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发布时间:2021-07-22 09:57:34

夏以欢则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得很厉害,就连她自己都不很清楚,她刚究竟在怕些什么。门被轻轻的关上门。夏以欢望着装饰点缀精致优雅的天花板,才慢慢的反应时回来,这里门被轻轻的关上。。

>>>《只愿余生抱着你》章节目录<<<

《第21章 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精选

夏以欢则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得厉害,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刚刚到底在怕些什么。

门被轻轻的关上。

夏以欢看着装饰精致的天花板,才慢慢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那个被穆凉川装点的跟公主房一样的,她跟他的卧室。

她现在还在锦年酒店……那……夏以欢神情慌乱地打开手机……她在锦年酒店私会陆云深的消息久居高位,并且被帝都的吃瓜群众越炒越热,完全没有一点要被压下去的迹象。

那……穆凉川现在到底是什么意图?

按照她上辈子对穆凉川的了解,她顶着他未婚妻的帽子,趁着他回家的时候,出去私会男人,他不直接冲进来扼住她的脖颈掐死她,然后搞垮父亲的公司才怪。

结果呢,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不仅什么都没有还在被她咬伤之后,忍气吞声自己默默地走了出去。

事情的发展超过了夏以欢能够理解的范围。

难道……还是跟她猜测的一样,穆凉川正在用他对她的宠爱,保护他放在心头上的那个女人。

要不然,哪一个男人能够允许自己的未婚妻出去私会旧情人,还是开房这样、坐实了穆凉川他被她戴了绿帽子的这种事情呢?

……

夏以欢想的有些累了,懒得想了,将身上的被子丢到一边,打算随便找个地方吃个饭,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

身子向前探去,夏以欢试探性地问道。

“夫人是先生怕您吃不惯酒店的早餐,特意让我们做好了给您送过来。”

门口的管家恭敬地说道。

酒店的早餐,她吃不惯?

虽然她确实是夏家的千金小姐,确实是有一点点的娇贵啦,但是这里可以锦年酒店啊!

整个帝都最好的酒店啊!

这里的房价、餐费、休闲娱乐等等的服务全部都是天价,这里的早餐,她怎么会吃不惯呢?

“进来。”

夏以欢假意咳了一声,尽可能的淡定地说道。

话音落下,套间的房门被打开。

管家端着一小碟食物,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放……”

夏以欢的“下”字还没有说出口,跟着管家一起走进来的人就开始铺桌子,桌子足足有三米长,一直从她的床那里铺到了门口。

开始铺上桌布。

然后她的早餐就开始一叠一叠又一叠地堆在了铺好了桌布的桌子上了。

毫不夸张地说,真的是用铺的,一层堆着一层。

夏以欢惊讶的嘴巴都微微长大了。

“这是早餐?”

因为惊讶,声音都不受控制地带上了颤音。

管家继续保持着她的恭敬,十分淡定地说道,“夫人,先生听说您在家里都没有什么胃口,家里的厨子反应说是不知道夫人您的口味,所以先生便吩咐我们家的厨子将他会做的早餐全部都做一份,试试您的口味,以后就知道的。”

而能够进入穆家做厨子的厨子怎么会是普通的厨子?

夏以欢嘴角抽了抽……她好歹也是豪门的千金小姐啊!

她一直以为她过的生活已经很奢侈了,原来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嗯,好的,我知道了。”

夏以欢装作平静地说道,“你可以下去了……顺便,帮我谢谢穆凉川。告诉穆凉川一声,他对我的好我记住了,对我好,我也不会让他吃亏的。”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依照穆老爷子的脾气,在穆凉川去而复返还是因为她这个狐狸精之后一定会暴怒。

现在的穆凉川虽然威名远播,但是对比起穆老爷子来说还不够成熟,这样的穆凉川,是没有十足十的实力保护好自己的心上人的。

穆老爷子知道自己孙子喜欢的女人是她,都已经很生气了,要是知道其实穆凉川喜欢的女人是林依依,夜色最出色的舞女的话,估计就要气到吐血了。

夏以欢眸光微闪,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

夏温婉醒过来的时候,她果着躺在冰凉的地上。

女人憔悴的脸上有几许苍白。

昨天晚上……她……好像被人下药了,然后她主动追上了陆云深,他们一起去了锦年酒店……

苏锦年带着人过来,将她跟陆云深给丢了出去。

她怎么说也是夏家的千金,苏锦年凭什么这么对待她?还有云深,虽然权势没有穆凉川那么大,但是好歹也是陆氏的CEO。

他们来到锦年酒店就是去消费的,苏锦年凭什么将他们赶出去!

她要投诉他们!

她……

突然,夏温婉的脑海里闪过了她跟陆云深在门口拥吻的画面,再然后陆云深直接在锦年大厅里对她做了那种事。

再然后……

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慌乱地看着四周陌生的而简陋的环境,夏温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她是勾引了陆云深,但是女人要是轻易被一个男人得到了,那么那个女人在那个男人那里也就不值钱了。

所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温婉坐在床上崩溃大哭。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心情本来已经烦躁到了极点,结果一出来就看到这么糟心的情况,直接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朝着夏温婉的身上砸了过去。

“够了,你吵什么吵?”

男人冷冷地吼道。

“云深?”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温婉慌乱地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赶紧跑下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眼睛里露出了一抹欣喜,猛得抱住了陆云深,“云深,我刚刚好怕,还好有你,云深,我的第一次给你了,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女人哭得梨花春带雨。

夏温婉是美人,哭成这个样子依旧美得不可方物体,特别是慌乱中露出来的白皙的肌肤,格外诱人。

只是,陆云深听到夏温婉的话却是不屑地笑了。

“夏温婉你告诉我,只要我将夏以欢送给王总,王总就会帮我渡过陆氏的危机,结果呢,夏以欢被穆凉川给救了,我们功亏一篑了,本来你聪明一点,我还是能够将你留在我的身边的,但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蠢,你来到锦里酒店是因为夏以欢找人给你发了消息,说她跟我在锦里幽会吧。”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夏以欢设计的?”

夏温婉气得眼睛里淬了毒,刻薄的反问道。

“不要觉得委屈,你不还是给她下了药?”

陆云深不耐烦地推开了夏温婉,“温婉,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像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是忘了吧。还有,你要记住,你的身份跟夏以欢的,是不可以比的。”

要是他跟夏以欢发生了关系,他、直接娶了夏以欢就好了。

夏家是他的不说,现在的夏以欢也很有味道。

陆云深勾唇一笑,随即穿上西装,毫无留恋的离开。

“云深!”

夏温婉惊恐地抱住了陆云深。

她不是第一次,她已经变得廉价了,她的第一次都给了陆云深,陆云深凭什么不对她负责。

可是她知道男人,你越逼他,他便会离你越远。

夏温婉将自己的身体贴进陆云深的后背,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我喜欢你,就算是你不能够对我负责我也认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能够留在你的身边,云深,难道我不够好看吗?难道我连默默陪在你的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夏温婉颤抖着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夏温婉虽然很蠢,也没有了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但是跟她玩玩还是很不错的,想到昨天晚上的场景,陆云深眸光一暗,转身抱起了身后的女人,朝着简陋的双人床走过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