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死亡

发布时间:2021-07-22 00:15:56

“让让..让让!艾对我们是这楼的住宿生”,我们居住六楼,也是五楼对着我们宿舍的那间,楼道中好几个学生望着低下头沉默不语,我们也走了过去的,刚到门口我就看见了沄沐清,他竟然也爱看热闹的场面,不管怎么说我们是这楼的,他倒好直接跑进去了。  我只看见躺在地我只看到躺在地上一具男尸,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着一条内裤,然后眼睛翻白,脸部都扭曲了,不像上吊啊!。

>>>《鬼门》章节目录<<<

《第七章 死亡》精选

  “让让..让让!艾对我们是这楼的住宿生”,我们住在六楼,也就是五楼对着我们宿舍的那间,楼道中好几个学生看着低头不语,我们也走了过去,刚到门口我就看到了沄沐清,他居然也爱看热闹,好歹我们是这楼的,他倒好直接跑进来了。

  我只看到躺在地上一具男尸,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着一条内裤,然后眼睛翻白,脸部都扭曲了,不像上吊啊!

  沄沐清站在那看了又看,时不时的思考着什么,没过十分钟,警察就来了。

  “你们都是这楼的学生吗?”。

  “是啊”。

  “那你们先别走,录下口供!”。

  “我去!...”,听到录口供所有人都一拍而散,除了沄沐清跟这个宿舍的学生。

  沄沐清看了一会之后也走出门来,看到我之后顿了一下,“你?...”,然后想不起来就走了。我立马跟了上去。

  “哎你干嘛去!”,麻子叫到。

  我追上沄沐清,“你还记得六年前一个村子里的小孩在祠堂发生的事吗?”。

  “哦,是你啊,长这么大了!”,他笑着继续向前。嘿,什么叫长这么大了?好像你看着我长大似得。

  “你叫沄沐清啊?”。

  “嗯”,我们都是边走边说话。

  “我叫钱柜,你怎么会在这里读大学啊?”。

  “先不聊,我还有事,有时间找你!”,说着他就迈着步子跑向学校后山的竹林里,我好奇也跟了上去

  。

  后山是这所大学的最值得称赞的地方,里面的面积将近这个大学的三分之一,你要绕后山一圈,没有一天也得五六个小时的路程,而且里面小道错终复杂,就算不是谈情说爱也能当迷宫来游玩。

  我很奇怪,为什么学校都选择一些靠山的地方建造,跟着沄沐清来到一个叫水族亭的亭子口,亭子矗立在一个小湖中央,周围都是木制的水桥路,很有诗情画意的感觉。

  他停下了,看着这个亭子,由于亭子是在后山偏南的方向,转出口的话会要绕北走,所以进入这里都非常麻烦,相当于一座山坳中,只留了北口。

  “你怎么了?”,我问道。

  他没有回答我,走到湖边伸手拔了一根水草然后闻了闻,“嗯是这个味道!”,然后有跑到亭子中去,观察了亭子一切。

  “出什么事了,那个学生的死难道跟这里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联想到那个学生的死,不过看到沄沐清这么奇怪不自然就想到了。

  “不是有关系,而是他就死在这的!”。

  “啊!!”,我怎么又出现了小时候那种感觉,恐怖的气息又围绕着我,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因为是下午下课了,吃完晚饭天就会开始黑,所以我又想起晚上跟他进入祠堂的情景!

  “那他怎么躺在自己宿舍里了?”,我好奇的问他。

  “只要问问这个宿舍里的人都去了哪就应该明白了”,说着他回去,我赶忙跟上他,深怕后面有人拉扯我。

  回去之后那个学生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而住在那的学生都要求要换宿舍。

  “死的人是你们的舍友吧”,沄沐清走上前问道。

  “是啊怎么了?你是谁啊?”。

  “昨天晚上你们是和他待在一起的吗?”,这不是盘问吗,这些学生一听觉得沄沐清可能是便衣警察老老实实的就说出来。

  “当然不是,昨天晚上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唱歌的,带了好几个女生的,但他就是不去,说要见他女朋友,我们也就没拉他去了,早上我们也没回宿舍,直接去教室了,下午回来就看到他...真的好恐怖唉!”,那学生一回想他舍友扭曲的表情就阉了口水。

  “嗯我知道了”,沄沐清再次离开了,但是我没跟上去,万一他又去什么奇怪的地方,还说一些让人惊悚的话,我还活不活了?但是我却很好奇他怎么会这些?而且还是个学生,有一件事我必须搞明白,他到底多大了?

  其实我想知道的是,那天在祠堂晕倒后发生了什么事,我还记得他临走之前说三福很想我们,哦对了,我们还没付钱给人家呢。

  我这次算看清了他的眼神了,虽然他没有跟我对视很久,但是一秒钟足以,他的眼睛很清澈,黑的发亮白的透明,这有点夸张了哈,我只是想形容他的眼睛犀利之中带着某一种坚定,为什么要会有这样的感觉说不上来,女孩子看了一定会被他吸引。

  我正打算上楼呢,沄沐清就背着一个黄色老套的布包走了上来。

  “这么快!?”。

  “来帮我一下!”,他转身就走。

  “去哪啊?”。

  “刚刚那个湖!”。

  “啊,能不能别让我去啊?”。

  “你以前是见过的,至少比没见过的人心理素质好”,早知道他这样说,我就早点离开那。

  “我能帮你什么忙?帮你看那东西?”,我说不好,指不定真的是鬼之类的,“对了,以前在祠堂的时候,我们不是晕过去了吗?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说你那个朋友啊?”。

  “嗯!”。

  “他已经是鬼了,被另一只鬼勾住了,想走也走不了!”,他云淡风轻的说,可我却字字重如山,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怪一说吗,“另一只鬼?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们那祠堂里有鬼!”。

  我傻了,我在那生活了这么就也没听说过有鬼啊?难道是我们偷红木惹怒了鬼?“可是不对啊,要是有鬼的话为什么这么久也没人出事呢?”。

  “这你就不懂了,你们偷了房梁上的红木,知道红木在上面的作用吗?就是压它,当时你们还小,如果仔细的看红木,你会发现上面刻满了微型的符文”。

  “那为什么第一次偷没事?第二次偷就出事了?”,我怎么样也算经历过的人了,好歹也长大成人了吧!

  “最后那两个红木是正压主堂,那鬼是吊死在房梁上的百年鬼魂,它是没办法离开主堂房梁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偷了外堂的红木其实关系不大,但也将鬼魂放了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看到戏台上的鬼影了,而至于鬼魂离不开那房梁,指的是它的能量离不开,三福就是刚刚好掰动了红木才被鬼上身的。

  我们的病也是因为这个,鬼魂乃是邪性之气,邪气入侵了身体自然邪里邪气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