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勇敢的心

发布时间:2021-07-22 06:44:17

还没到学校,就接了洛璃的电话,他干爹了向八面佛龙百川确定。林城大学这个任务也没缠枝,也可以放手干。他听见后是松了口气,的确顾崇积而已想偷偷看美女,吃了亏以后他听到后也是松了口气,看来顾崇积只是想要偷看美女,吃了亏以后,肯定不会再来找抽了。。

>>>《都市异宝录》章节目录<<<

《第15章 勇敢的心》精选

还没到学校,就接到了洛璃的电话,他干爹已经向八面佛龙百川确认。林城大学这个任务没有暗花,可以放手干。

他听到后也是松了口气,看来顾崇积只是想要偷看美女,吃了亏以后,肯定不会再来找抽了。

没了后顾之忧后,他轻松无比,整了整衣服走进教室。

远远就见刘子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跟谢依晨有说有笑,几个学生立即敏锐的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纷纷停下了说话。

教室里议论纷纷的声音骤降,大家很快就都察觉到不对劲了,纷纷把目光锁定在了萧凡身上。

他从容的走了进来,反倒是刘子峰有点坐立不安,但是他以前从没有被人吓得落荒而逃,此刻坐在那里势成骑虎,左右为难。

走到近前啊,他冲着仰头看他的刘子峰说道:“看什么啊,滚啊!”

“你……”刘子峰霍然而起,咬牙怒指。可两秒后一握拳,转身开溜,临走还放下狠话:“我迟早会回来的!”

周围响起一片嘘声,萧凡这老大的位置算是坐稳了,刘子峰现在连挑衅他的勇气都没了。

他坐下后,谢依晨轻哼了声,立即扭过头,似乎还在气他昨天下手太重。

余小文从谢依晨背后钻出,冲着他竖了个大拇指,一顿挤眉弄眼。

很快就到了饭点,中午吃饭的时候,谢依晨跟刘子峰还是两个人霸占了一张桌子,周围的学生们都不敢过去。

萧凡拉着余小文径直入席,谢依晨抬起眼斜看她,又转头看了看刘子峰。

后者用鼻子狠狠的出了口气,但是最后也没敢说什么,只是低头不停地扒饭。

欧阳茜对他的分析很到位,他就是有领地意识。现在他被挑战击败,他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与成功者争夺的权利,故而只能隐忍。

当然,他心里憋着气,心想哪天一定要超过这个新生,重新夺回自己老大的位置。

大家还没吃一半,食堂忽然就热闹了,是那种一下子炸开锅的。

萧凡还以为又来了校花,赶紧抬头去看,却见学生们都着急的翻出手机。

“快看校园网,竹园心理咨询室出事了,要出人命了。”

“美术学院那边有个哥们儿暴走了,要杀人啊。”

“在哪呢,在哪呢?”

“校园网直播,点开首页就是!”

听清楚说的什么后,谢依晨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赶紧翻出了手机。

余小文也刚好打开首页,萧凡一把抢了过来。

视频中,一个面色激动,留着长发的男生,拿着一把美工刀,正挟持着一名美女。

那美女有些面熟,凑过来的余小文一拍大腿,喊道:“这不是欧阳茜吗?怎么回事啊?”

“茜茜……”谢依晨也看清楚了,赶紧起身往外跑去,跑了两步又拽了下刘子峰,喊道:“别吃了,赶紧去救人。”

“好,你慢点……”刘子峰一边擦嘴,一边追了出去。

萧凡霍然起身,毫不犹豫的跟着跑了出去,这种事不能见死不救。

余小文也很快追上来喊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美术学院那个男的叫李新亮,处了三年的女友跟校草刘千阳好了。他失恋后情绪失常,他们导师把他送到竹园的心理咨询室治疗,谁知道他把心理师给挟持了。”

“少废话,救人要紧。”他速度比旁人要快许多,很快就超过了谢依晨。

刘子峰正跟着憋着劲呢,这会儿见他跑前面,自然不能在美女面前掉份了。立即加快了速度,死命的追了上去。

竹园离食堂不是很远,但是比较大,除了到处都种着竹子外,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

萧凡用不着问人,因为周围不时的有人往前跑,那肯定是去凑热闹的,他顺着他们的轨迹往前就好。

很快,他就到了事发地点,周围已经围了二三十个学生了。

林城大学内有四座名园,以梅、兰、竹、菊为名,出事的是位于竹园的心理咨询室。

学校为了支持学生们的社团活动,在竹园修建了很多独立的翠竹轩,大多掩映在竹林小河边。

其中书法社、围棋社、山水画社等就都在竹园,平时这里静谧的很,氛围很不错。

也因此,需要安静的心理咨询就设在了这里,当时欧阳茜还特地挑选了这个独栋的单层竹屋。

而这,恰恰成了目前的窘况。没有其他建筑可以依附,造成了救援人员无法靠近,只能隔着窗户观察情况。

治疗室内,李新亮面目狰狞激动,满头大汗,拿着一把美工刀,死死的盯着欧阳茜的脖子。

后者花容失色,站在窗前不敢乱动,不过还算平静,没有挣扎喊叫。

李新亮指着窗外的人群大喊道:“漂亮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我对她那么好,三年了,我都舍不得碰她一下。可她竟然为了刘千阳堕胎,简直恬不知耻。我要杀人,我要了杀你们所有人……”

他激动异常,语无伦次,胡言乱语,美工刀伸出很长的刃,在欧阳茜雪白的脖子上不断的抖动。

皮肤已经被挑破了,流出一点鲜血来,情况看着很不妙。

保安到了,试图往前,但是他立即情绪更加激动,嘶喊道:“都别过来,谁再往前,我就杀了她。”

这时刘子峰也到了,他激动的就要往里面冲,被萧凡一把拉住,他说道:“情况不妙,他现在情绪波动太大,很容易伤害到欧阳。”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干等着啊。”刘子峰在这个时候一筹莫展,只是气的骂道:“这小瘪犊子,回头我非抽死他不可。”

萧凡的目光巡视了一圈,见竹屋后面似乎有窗户,心下一喜,赶紧饶了过去。

这时谢依晨跟余小文都到了,也要追过来,但是被他打手势制止了。

绕过去后,他才发现,后面隔着窗户有条河,而且还加了个轮式水车,水落下的声音很规则。

他心想,这可能是欧阳茜特地改造,为的是辅助心理治疗。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犹豫,直接涉水过河,好在这水刚过膝盖,还用不着扎猛子游泳。

刚到窗边,后面水里噗通一声,他吓得赶紧蹲下身去。扭头一看,却见刘子峰趴着来了。

这时,房间内的李新亮听到了声音,猛地转过身来,好在什么都没看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萧凡低声骂了刘牲口一句,轻手轻脚的爬了进去。

他学的是内家拳,有猿燕之能,灵活无比,进去之后没发出丝毫声响。

他准备从后控制李新亮的胳膊,然后趁机救下欧阳茜。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起身缓缓的向前走着,站在窗外的人也逐渐看到了他,但是大家只怔了下,立即心照不宣的转开了头。

因为他们怕他们的脸色异样会引起李新亮的注意,还有很多人大声喊话,试图吸引这个情绪失常的男生。

萧凡也趁机逐渐的靠近,四米、三米、两米……

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外面的喊叫声都小了很多,都很紧张,生怕这时候出意外。

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这时,身后的窗户处发出噗通一声,是人落地的声音。

萧凡头皮一阵发麻,这个混蛋玩意儿竟然跟了进来。

他知道不妙,情急之下,朝着旁侧的椅子快速闪入。

这时候体现出了他的速度,因为在他闪动的刹那,李新亮已经挟持着欧阳茜猛地转身。

萧凡所藏的椅子是心理诊所用的那种放松椅,很大很宽,椅背倾斜,刚好可以遮住他。

李新亮没有发现他,不过情况依旧很糟,因为他发觉了闯入的刘子峰。

刘牲口此时彻底的呆了,他学着萧凡从窗子上跳下,对方一点声音都没,他怎么就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呢?

“你要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李新亮也愣住了,估计是太出乎意料了。

“我……我去你妈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把你脑袋拧下来。我说话算话,不信你去历史系打听打听我刘子峰!”刘子峰紧张起来,干脆直接上威胁了。

萧凡听的一阵汗颜,这不是逼得那家伙狗急跳墙吗?

果然,李新亮瞬间暴走,跳脚喊道:“我知道,刘千阳跟你是族兄弟,你们都不是好东西。我要拉你给我垫背!”

“族兄弟怎么了?有种你冲我来,别为难一个女人。”刘子峰也动怒了。

李新亮的喘气忽然加重,咬牙的声音阵阵传来,萧凡暗叫要坏了,此人动了杀人。

他不敢再藏,赶紧探头出去。

刚好,他这一出头,刚好跟欧阳茜的目光打了个对视。

因为她努力往后缩脖子,想要避开利刃,从而导致视线向下。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赶紧抬起胳膊冲着她做了个咬手的姿势。他又害怕她没勇气,唯有睁眼用力给她做了个眼神:有我,别担心。

她是学心理学的,这个眼神他希望她一定要懂。

就在李新亮被刘子峰刺激的爆发时,欧阳茜忽然低头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因为角度的原因,她没有咬在他的手上。

可,这是致命的失误啊。

萧凡一看出了差错,惊得毛骨悚然。猛地平地而起,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化作一道影子扑了上去。

李新亮在被咬了胳膊后,本能的向外甩出一段距离。但是当他反应过来后,他下意识的,就是猛地用刀去割欧阳茜的大动脉。

他的动作,几乎一切都是下意识做出来的。何况此时他的大脑混乱,根本无法下达有效的通知命令。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声音很大,因为看到的都知道,欧阳茜算是完了。

刘子峰也愣住了,他几乎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

可当李新亮的刀滑下去的时候,却没有出现鲜血迸发,一飞三丈远的情况。

而是他垫着肉,切开了一条指宽的皮带。

萧凡,在这最后一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到了!

他伸出左手,抱住了欧阳茜的右侧脖子,而李新亮的刀,自然就顺着他的手腕一路割到胳膊。

让他最为叹息的,是跟了他五年的手表,皮带被齐生生切断。不过也多亏了这条皮带,要不然他会伤的很重。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他把欧阳茜猛地抱在自己怀中,同时用力一转,抬起一记后旋踢,直接拍在李新亮的脑侧。

那个苦逼的男生是被横着踢飞出去的,还砸翻了桌子。

可这并没有完,他落地后,反应过来的刘子峰冲过去拽起他,重拳冲着脸就招呼了上去。

“你不是脑子抽了吗?老子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刘子峰现在是后怕了,如果不是萧凡,因为他惊动了李新亮,从而导致欧阳茜没命的话,他可就惨了。

这时杨斌带着几个警察破门而入,把刘子峰拉开,给鼻青脸肿的李新亮上了铐子,拉走了。

叶梦瑶也赶来了,作为辅导员她肯定要先冲进来。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恩怨了,上前拉住萧凡跟欧阳茜,大喊道:“怎么样?伤到哪了?快去校医室。”

欧阳茜惊魂未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断的摸着脖子,良久用力摇了摇头。

反应过来后,赶紧转身去看萧凡,却见他整趴在地上找东西。

很快,他找到了那块陈旧的手表,拿起来叹了口气,郑重的装进了口袋里,完全不顾血流不止的胳膊。

“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她上前拉住他问道,声音忽高忽低,略有失常。

萧凡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面色憔悴,满脸冷汗,于是认真的说道:“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等到她木讷的抬起头后,他拍拍她的脸,说道:“已经结束了,放下你的恐惧跟焦虑,享受劫后余生的喜悦吧。还有,你是心理医生,你应该知道在受惊过度后,该做些什么。”

欧阳茜紧张的神态缓缓放松,粗重的喘息也一点点平缓,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接抱住了他。

大家都在旁边,他颇为尴尬,但是却不得不安慰她。因为在受惊过度之后,得不到较好的缓解,是容易吓出病的。

他是做赏金猎人的,心理学也有一定的了解。

大家这时候也不好把叶梦瑶拉开,只能让赶来的校医站在旁边给萧凡包扎。校医要给他缝合,他谢绝了。

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一瓶金疮药倒在上面。血很快就止住了,伤口也愈合了不少,那校医在旁边感慨不已。

良久,欧阳茜终于从萧凡的怀中爬起来,这才觉得不好意思,把人家半边衣服都哭湿了。

旁边谢依晨拉了拉她,她立即爬到闺蜜怀中,也躲开了尴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