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麻子

发布时间:2021-07-22 00:15:56

跟俊峰说了很多,虽然他一直不信,说让他一个人去饭后散步林走一遭,他又不愿,麻子的死在他心里但是个结。  “这样,你给他也涂点药水,让他看一看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沄沐清说那是牛眼泪,很弥足珍贵的。  “厉鬼级别的通常都也可以亮相,只要你它想”“这样,你给他也涂点药水,让他看看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沄沐清说那是牛眼泪,很珍贵的。。

>>>《鬼门》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麻子》精选

  跟俊峰说了很多,但是他始终不信,说让他一个人去散步林走一遭,他又不肯,麻子的死在他心里还是个结。

  “这样,你给他也涂点药水,让他看看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沄沐清说那是牛眼泪,很珍贵的。

  “厉鬼级别的一般都可以现身,只要它想”,沄沐清说。

  俊峰笑嘻嘻走到我们身边,“你们以为说这些我就相信麻子是被鬼掐死的吗”。

  “那我问你他为什么会死,而且被吊在树上!”。

  “那也说明不了这个世界上有鬼啊,况且我从来都没见过,我觉得肯定是有人害他,所以必须查出害麻子的凶手!”。

  “人无缘无故的跟麻子又没仇,害他干嘛!”,我无奈了,不过换做我也肯定不会信!

  “反正我不会信,既然你们说有见鬼的方法,什么牛眼泪,那给我来两滴”。

  “说了厉鬼可以现身的,不用擦”,沄沐清心疼他的牛眼泪,他瓶子里已经不多了。

  俊峰这下高兴极了,“哈,我就知道你们是骗人了,还合伙骗人,没有就没有!”。

  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这样既能让他看到鬼,也能保证我不是第一时间被抓,“今天晚上呢,我们就到太阳亭去,你一个人站在中央吸引她,我跟他藏起来,一旦她出现了,我们马上来救你,怎么样?,也让你相信”。

  “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耍我?”。

  沄沐清这时说话了,“不要去太阳亭了,直接去散步林里!”。

  “啊?”。

  他解释说,“那个男鬼既然是女鬼的傀儡,而她的傀儡却出现在档案室,说明是女鬼让他去的,我们几次去档案室,女鬼其实都知道,所以那女鬼就是档案上的女子,麻子就是她杀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麻子的尸体应该也不见了,他也成了傀儡”。

  “什么!!”,麻子也成了傀儡?

  “你怎么知道?”俊峰明显不信。

  “因为连在一块的只有这个可能,现在我们可以去麻子家里走一遭看看他的尸体是不是不见了!”。

  “他家很远啊,这么晚怎么去?”

  “所以现在只能去散步林!”。

  这次沄沐清拿了很多东西,像什么八卦旋盘、太乙仙绳、钟馗道符、乾坤镜等等,全部的东西都没见过,他还一直说我打破了他的招魂杯,我那也是不知道嘛!有必要斤斤计较?

  很快我们无视校规进散步林,散步林面积也大,前面一部分的树都笔直笔直的看着舒服,越往里走树就开始奇形怪状,有一颗更是吓人,两米多高,有一树枝缠绕在另一根粗一点的树干上,后面多出一很高的树根,就像一个人扶着一面墙,树叶的分部完全就像一个人的五官,有头有脸有鼻子,半夜看,准能吓死个人。

  绕了很久沄沐清一直也不确定位置,俊峰倒是烦了,“能不能别往里去了?她不是鬼吗那不能来找我们吗?”。

  沄沐清没回头,“我在定位,如果找到厉鬼的巢穴,我们就能更容易收复她!”。

  “鬼还有巢穴吗?”,我不禁问道。

  “就是尸身之处,厉鬼戾气重它能现身有的也会靠自己的身体,身体吸收的阴气会比魂魄更快更强,但是一般腐烂的尸体,吸收了阴气也会散掉”。

  “那这样说岂不是去了更危险?”,我说。

  “如果不去,就算我们打伤她也很容易逃走,依然可以回到尸身之处继续修炼”。

  夜色凉意袭来,摆动的树叶漂浮到地面上,耳旁伴有风声呼啸,每一步都立身颤抖,“啊,偶哇哦哇”,贸然出现一个婴儿的哭声,心里那沉重的石头终于砸到了自己的脚。

  “鬼...鬼..”,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想起了她,她是怀着小孩的,而且不是传说,俊峰开始怕了,跟在我后面就快贴上我身了。

  即使炎炎夏日,俊峰高热量的身躯贴着依然感觉到冰冷刺骨,婴儿的哭声异常尖锐,心里纠集惨了,特别想砸东西。

  “嘘,不要吵”,沄沐清回过头来对我们说,反正我在中间,瞻前顾后的也不容易。

  没一会,婴儿的哭声小了一点,但是却出现女人的抽泣声,听的出来非常难受。

  “那..那里...有白色的东西!”,俊峰把我的手臂都抓疼了,以后大树后有一堆白色的物体,还在慢慢的抖动。

  轰,脑子里传来一阵炸响,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坐在树下,她是侧面对着我们,所以我们能看到她怀里有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这个婴儿跟普通婴儿不一样,它就连手掌大小都不如,而女子身上腹部跟腿上全是鲜血。

  “她她..她在这生小孩?”,俊峰吃惊了。

  “不是,她应该就是龚明丽,她在表演给我们看”,沄沐清说。

  “表演?”这么变态?死了也活该呀,她满身血而且还有一条肠子搭在婴儿的肚子上,哦是脐带!什么!脐带?吊死麻子的不就是脐带吗?

  “你说的没错,果然是这个女鬼杀了麻子!”,我赞同沄沐清的猜测,不过这也太他妈吓人了,平常人根本就受不了。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小,不过这么小的婴儿,明显是提前生出来的,应该是没到十个月,他怎么会哭呢?龚明丽的身影一直在抖动,说明她当时的情景非常难过,一直哭泣着,她带血的手一直抚摸这怀里婴儿的头,然后慢慢晃动。

  俊峰真的吓破了胆,我看打他双腿在打颤,就快要站不住了,嗯?什么味道?尿?转头闻了闻,果然这家伙吓鸟了,本来还想嘲笑他一番,可想到自己在水族亭的时候好像也被吓尿过就乖乖闭嘴了,不过真骚!

  “那麻子的身体在哪?”,我问。

  “还没找到,但我肯定麻子就在这!”,沄沐清开始拿出八卦盘仔细的量了量,却没什么结果,盘针很乱,一会转到这边,一会迅速转到那边。

  沄沐清突然又说了一句吓人的话,“这里不止麻子一个魂魄”。

  “有..多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