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顶级服务

发布时间:2022-07-24 09:45:13

大蛋二蛋都要零乱了。这……这……这说得像是他们啊……“实施救助过的孩子也没向自己表示谢意,把握住的人又是自己曾的学生,老师一个心梗——”苏青湖说起这里顿了顿,缓缓地看向房顶,长长叹了口气。这口气叹得不在场三人均是一愣,大蛋二蛋脸上脸上会出现隐约的焦躁,这……这……这说得好像他们啊……。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顶级服务》精选

大蛋二蛋都要凌乱了。

这……这……这说得好像他们啊……

“救助过的孩子没有向自己道谢,抓住的人又是自己曾经的学生,老师一个心梗——”

苏青湖说到这里顿了顿,缓缓看向房顶,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叹得在场三人均是一愣,大蛋二蛋脸上脸上出现隐约的不安,但要说歉疚,那是没有的。

她身后的陈列脸已经完全沉下来,手捏着杯子,神色不定地看着两个孩子。

苏青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就那么看着房顶,一会儿颇为遗憾地摇摇头,一会儿“唉”地叹口气。

只要不是个傻子,听了故事全部的人,再看苏青湖现在的表现,绝对能被苏青湖牵着鼻子,朝着一个思路奔腾过去。

二蛋咽咽唾沫,问苏青湖:“然后呢?然后怎么了?”

苏青湖视线从房顶收回来,看着他又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你们说,要是老师得了被偷的孩子的感谢,会不会就——”

就——

就怎么?

二蛋紧紧盯着苏青湖,“那,那老师,死了吗?”

大蛋明显抖了一下,相比二蛋,他更明白生死是什么。

苏青湖感觉到身后越来越低的气压,站起身,朝着陈列走过去,从他手上拿水喝。

抽了抽,

没抽动!

苏青湖这才对上陈列垂下的眸子,“松一松?”

陈列看着苏青湖的动作和神情,眼睛眯了眯,低气压收敛了几分,但也没松手。

就苏青湖这个成年熊孩子,如果给她喝了水,这个故事什么时候能听结局都是未知数。

“讲完。”陈列说。

苏青湖抿唇,鼓起腮帮子,“我渴了,嗓子干,不想讲话。”

他这是什么语气?什么态度?

知不知道她什么身份?!

陈列跟她眼对眼地对峙了一会儿,见她丁点不退让,不被他吓到,唇紧紧抿着,好一会儿,才警告地喊她的名字,“苏青湖!”

“到!”苏青湖眨眨眼,给他敬了个礼,“您看我做的标准吗?”

陈列:“……”

陈列有一瞬间的心累,很想惩罚苏青湖,让她绕着城墙根跑一圈,不跑完就加罚!

“喝一口。”陈列退让一步,把杯子送到她唇边。

苏青湖瞬间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陈列。

老天!这是什么人间惊喜?

她想着调教男人,让他知道不要跟女人硬杠,因为女人的韧劲儿无人能及,没想到还来了个惊喜!

陈列喂她喝水?

这跟被一个顶级男人服务有什么区别!

喝!

哪怕是一口,不符合自己原本的设想,那也可以!

可是,喝的时候改用什么姿势呢?

优雅的,妩媚的,纯情的,火辣的,飒爽的?

还没想好,陈列捏着她下巴,手指头不知道怎么一错,就弄开了她的嘴巴,往里倒了一口……水……

苏青湖:“!!!”

眨眨眼,明白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苏青湖眼睛圆睁,火气“噌噌”地往上急速攀升!

狗男人!

破坏她即将到手的美好回忆!

什么顶级男人,都他大爷的是错觉!

没有什么顶级男人,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喝水方法,也没有什么旖旎气氛!

有的只是她脑子里的一地凄凄惨惨的鸡毛!

——突然有点想哭。

苏青湖吸吸鼻子,忍住眼里想往上涌的水光,“我不想讲了!”

“……”陈列皱眉,“苏青湖。”

苏青湖瞪他,下巴抬得高高的,“我就是不想讲,怎样?你打我啊!”

陈列眼睁睁地看着她眼里水光浸湿睫毛,却没掉下一颗眼珠子,眼尾泛着红,散了一口气,“不许哭!”

“你烦不烦啊?我根本就没哭。”苏青湖深吸一口气,还有心思庆幸眼前男人长得高,她仰着头,眼睛能框柱泪水不掉下,“你不要污蔑人!”

大蛋二蛋这会儿蹲马步蹲得腿抖得不成样子了都。

陈列捏捏太阳穴,挥挥手,解散大蛋二蛋,“你们两个先去吃饭。”

大蛋二蛋没动,他们想知道那个老师怎么了,也想知道苏青湖和爸爸会不会吵架。

“去吃。”陈列扭头,严肃看向两人,“大人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在场。”

苏青湖深吸一口气,侧头看向大蛋二蛋,“老师没事儿,因为他有母亲开导着,也有一颗强大的心脏面对这一切。”

说完,苏青湖都想含泪给自己鼓鼓掌,她这是什么人间好后妈,都这样了还不忘安抚孩子,教育孩子,给出这件事的主旨!

陈列沉默看着她,恰好看到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在她下眼睑停顿了一下,然后从脸颊滚落下去。

他:……

不是口渴吗?她不动,难道不是让他喂?

“看什么看!”苏青湖没好气地瞪他,带着忿忿,“我知道我哭得好看!”

大蛋:……看来是没事儿了。

二蛋:啊,新妈是真的哭得怪好看的~~~

陈列把水杯递过去。

苏青湖:“我不渴!我不喝了!”

看见水杯,苏青湖又想哭了。

以前她看过一个视频,视频里的兽医给一匹漂亮的马治病,就是煮好了中药,掰着嘴给灌进去的……

她感觉自己当时就是一匹被掰开了嘴喂药的汗血宝马,虽然漂亮珍贵,但人家喂药的时候才不管你漂亮不漂亮,好看不好看,掰开了嘴就是灌啊……

苏青湖抬眼,看着陈列,咽下她自觉纯澈的一片芳心,诚挚地说,“有没有说过,你这样的男人,靠自己很难找到妻子?”

陈列:“你说过。”

苏青湖噎了一下,她说过?她什么时候说过?她怎么不记得了?

算了,今天就当是做善事了,不跟眼前这狗男人计较!

“水你喝吧!”

说完,苏青湖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陈列一把抓住她,“你去哪儿?”

现在外面黑透,出去并不安全,发脾气可以,但需要在家里。

“去哪儿去哪儿?还能去哪儿?”苏青湖气成河豚,“先生,我去吃饭可以吗?能松开我了吗?”

干了一天活儿,又吵了一架,她现在除了饿,没什么毛病!

陈列略有些心虚,默默松开了她的手腕,“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