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八回 范夔探秘

发布时间:2021-07-22 02:58:18

,左将军倘若不信,可立刻将此人喊来问计。”  彤鳄听后笑道:“很难得军师如此我的推荐,我必然要见此人一面。”  便,彤鳄随后命令去晋见范蘷。  不久,范蘷扶杖而来,他向彤鳄行完礼后问着:“不知道麾下晋见小民有何贵干?”  彤鳄地说:“我们现在的讨彤鳄听到范蘷这个名字后突然大笑起来,对明犼说道:“军师说笑了,我记得这范蘷不就是你两天前在半路上救的一个快要饿死的瘸子吗?军师还好意把他留在军中,将马也让与他骑。”。

>>>《龙钟》章节目录<<<

《第八回 范夔探秘》精选

  彤鳄听后急切地问道:“不知军师想要推荐的是何人?”

  明犼这时说道:“属下认为范蘷可以败退猿军。”

  彤鳄听到范蘷这个名字后突然大笑起来,对明犼说道:“军师说笑了,我记得这范蘷不就是你两天前在半路上救的一个快要饿死的瘸子吗?军师还好意把他留在军中,将马也让与他骑。”

  明犼回道:“没错,左将军,正是此人。”

  彤鳄问道:“不知此人何德何能让军师如此举荐?”

  明犼答道:“我想自己说再多也是枉然,左将军若是不信,可立即将此人叫来问计。”

  彤鳄听后笑道:“难得军师如此推荐,我必定要见此人一面。”

  于是,彤鳄随即下令去召见范蘷。

  不久,范蘷拄杖而来,他向彤鳄行完礼后问道:“不知麾下召见小民有何贵干?”

  彤鳄说道:“我们现在讨伐出了点麻烦,军师说你有办法使我们败退猿军。”

  范蘷听后呵呵笑了起来,询问道:“不知贵军出了什么麻烦?”

  彤鳄遂将猿军拿鳄族子民当挡箭牌一事说与范蘷。

  范蘷听后问道:“猿军这种作为是发生在他们攻城时还是守城时?”

  彤鳄回答说:“守城时。”

  范蘷继续问道:“这几日猿军可曾继续攻占我们的土地?”

  彤鳄说:“不曾,就连战书也不曾下得,我也正在疑惑猿军这是要唱哪出?”

  范蘷说道:“如今我军已来好几天了,猿军既不进攻,也不下战书,此事甚是蹊跷,我主张派人进入猿军所占的地区打探情况。”

  彤鳄说道:“只怕猿军没那么容易上当,他们肯定会提防我们龙国人的。”

  范蘷这时毛遂自荐道:“麾下,让我去吧,他们不会怀疑的。”

  “你?”彤鳄有些质疑的问道。

  范蘷见彤鳄并不相信自己,进一步解释道:“麾下,我是夔龙一族,我们种族都是跛脚之辈,也一直混迹于社会的最底层,在龙国四处流浪为生,有的活干就能吃顿饱饭,没有活干也只得以乞讨度日,像我这种情况猿军是不会怀疑的。”

  彤鳄听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先生乃义士,既然如此,我彤鳄就不阻拦了,我静待先生的好消息。”

  随后,范蘷辞了彤鳄,径奔猿军占领区而来。

  范蘷以乞丐的身份得以顺利的进入了一个猿军的小城中,在那里他又遇见了几个同样的夔龙人,从他们口中得知攻占这片红土地的是狐猴一族,他们攻占红土地是为了借道偷袭猕猴一族与猩猩一族的后方。

  原来猿国是一个邦联制政体,由七大主族构成,以长臂猿为主的一族其实只是名义上的统治之族,他们的族长就是猿王,名义上的猿国之主,他们聚居在王都猿林附近的地区。而地方上却相对独立,地方上分为六个州,各州长官皆称为州侯,州侯都是世袭的,猿王无权干涉各州的政治经济问题,但各州需要按时向猿王交纳贡赋,并且有义务保护王室一族的安危。

  但是两年前虎国侵略猿国,老猿王洪猿带领六州顽强抵抗,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虎国的铁蹄,在一次虎国的偷袭行动中,洪猿被杀,长子通猿继位,他成为猿王后立即采取了向虎国求和的政策,并且向虎国称臣,年年给其贡奉。

  但就是贡奉问题导致了猿国产生了内乱。由于贡奉是由六州共同担负的,虎国向猿国索要的贡奉数量又大的惊人,并且年年呈增长趋势,于是六州的压力很大。贡奉从何而来?还不是要向人民索要?然而身为州侯与族长双重身份的狂猩(运州侯)与叶猕猴(灵州侯)不忍心压榨同族人,于是打出了坚决不交纳贡奉的口号,并声称要脱离长臂猿一族的统治。通猿听闻自然心中愤怒,他立即令其他四周侯随王师一同讨伐二州。四州其实当时也持一种犹豫的态度,虽口头上答应发兵,但四周侯却私下里暗通,决定不发兵。通猿见到此状担心自己的统治地位被推翻,于是立即派人去虎国求救,虎国皇帝枭虎听后立即令大将肃虎领兵五万来猿国助战,一开始便打了胜仗,四州见状立即也开始帮王师攻打二州,运灵二州逐渐变为守势,然而就是如此,虎国与王师的联军还是久攻不下二州,于是想到了奈狐猴的象州军,因为龙国的红土地正好与猿国的三个州接壤,从东到西依次为象州、运州与灵州。奈狐猴就是被通猿命令攻占红土地南部地区以袭击灵运二州的后方同王师与虎军配合以对其形成包围之势从而使其投降。

  范夔这时才想到为什么康蜃带兵想收回城池时猿军只把鳄族子民放在阵前当挡箭牌,原来猿军本无和龙国作对之意。

  范夔得知此消息后准备立即出城送信,但他哪里知道进来容易出去难的道理,更何况猿军只准进城不准出城,他的出城举动让猿军产生了怀疑,猿兵将他带到了驻守此城校尉青狐猴那里。

  青狐猴见到他后,用龙语问道:“你这么想出城,难道是想跟龙军报信吗?”

  范夔说道:“长官说笑了,我就是一个跛脚人,龙军就算派人打探情况,派个正常人岂不是方便?我出城就是因为我在城中待不下去了,这里的乞丐要个饭都分帮分派,我这新来的哪有活路?求长官放我出去,否则我就饿死在这了。”

  青狐猴听后对他说道:“不必了,你以后就在这吧,我给你吃喝,但请你不要离开,否则别怪我手中的刀不长眼睛。”

  范夔听后笑道:“长官这么客气,让我怎么好意思呢?”

  “就这么定了,还希望你遵守约定。”青狐猴说完就让士卒给范夔准备了一个房间让其住了进去。

  范夔进了房间后低语道:“本来是要回去报信的,可是如今弄巧成拙,该如何是好?”

  此后一连几天范夔都无法出的房间半步,但青狐猴却经常请其一同吃饭,吃饭时还经常问他一些私人问题,范夔知道青狐猴是在试探自己,于是答话时处处谨慎,终没有被青狐猴察觉,青狐猴反而越发对他信任。

  彤鳄见范夔一去不返,便叫来明犼质问道:“你不是说范夔能够担此重任吗?如今几天过去了,他都没有回来,你说说这是为何?”

  明犼听后说道:“我相信范夔早晚会回来的,他现在不回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请左将军稍安勿躁,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彤鳄听后无奈地说:“只能如此了,不过看到自己的同胞落到猿人手中,我却迟迟无法救出他们,实在是着急啊!”

  这天,青狐猴收到信息要去南城与将军林狐猴会晤,他回来后闷闷不乐,范夔出于关心便询问道:“长官为何愁眉不展?”

  青狐猴听后说道:“我们州侯奈狐猴被运州侯狂猩所擒,狂猩要求我们倒戈,否则就杀了州侯,林狐猴将军叫我们商议对策,这时大王派来了使臣变猿,他一来便将林狐猴将军拉到一旁说话,叫我们先回来了。”

  范夔听后说道:“长官肯定是为了你们州侯的安危着急。”

  青狐猴说:“正是,州侯如今被俘,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二人正谈话间,只听士卒报道:“校尉,林狐猴将军要见你。”

  青狐猴纳闷道:“大晚上的,他来干什么?快请他进来。”

  不久林狐猴进来,他一见青狐猴就对其说道:“兄弟,大晚上来找你实是有要事相商。”

  青狐猴说道:“将军尽管说来。”

  林狐猴看到旁边有范夔,便问道:“这位是?”

  “将军不用担心,他不懂猿语的。”

  林狐猴这才放心的说:“变猿来找我是说大王想让我当象州侯,让我们不必管州侯安危,攻打二州要紧。”

  “所以,你就答应了?”青狐猴质问道。

  林狐猴没有回答。

  青狐猴见状大骂道:“无义之徒,亏侯爷如此信任你,还把总将军之位委任于你,如今他有难,你倒过河拆桥!”

  林狐猴听后突然大笑起来,并对青狐猴说道:“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青狐猴听后严肃的说:“你莫在这嬉皮笑脸,你这个无义小人!”

  林狐猴急忙解释道:“兄弟,我岂不知侯爷待我们如何?州侯待我恩重如山,我又岂敢有篡位之心,我找你来就是为了此事商议对策如何救侯爷出来的。”

  青狐猴听后恍然大悟,他坚定地说:“事到如今,我看有必要倒戈了,大王只顾自己利益而弃侯爷生死于不顾,但我们却不能这样,就算是为了侯爷,这倒戈之事也得做了。”

  林狐猴听后说道:“我也正有此意,现在又有兄弟的支持,我意已决,从今以后与通猿势不两立。”

  林狐猴说罢就离开了。

  次日林狐猴拒绝了变猿做州侯的请求,并将变猿“请”回了猿林。

  随后林狐猴随即宣布与灵运二州结盟,又准备整点军马回到象州。

  但此时象州传来信息:代管象州的靖川狐猴接受通猿的任命成为新一任象州侯。

  林狐猴闻知此讯后自知象州人马比自己多,贸然进攻不得,于是立即停止整顿军马,同时下令将夺取的城池严加警戒。

  范夔本来以为林狐猴要撤兵了,突然发现又开始据守,心想着早日能让狐猴军撤兵,于是立即求见林狐猴。

  究竟范夔见到林狐猴后有何说教,且听下回分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