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灌水灌药熟练工

发布时间:2022-07-24 09:45:14

苏青湖:……所以说,上次那个动作,是陈列展示的传统形式动作?给人灌药跑马水灌养成了?大蛋瞥了几眼弟弟,“你猜错了!”“也没吧?”二蛋有点儿不确认了,“我这么很聪明,怎么可能会猜错?”大蛋:“被灌药的是我。”他六七岁的时候,所以肠胃好,被爸爸带去老中医那里他五六岁的时候,因为肠胃不好,被爸爸带去老中医那里调理肠胃,开的是中药。爸爸亲自熬药,亲自给喂,他那个时候也才上育红班,怎么可能配合喝那些黑乎乎的中药?。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灌水灌药熟练工》精选

苏青湖:……所以说,刚才那个动作,是陈列的传统动作?给人灌药灌水灌习惯了?

大蛋瞥了一眼弟弟,“你记错了!”

“没有吧?”二蛋有点不确定了,“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记错?”

大蛋:“被灌药的是我。”

他五六岁的时候,因为肠胃不好,被爸爸带去老中医那里调理肠胃,开的是中药。爸爸亲自熬药,亲自给喂,他那个时候也才上育红班,怎么可能配合喝那些黑乎乎的中药?

所以最后,爸爸直接箍住他,不让他动,直接灌的……

而二蛋的药,是西药丸子碾碎了,把药末放进勺子里,再在勺子里加一点点温水,捏着腮帮子给喂进去的。

目前为止,在他的记忆里,只有苏青湖是最舒适的,喂完了还不见撒出来一点,也不粗鲁……

“哈哈,哈哈哈,”二蛋挠头,“我记错了啊?原来哥哥才是被爸爸灌药的那一个!”

诶嘿嘿,二蛋有些高兴,原来自己不是那一个被灌药的小可怜诶~~~

大蛋瞥了一眼二蛋嘚瑟欢喜的小脸,哼了一声。

没良心!亏他还在他被小偷砸的时候给他挡了一下呢。

“哥,我明天给你买个大白兔奶糖。”二蛋承诺,“争取让你小时候甜甜蜜蜜的。”

大蛋:“……你有票吗?”

牛吹得挺大!

“只要你想,我就能弄到!”二蛋拍胸脯保证,“咱们之前不是还让医生给咱们开了三张需要大骨头补充营养的证明吗?拿那个跟人家换票,不就可以给你买糖了吗?”

说着看苏青湖,“妈,那三张票您还放着的吧?”

苏青湖肯定放着啊,关键是她不太想给,“那证明不是你们用我的名义开出来的吗?归属权应该是我吧?”

大蛋二蛋齐齐看向她,这是不想给了?

“干嘛这样看着我?”苏青湖无语,“现在的骨头干净得跟啃过似的,我还能贪墨点骨头上的肉怎么地?”

“之所以留下,是想着敲碎了,熬点大骨汤,我不想做饭,又不想去外面吃的时候,咱们可以下点挂面吃啊。”

现在的肉虽然香,但是没有票买,她目前对这个年代干净得能在上面滑滑梯的肉骨头不感兴趣。

二蛋扭头看大蛋,“哥哥,我另外想办法给你买奶糖,骨头证明咱俩以后就别惦记了。”

陈列冲完澡,短短的头发上还带着水汽,整个人已经不像白天穿得那样严谨规矩,而是一件军绿色大背心配一条宽松的五分短裤。

走到厨房,随口问道,“什么骨头证明?”

苏青湖扭头,眼前顿时一亮。

好看!

浑身上下都蒸腾着熊熊燃烧的荷尔蒙!

陈列被苏青湖看得有点别扭,作为一个男人,又不好表现的太在意,就继续之前的那个问题。

苏青湖:“我知道啊,你问我!”

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陈列头也没回,“让两个孩子说吧,就当是锻炼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了。”

苏青湖:……嗐,没意思。

大蛋二蛋看看苏青湖,又看看陈列,忽然就福至心灵了。

苏青湖喜欢长得好看的男的!

“看我干什么?”苏青湖挑眉,“快给你们爸爸答疑解惑。”

大蛋二蛋忙收回视线,二蛋看着陈列,开始巴拉巴拉说,大蛋时不时补充两句,二蛋说到最后,加了一句,“就是我第一次想跟我妈拜把子的那天。”

苏青湖:“别想了,咱俩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拜把子?

想上天呢!

“你最好收敛一些,上次说这话,你爸没打你,那是你爸仁慈。”

二蛋觑了陈列一眼,不说话了。

他现在看不出来爸爸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碗筷归置好,一家四口出了厨房,俩孩子去洗澡,陈列跟着过去。

苏青湖进了客厅,坐了一会儿,决定趁现在的空闲时间去卧室写明天要上报的选题。

才到卧室,就看见角落里摞在一起的两个纸箱。

“诶?”苏青湖凑过去,这才看清是什么东西。

——方便面啊。

公公婆婆是真实诚,这种的方面便,零售价都在三毛五一袋,他们竟然一下子送来两箱……

苏青湖感慨地叹了口气,没拆封,拿了自己的软皮笔记本,唰唰在本子上写了两行字,然后收笔,盖上笔帽,发了会儿呆,听见院子里有了动静,起身,溜溜达达往那边去。

大蛋二蛋已经冲过澡,头发也湿漉漉的,显然顺带着把头发也洗了。

三人往客厅走,苏青湖往外走,四人视线对上,苏青湖差点一声口哨吹出来。

帅啊!

都是短短的头发,头发也都湿漉漉的,胳膊腿儿这么一露出来,就很精神。再加上长相,那是真养眼。

也就是此刻,苏青湖忽然有了新发现。

“诶?”

大蛋这脸……不对,这五官,怎么那么立体?

“大蛋是混血儿吗?”苏青湖惊奇,打量完大蛋,看向陈列求证。

她没有看见,在她问完这句话之后,大蛋瞬间紧绷起来,有些小奶兽的张牙舞爪和虚张声势。

而陈列,略停顿之后,点点头,“有一点。”

大蛋母亲的外祖母是有华夏血统的两国混血儿,儿子那一辈跟华夏人结婚生下大蛋母亲,大蛋母亲又跟华夏人结婚,生下大蛋。

现在在大蛋脸上,是看不太出来混血儿的外貌特征的。

陈列这样毫无顾忌地说出来,大蛋瞬间捏紧了拳头。

苏青湖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陈列一直注意着她的眼神变化,见她脸上没有明显的喜怒,或者追问海外关系,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大蛋情绪还是紧绷的,他抿唇看着苏青湖,倔强又撑着内心的一点点坚强,二蛋微微张着嘴,默默靠近了大蛋一些,悄悄抓住他的手。

哥哥怎么样都好,他都是他的哥哥。

大蛋视线下移,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却不再那么紧绷。

“怪不得五官那么立体好看。”苏青湖感叹,“他之前心情好的时候,瞳仁不那么漆黑,好像带了一点琥珀色,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话音一顿,苏青湖难以置信地看向大蛋,“所以从我嫁给你爸,你就心情不好?”

不是吧?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