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麻子的死

发布时间:2021-07-22 00:15:55

晚上风不大,但是也有,特别是风吹树叶的的声音肯定有点,这不,我跟俊峰两个连续跟这痕迹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痕迹在一颗数前终止了。“就停在这!”,我跟俊峰抬头一看,轰隆!真的如五雷

>>>《鬼门》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麻子的死》精选

晚上风不大,但是也有,特别是风吹树叶的的声音肯定有点,这不,我跟俊峰两个连续跟这痕迹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痕迹在一颗数前终止了。

“就停在这!”,我跟俊峰抬头一看,轰隆!真的如五雷轰顶一般,这棵树上挂着麻子的床单,半卷着,床单不是在宿舍了吗?那还是我亲自放到麻子床上的!

“怎么会这样?!”俊峰也知道这床单确实是麻子的,可不应该在这里出现啊,我走上前去,将麻子的床单一扯。

“啊!”,我简直不能呼吸!拉下床单麻子就这么挂在树上,脖子上绕着一根很想藤一样的东西,但我敢肯定不是藤条!我一倒退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俊峰更是吓的没了魂,这还算玩笑吗?不就是个赌注吗?至于寻死?

可我跟俊峰都知道,麻子这人绝对不会寻死,他开放程度比我还大,我都没寻死他又怎么可能?只觉得周边的空气突然凝固了,我只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咚..咚咚..。

“快点报警!我去把他放下来!”,说罢俊峰就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我就上前要把麻子放下来,突然后面跳出一个声音,“别动!”。

这一声的突然也着实吓的不轻,我慢慢回头看去,深怕看到什么不想看到的情景,这一次我心瞬间安了下来,是沄沐清。

“你?难道麻子是你杀的!”,俊峰看到沄沐清之后惊呼!我给了俊峰一个大豆,“他杀了人还回来干嘛!”。

“现在先不要动他,他已经死了,如果你贸然放他下来,可能喉咙里那口怨气冒出来有你好受的!”,沄沐清拦在我们身前,静静的看着麻子的‘挂尸’。

“都怪我,为什么要跟他打这个赌?不就是洗袜子吗?不就是请吃饭吗!”俊峰很自责,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脑袋。

“行了,事都已经发生了,再来后悔有什么用?”,我转头问沄沐清,“麻子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而且刚刚我明明将他的床单放在麻子的床上!为什么床单又到了这里?”,相对于害怕,我更好奇。

“我也不明白”,沄沐清思考着,这是并不是我第一次见他沉思,但是却第一次听到他不明白的地方。

过了一会之后,沄沐清在麻子身上贴了一张符,嘴里碎碎念,原本我以为沄沐清念完了就应该放下麻子,可我不经意间望了一眼麻子,他竟然睁开了眼睛,那眼神非常空洞,跟傻子一样。、

“他!...”,俊峰也看到了,已经说不出话,嘴巴张的老大,何时见过这样情况?

沄沐清手里拿着一张符纸指向挂在树上的麻子,“闭眼!”,果然麻子瞬间闭上了眼睛,“现在把这颗珠子放他嘴里,然后不要动他直接报警!”,我们很听话的跟着沄沐清,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对了你怎么也来这了?”,我好奇的问沄沐清,打赌这件事好像只有我们三人才知道!

“你们没听到这里传来哭声吗?”,他反而奇怪的问我们。

“没有啊?”。

“那是,麻子死后魂魄去了找你们,你们耳朵早就被蒙蔽了,所以听不见!”,沄沐清在那个绕着麻子脖子的东西割了一小块下来,“明天你们可以问问你们的同学他们有没有听到”,随后他把那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布袋里。

当天晚上就来了四五辆警车,那里全部都被打了警戒线,随后我们被盘问了两天,警察也没能调查出结果,难道这有是一件鬼杀人的事?这学校做了什么孽?到处是鬼。

尸检报告出来之后,麻子由于高度频发肾腺激素导致精神紧张而窒息的,原本是说俊峰的恶作剧害的,但我作证他一直跟我在一起,也不至于把麻子吊死,所以这又成了无头案。

三天之后,沄沐清给我发来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是医院检测出来的,说是人体上的某部分器官,经过大胆猜测应该是肠子一类的东西。

我去沄沐清的班里找他,可一直都不在,上课也没见到他,于是我就去问了百香跟钟思燕。

“你们都没见到沄沐清吗?”。

“是啊,三四天了也没来上课!”百香说道。

“上次谢谢你了!有机会请你吃饭”,钟思燕对我笑着说,现在记得我了?

但我嘴上必须客气啊,“没事,小事一桩!”。

“你们再说什么啊?”,百香看着我们奇怪的问,“好像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我刚想说是帮钟思燕约沄沐清的,钟思燕就先说,“没什么事!”。

嘿嘿,两个女人喜欢同一个男人,还是闺蜜,不用说也猜的到了。

“既然他不在我就走了”,随后我就给沄沐清打去电话,“喂,你怎么一直不来上课啊?”。

“这些天我请假了,对了记得上次我发给你的报告吗?医生猜测是人体肠子,而且是女人的”。

“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要发给我?而且那个东西好像是你从麻子脖子上割下来的吧?”。

“重点就是绑着麻子吊上去的这个东西,我怀疑是脐带!”,沄沐清说。

“脐带?你是说女人生了小孩的那个脐带?”。

“没错!”。

“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俊峰那晚聊的那个传说,有个女学姐怀孕了然后自杀了,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婴儿的哭声。

“以前那个传说你肯定听过,可我看来这并不是传说,而是真的,特别是麻子遇害哪天晚上传来女人和婴儿两个哭声,我发报告发给你就是想帮忙查看一下学校有没有这个死亡记录,时间应该是十几年前,具体时间你自己去分析或者打听”。

“为什么要查?为什么要我查?”,这不奇了怪了?

“因为我就跟你熟啊,而且你应该有了阴阳眼,那次在水族亭我都没有给你擦牛眼泪你还能看见她!”,阴阳眼?这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只听说过。

“我要是有什么阴阳眼的话,为什么活到现在才见过一次鬼?”。

“你以为见鬼是很容易的吗?男人身上阳气都重,想见鬼你自己去散步林走上一圈!”。

“我去!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查,再说学校的历史我有权利去查吗?”。

“我现在在我师傅这,我有事要请教他老人家,一时间回不来,如果你不愿意帮忙,那就等着看你们学校的学生一个个死去吧!”。

“你说的真好听,好像不是你学校一样!再说我又不想做什么英雄”,我可不想染上什么鬼啊怪的啊,如果真的跟他所说我有了阴阳眼那我岂不是天天晚上都不敢出门了?“对了,我为什么会有阴阳眼啊?”。

“行了,这我也不知道我会问我师傅的,你要是帮忙就去查一下,如果不帮忙,以后你也别说认识我!”,沄沐清怎么也出这样的烂招?

其实我就是想跟他顶顶嘴,凭什么他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