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主持公道

发布时间:2021-07-22 06:44:18

但是这关振东也也不是一无是处,一入城,立刻就换了个人似得,对讲系统直接再打开,听前车的报告。一但哪里突然发生了车祸,他根据路况一瞬间就能可以选择出最最合适的路线,路过此地要紧路段,还规一旦哪里发生了车祸,他根据路况瞬间就能选择出最合适的路线,路过紧要路段,还规定车距多少,不准外来车插进来。。

>>>《都市异宝录》章节目录<<<

《第24章 主持公道》精选

不过这关振东也不是一无是处,一进城,立马就换了个人似得,对讲直接打开,听前车的报告。

一旦哪里发生了车祸,他根据路况瞬间就能选择出最合适的路线,路过紧要路段,还规定车距多少,不准外来车插进来。

可谓是指挥若定,安保措施很到位。

他们的前面就是谢森的车,没有东家在车上,说话也随意。关振东得了空,立即又转过身来,冲萧凡说道:“兄弟你真牛逼,听说刘占奎今天被他主子打巴掌了。”

他们是负责安保的,所以这个圈子内大家也都清楚。

“过奖!”萧凡心想老子死里逃生,有什么可得意的。

关振东自顾自的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老板这么赏识一个人的,不过你也的确有资格入老板的眼。昨天的事儿太漂亮了,让刘家丢了脸还落了把柄。”

“刘家跟谢家是竞争对手?”萧凡察觉到这里面还有门道。

关振东解释道:“这整个南方古董行的核心在林城狮子园,而狮子园则有三大巨头,分别是谢家的万宝斋、李家的宋宝斋与刘家的嘉德拍卖行。大家是竞争关系,明争暗斗已经多年了,所以这次刘家放花红的事儿,老板一点都不吃惊。”

萧凡心里恍悟,关振东这话同时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他拍下的视频,就等于是刘家的把柄。

你如此行事,如果不给人家交代,准备撕破脸的话,同行会看不起你。如果你想保住刘家的颜面,那就必然要出点血了。

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大家族斗争的漩涡里,而且立了不小的功,难怪谢森如此看重他。

很快,车队在刘家的明园停了下来,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簇拥着谢森往里走,气势浩荡。

刘家一路上都有把门的人,不过没有人上前阻拦,还有几个穿着不凡的人跑过来陪同,嘴上还说着好话。

谢森一脸阴沉,充耳不闻,只说了一句:请刘老爷子出来主持公道。

他们没有在对方的正厅停留,而是直奔人家的祖祠,不过不能进去太多人,萧凡跟关振东带了四个人进去了。

祖祠内的正厅两侧坐满了人,大多都是穿着唐装,戴着瓜皮帽,手捏龙头杖,留着山羊胡的老人。

而在天井内,一张长凳子上,刘千阳光着腚趴在上面,此刻已经皮开肉绽,旁边还有个中年人在用藤条使劲抽。

关振云在萧凡耳边低声说道:“打人的这个叫刘希胜,刘千阳的父亲,你看他那狠劲,估计他儿子都不是亲生的。”

谢森看也不看他们,径直进了大堂,冲坐在上首位置的刘老爷子一拱手,转身又冲周围的老者们拱拱手,大声说道:“请诸公为我谢家主持公道。”

刘老爷子鹤发童颜,精通养生之道,可此时依旧是满脸愧色,歪着头说道:“我刘裴钊竟有如此不肖子孙,无颜见人,贤侄尽管处置。”

“好,既然刘老爷子如此开明,那我们就按照规矩办。七叔公,按照行规,这事该怎么处置?”谢森拱手朝着右边第一位的老人问道。

那老人足有九十来岁,都没牙了,但眼睛还很明亮,颤颤巍巍的起身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我们古董这行也传承了千年。按规律,世交子女不可互通不可互谋,违者处墨刑。”

墨刑就是切鼻子。

此言一出,周围立即发出了阵阵惊呼。要知道,古董一行,全靠七窍,缺一不可。

闻不出老物件儿的味儿,那这个人就等于废了,绝不可能继续在古董行做下去。

刘裴钊仰天长叹,说道:“罢了,就当我刘家没有这个子孙。”

听到老爷子不管了,刘希胜着急了,顾不得所有,直接脱了上衣跟衬衫,把那满身虚肉袒露了出来。

他冲进正堂,从门口跪行到谢森跟前,拱手呈上藤条,哀声说道:“阿森,我管教无方才让他闯下如此大祸,请你看在我们几十年相交的情分儿上,饶过他吧。我愿代子受过!”

刘希胜这个举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刘裴钊气的浑身一震颤抖,指着他喊道:“好啊,为了个逆子,你竟然……”

刘家几个儿子都有气候,将来谁继承家主的位置尤未可知,而老爷子更看重的是刘希胜。

可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竟然在同辈的谢森面前负荆请罪,这无疑拉低了刘家的地位,抬举了谢家。

刘千阳在院外看见,嘶哑着嗓子喊道:“爸,你起来,不关你的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愿意抵命。”

“闭嘴!”刘希胜歪头怒斥,随即又把藤条向上举了举。

谢森心里很满意,今日之后,刘希胜必然会在他面前低一头。

狮子园三巨头,他谢家虽然走了谢培阑,依旧是第一。

不过他没有准备善罢甘休,他那么疼爱谢依晨,这次可是动了真怒的。

深吸了口气,他亲手把刘希胜扶起来,表现出他的大度后,说道:“你我兄弟多年,我绝不愿意为难你。可我女儿屡次受袭,如今晚上几乎不敢入眠。你让我如何是好?”

七叔公嗯啊了声,冲刘裴钊说道:“裴钊啊,阿森虽然大度,可人家明珠受惊,你们刘家总要有表示的。”

这都是帮着顺坡下驴的。现在刘希胜低了头,谢森的话也软了,墨刑是绝对不用了,但是总要有补偿。

这行的规矩大家都懂,刘裴钊咬了咬牙,说道:“我听闻阿森你明儿与子峰是同班?”

“嗯,都是考古专业。”谢森点了点头。

刘裴钊说道:“那她肯定喜欢老物件儿,我这里有个玉枕头,枕着能安神静心,最合适她不过了。去,拿出来。”

旁边有人立即出去了。

他此言一出,周围惊呼声再次响起一片,就连谢森的眼皮也跳了跳。

“可是刘家家传的翡翠玉香枕?”七叔公咳嗽了一阵,显然给惊到了。喝了一杯茶,缓过神才问道。

刘裴钊点点头,说道:“身外之物而已,若能让谢家千金定惊,老朽也算心安了。”

这翡翠玉香枕可是刘家的传家宝之一,也是嘉德拍卖行的镇店之宝之一,普天之下只有这么一件,在翡翠制品中的稀世程度相当罕见。

价格不敢说上亿,但是数千万是跑不掉的。

刘裴钊一辈子心高气傲,他不允许子孙玷污了刘家的名声,也不可能真的让孙子没鼻子。

当然,也可以选择公了。不过那样刘千阳要有很多年的时间在监牢度过,这可是大家族决不允许出现的污点。

谢森拱手道:“老爷子深明大义,谢某佩服。此事就此作罢,决不再追究。”

刘裴钊拱手还礼后,提高声音说道:“刘家乃是礼仪之家,绝不容宵小败坏名望。阿森重情,不予追究。但我不能没有家法!来人,把刘千阳拉下去,闭门三月反省己过。”

顿时有人拉走了刘千阳,后者临走的时候,狠狠的瞪着萧凡,显然认出了他。

老爷子又一转头,瞪着刘希胜说道:“你教子无方,丢我刘家颜面。让出嘉德百分之五的股份给子峰,作为他的及冠之礼。”

刘子峰今年刚好二十岁,正到了弱冠之年,在古时候是该加冠了。大家族在男子及冠之时会送礼,是常态。

刘希胜虽然肉疼,但还是点点头,心想来日方长,日后有的是机会翻盘。

七叔公起身,捏着胡须说道:“裴钊依旧是深明大义,公平公正,让人折服啊。今日之事能有如此圆满之结局,我等甚为欣慰。”

“甚为欣慰啊!”一帮老家伙也跟着点头。

刘裴钊冲众人回礼后,说道:“请诸公移驾别苑,那里准备了酒宴,以表刘某的谢意。”

“太客气了!”七叔公等人说着,在下人的指引下,都起身往别苑走去。

有人招呼道:“老刘一起来啊,我们好久没说说话了。”

“你们先请,我随后就到。”刘裴钊一一送走。

很快,祠堂内就只剩下刘家跟谢家的人了,刘裴钊看了眼谢森身后的几人。

“刘老,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谢森还是有戒心的,不让这几个贴身护卫离开。

刘裴钊点点头,转头对刘希胜说道:“还愣着干什么?给人家解释清楚。”

“消息是从梁副校长那里听来的,当时我因为千阳留学的事情去找他。那天他喝的有些多,发了些牢骚,说他是培公的大弟子,校长的位置应该是他的。总之……”刘希胜说了些旧事。

关振东听后,立即有点浑身不自在的样子,萧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对方赶紧站直了身子。

这时谢森点点头,说道:“梁长生对我父亲的确有很多不满之处,但当时选校长是能者居上,他自己不如蔡桓,能怪得了谁?”

“庸人妒才啊!”刘裴钊感慨了声,心想谢培阑一世英名,没想到教出这种弟子来。

谢森追问道:“可这事跟依晨有什么关系?还请告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