

谁也别想跑!

陈列这次教的拳法,苏青湖没有接触过,所以学得就慢点,问题也多了点儿。

见陈列皱着眉,她深吸一口气,收了姿势,正面对着他,语气严肃:“我是谁?”

陈列看她一眼,虽然不懂她为什么这样问,还是回答了她,“苏青湖。”

苏青湖一梗,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能问出去。

“……除了这个呢?”稳了稳心神,苏青湖继续问。

陈列:“……”

还有别的?

他盯着她越来越不善的脸色,忽然福至心灵,“妻子。”

“既然知道是妻子,那为什么还这么避嫌?我是能吃了你怎么着?”苏青湖瞪他,漂亮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火焰,忿忿道,“和尚道士教人武术估计都没你这么讲究!”

陈列叹口气,伸手,“刚才的动作做一遍,我给你纠正动作。”

“我现在不想你动手指导了!”苏青湖狠狠剜他一眼,直接转身,走出去两步,又转身命令他,“你最好站这儿别动!”

陈列看着她的背影,负手站立。

夏天,衣服单薄,她活动起来,脸上和脖子上有一层细密的汗,一些散落的发丝蜿蜒逶迤其上,很……

当时,脑子里都是不能诉诸于文字的形容,越到后面,越是有一种不能口述的波光粼粼的神秘感。

而到现在,她后背、肩膀、前……出的汗,已经把那略有些真丝质地的衬衫打湿……

陈列捏捏太阳穴。

——待会儿该怎么避免肢体接触呢?

苏青湖去哪儿了呢,她去了客厅,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把戒尺。

正在写作业的二蛋悚然一惊,眼睛溜圆儿地看着苏青湖拿着戒尺在灯光下翻来覆去的看。

大蛋听不见笔落纸上的沙沙声,抬抬眼皮子看了对面的二蛋一眼,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他看着苏青湖,在桌子下面踢了二蛋一脚,二蛋瞬间从被打的幻想中抽身,猛地低头,手上速度加快,作业都写出了大刀阔斧的感觉。

大蛋见提醒凑效,正准备低头,却冷不丁对上苏青湖的视线。

他:“……”

他微微捏紧了手中的笔,眼神不错地跟苏青湖对看。

苏青湖微抬下巴,忽然一笑,“怎么,以为我准备用戒尺揍你们?”

被她这一笑惊到,大蛋咽了咽嗓子,正想跟她说自己没犯错,作业截止时间也没到,就听她冷哼一声,傲然地说,“想都别想!”

这戒尺好像有些年头,虽然沉甸甸的,但谁知道使劲儿的时候会不会折了啊。

大蛋以为她跟自己眼神对峙,会说出多么惊人或者威胁味道十足的话,结果人家就来了这四个字。

关键是,这话怎么听怎么怪?难道她不打他们,他们还求着她打?

苏青湖说完,直接出了客厅。

二蛋眼角余光看不到地上的影子,瞬间松了口气,“哎呦老天爷诶,我差点以为她是来打我的。”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大蛋看着她气势汹汹的背影,皱眉冲二蛋低喝,“快点写,别给她揍你的机会。”

苏青湖别是出去打爸爸的吧?

二蛋不了解大蛋的担忧,只眉飞色舞,“她都说想叫她打我们,想都别想了。”

“你没听之前那句吗?”大蛋拧眉,“她不用戒尺打我们,那意思是可以用别的打。”

二蛋一愣,赶紧低头继续写作业。

至于苏青湖拿了戒尺出去是要做什么,完全没功夫想了。

大蛋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听外面的动静,听了一会儿,见外面没什么吵嚷厮打的声音,注意力慢慢就全落在了作业上面。

院子里,苏青湖把手里的戒尺递到陈列面前。

陈列没伸手,只看着她。

只是教一套拳法,倒也不用大动干戈上戒尺惩戒……

“接着啊。”苏青湖似笑非笑地把手里的戒尺往他面前又送了送,“不是想避嫌吗?那就用这个戒尺来纠错。”

以后谁也别碰谁!

看谁先破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